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反腐:仍在进行时

        新加坡反贪部门所面对的课题50年来从未改变:如何尽早发现贪腐苗头,如何一查到底,如何在公开的法律程序上给贪污分子定罪以及如何产生更大的公共反贪意识。

        66,涉嫌性贿赂案的新加坡民防部队前总监林新邦被控上庭,使得这起新加坡19年来情节最重大的高官贪腐案有了新的进展。

        早在今年年初,有媒体爆出林新邦涉嫌贪污,被控要求三家供应商的女主管提供性服务以换取合约。爆料风猛吹近半年,网络上亦出现大量真假难辨的深喉爆料,令案件扑朔迷离。中央肃毒局局长黄文艺疑也牵涉此案,同样被传召问话。

         一向以清廉著称的新加坡,高官性贿赂案十分鲜见,但若翻阅新加坡报章,政府官员特别是执法官员因为受了小恩小惠而被控告上庭者并不在少。每每被控告的官员被公诸于众后,所形成的社会威慑力不容小觑。新加坡的反腐思路值得借鉴,以实用主义挂帅的它让腐败成为无利可图的事情,使人在考虑贪污时会掂量得与失。

贪污调查局能力过人
无论从哪个层面上来看,林新邦和黄文艺两人都属于新加坡社会毋庸置疑的精英阶层。林新邦是公共服务委员会奖学金得主,1987年加入民防部队,2009年升任民防总监。黄文艺于1991年获得新加坡国大数学系一等荣誉学位后加入警队,并在去年2月接任肃毒局局长。
 头戴“奖学金得主”、“一等荣誉学位”光环、身居高位、手拿厚禄两名高官涉贪落马,对于多年来未有过重大贪腐弊案的新加坡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无隆乎消息刚刚面世的时候,新加坡人的反应两极化,一些选择相信的人开始质问“请问民防总监和中央肃毒局局长的薪水不高吗?‘高薪养廉’已不攻自破”;而另外一些人还是不相信,认为这些高官“不可能贪污,是让人家请吃饭而后没有得到合约的小事”;更有人在怀疑是政府内部的抢位战,造成的深喉爆料。
在1月24日高官涉贪的新闻面世当天,新加坡政府并没有遮遮掩掩,各机构迅速采取了相应行动。新加坡内政部马上发布文告证实,林新邦和黄文艺涉及严重的个人行为缺失,目前在接受贪污调查局调查。两人被令从次日起,卸下所有职务。
新加坡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部长张志贤当天立刻发表声明,表示绝不护短。“新加坡政府严厉看待公务员过失问题,一定会针对他们被指的过失进行完整而且公平的调查,若这些公务员真的滥用政府对他们所赋予的信赖,政府将毫不犹豫而且严厉地处置他们。”
在新加坡防止贪污法令下,索贿罪名一旦成立,每项可被罚款最高10万元,或坐牢最长五年,或两者兼施。引起舆论注意的是,贪污调查局并未因为是高级官员涉案而对控状语焉不详。当天提出的整整十项贪污控状,极其详细地指林在担任民防总监期间,向三名供应商的女高层索取性贿赂,来换取林在公事上关照这些承包商,促进这些承包商的商业利益。
由于新加坡法庭均为公开审理,这些控状经过媒体的再描述、再加工,顿时整个社会情色气氛为之一浓。不少新闻工作者摇头苦笑,最近报纸上“口交”等词汇出现的频率奇高,对社会风气的“不良影响”大概仅次于马来西亚前副首相安华的“鸡奸”案。
当局的控状极其详细地描述了性贿赂发生的时间、地点和涉案人物,三名女高层的身份直接曝光。情色贪腐风暴的第二名被告黄文艺在之后被控,控告状也是一样事无巨细。控告状如此细致,令许多新加坡人对贪污调查局的调查能力大表惊讶,毕竟和金钱的贿赂相比,性贿赂无踪无迹,难以追查。而两人的控告状一面世,不少网民惊叹:“真不知道贪污调查局是怎么挖出来这些事情!”
这件性贿赂案仍未定罪,但是熟知新加坡贪污调查局工作能力的人都知道,一般被贪污调查局查到控告上庭的案件,控方肯定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近年来,超过95%以上的案件被定案。

未完,详情请参见《凤凰周刊》2012年第22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29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