“税延险”养老金缺口的解套之路?

    今年28岁的上海“80后”吴先生就职于某著名网站,自从最近看了“中国养老金存在巨大缺口”的新闻,就开始在心里打起小算盘。虽然他目前每月收入过万,但由于公司实行基本工资+绩效工资的薪酬模式,养老保险只按照基本工资2000元的标准缴纳。“等到我退休的时候,也许只能拿到最低标准的退休金,生活质量跟现在比肯定要差一大截。”吴先生说。
    吴算了一笔账,如果从2年后自己满30岁时开始,每月拿出1000块钱购买一份商业养老保险,等到60岁退休的时候再返还,晚年生活应该能改善不少o“最好是公司每月统一扣除险金,自动划账,免得自己费心,如果能在税前缴纳,那就更划算了”吴先生说。
    吴先生的想法并非奢望,也许明年就能实现。
“税延险”改变养老保障格局
    今年6月举办的“2012陆家嘴论坛”上,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亲口证实,“个人税收递延型养老保险”年内会有实质性进展。据悉,这个被反复论证超过5年的试点方案,已经由上海市政府于今年6月递交财政部,后者将会同国税总局及人社部一同对方案进行最终论证。从目前的反馈情况来看,年内获批的可能性很大,一旦获批,上海将成为首个试点城市,首批税延型养老保险产品预计明年年初即可面世。
    在当前养老问题持续升温的背景下,该消息一经发布,便迅速成为各方关注焦点。所谓“个人税收递延型养老保险”(以下简称“税延险”),是商业养老保险的一种,即是将投保人缴纳保费的这一部分收入应缴纳的税收,递延到其退休后领取保险金时再按当时的税率收取。由于在购买保险和领取保险金的时候,投保人处于不同的收入阶段,其边际税率有非常大的区别,而且,投保人的节税数额会随着购买时间越早或收入越高而递增,有利于激励投保人为自己的老年生活进行储蓄。
    据悉,此次递交的方案将税前列支的上限暂定为每人每月1000元,其中用于个人养老保险免税700元,用于企业年金免税300元。以一位月收入l万元的上海白领为例,扣除三险一金约1900元(按照占比工资19%计算)以及个税免征额3500元后,剩余的4600元需纳税365元,而如果税前列支700元作为保费,则应纳税额为3900元,需缴税285元,相当于每月避税80元,一年避税近千元。
    至于每月缴纳的那700元保费,将进入个人账户管理,等到退休返还时,再根据当时的收入情况、税率以及个税起征点等确定缴税额度。由于退休后的收入一般不高于工作时的收入,再考虑到通货膨胀等因素,届时需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可能非常低甚至不必缴税。
    在国外,类似的“减税养老”政策已经实行得十分普遍。最成功的例子是美国的“401k计划”,规定雇主为职工的养老年金存款可以按工资的一定额度扣除,职工用于“401k账户”的资金,不计人当期的纳税范围。此外,澳大利亚、德国、日本等国的“税延险”养老金也推行得比较成功。在美国退休人员的收入中,基础养老金和补充养老分别占到42%和38%,包括“401K”在内的补充养老计划为退休人员提供了接近于基础养老金的收入,而澳大利亚为25%、40%,补充养老超越基础养老金成为退休收入的主干。而目前,中国基础养老的替代率平均水平为44.26%,补充养老替代率不足1%。
    推出“税延险”的好处众多,一来可以建立和完善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改变目前基础养老保险一根支柱“独大”的局面,发挥企业年金和个人商业养老保险等第二、第三支柱的作用,缓解养老压力。二来有助于实现公平养老。目前,中国已实行企业年金等补充养老方式的,多集中在高收入行业以及垄断性行业,企业年金分配也多向高层管理人员和核心技术人员倾斜,“税延险”有助于让全体国民公平地享受到国家税收优惠政策,
 对保险行业来说,“税延险”更是一个重大利好,普及“税延险”可以大大提升保费,必定会成为各大保险公司争相瓜分的“大蛋糕”。
“税延险”试点的税收阻力
    实际上,早在2008年,相关部门和一些地方就已经开始关注“税延险”政策。回顾这5年的论证之路,充满了迂回和反复。
    最早的尝试开始于2008年6月,保监会和天津市政府出台<天津滨海新区补充养老保险试点实施细则》,规定补充养老保险的个人缴纳部分在个人工资薪金收入30%以内,可在税前扣除,但国家税务总局对该《细则》的税收优惠部分提出异议,导致政策推出不到两个月即被叫停。
  未完,详情请参见《凤凰周刊》2012年第22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289.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