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癌殇殇CANCER

      “我希望在未来,当我们回首这一天和这项行动时,它将是本届政府作出的最重要的行动。它会是的,因为当我们考察癌症每年在美国的情况时,我们发现在美国每年死于癌症的人比二战中牺牲的全部美国人还要多。”

       19711223,美国总统尼克松在签署《国家癌症法案》发表演讲时,希望能像前任总统肯尼迪宣布“10年内把人类送上月球”一样,能如期实现这一伟大目标。然而预期能在1976年美国建国两百周年纪念时征服癌症相反,人们对征服癌症的时间不断后延,今天,科学界普遍认为,征服癌症至少还需要50年甚至100年。
        尼克松签署《国家癌症法案》时,美国每年患有癌症的人数是300万人(占总人口的1.5%),死亡人数大约33.1万人。今天,美国的癌症患者是1251万人(占总人口的4%),每年死亡57.7万人。
        40年来,美国政府对克服癌症的持续高额投入已有明显收获:自1990年代以来,立足于预防的美国,主要癌症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均明显下降。今天,美国约有近1200万名癌症治愈者,70%的患者在诊断癌症后至少可以存活5年,与1990年相比,癌症死亡率下降了17%。
        与发达国家出现的趋势相反,今天的中国却处于癌症发生率的快速上升期,每年发病人数约260万,死亡180万。每四到五个死亡的中国人中,就有一个死于恶性肿瘤。癌症在中国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杀手”。
       《全国第三次死因回顾抽样调查报告》显示,大陆癌症死亡率比1970年代中期增加幅度高达83.1%,而且呈持续增长趋势。根据《2010全球肿瘤统计报告》的统计,中国在世界范围内也是恶性肿瘤死亡率最高的地区之一。
         导致中国癌症发病率和致死率快速上升的原因很多,除了人均寿命提高,相应增加癌症发病几率这一进步因素外,环境急剧恶化、普遍的不良生活方式,是最直接的诱发因素。
但是,中国近些年关于癌症的公共卫生政策导向亦同样值得反思检讨:过去中国虽然公共卫生经费极为有限,但曾在癌症预防和筛查上投入比例较高;今天,全社会医疗卫生投入资源极大,但几乎全部用在晚期癌症的治疗上,而可以大幅减缓癌症致死率的预防和筛查性工作,社会投入却严重不足。在应对癌症的公共卫生政策上,中国走的是一条截然不同于西方发达国家的路径。
         上述因素的共同作用,使我们不难预期,在将来一个较长时间内,中国仍将处于一个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快速攀升的通道中。
          癌症,是各种致死疾病中,肉体痛苦程度最高的疾病类型。对患者而言,除了无时不在的肉体痛苦,尊严被摧毁和拖累家人的精神痛苦,同样无法承受。据统计,中国罹患癌症的病人,80%曾有过自杀念头。
         对大多数中国家庭来说,高昂的治疗费用,往往意味着不但最终要丧失亲人,还要因为倾家荡产而丧失了未来的希望。即使是中产富裕之家,能够承受高昂的过度医疗费用,也只不过是延长了患者的痛苦。
         在统计学上,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只是平常的阿拉伯数字,但对一个家庭来说,自获知亲人罹患高致死率的癌症那一刻起,便进入一场与死神争夺时间的无望挣扎,即便干金散去、倾家荡产,最终收获的只是一段黑色记忆。
         今天,无论是从政府还是社会,对中国目前“井喷”状的癌症高发,都未提起应有的注意。为此,我们奉上一期特殊的专刊,通过本刊编辑部中几位同事在家人遭遇癌症袭击时的亲历,细述癌症给不同家庭带来的巨大精神和心理创伤,以唤起全社会对癌症的关注。

《凤凰周刊》2012年第22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298.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