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司法拍卖改革争议重重

司法拍卖改革的首要目的是为了把司法强制拍卖做得更好,而不是为了保护法官不出问题。

2012年7月9日,一位姓姚的24岁吉林小伙从宁波在淘宝网上购买了一辆黑色7系宝马,与以往的网购不同的是,这次的“卖家”是人民法院一一浙江省宁波市北仑法院,“宝贝”是查封的涉诉车辆。
北仑法院在淘宝网络平台直接进行司法拍卖的举动引起拍卖业的质疑。他们认为,淘宝网不具备拍卖资格而从事拍卖,违背了现行拍卖法和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的精神。淘宝网则辩称,它只是为司法拍卖提供了技术支持和平台服务,而非拍卖主体,且全程零佣金。
从1990年代初海关、工商的罚没公物拍卖,到后来的土地拍卖,银行改制、国有企业政策性破产涉及的拍卖,内地拍卖业很大程度上靠国家政策生存。如今,司法拍卖成为拍卖业最重要的生存来源。
有知情人士称,浙江的淘宝拍卖尝试在一片争议声中被叫停,但这一消息并未得到官方证实。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双舟认为,围绕淘宝拍卖的争议,反映了司法拍卖领域几种势力的博弈。
各地竟推司法拍卖新模式
据了解,北仑法院送拍的7系宝马受到了174122次“围观”,全国有36人交纳保证金参与正式竞拍,共53次公开叫价,最终成交价超过评估价24%。在扩大竞买人范围,最大可能提高竞价方面,这些数字无疑显示了网络拍卖之于传统拍卖的优越性。
截至目前,浙江仅通过淘宝拍卖了两辆车。但在早前的全省法院院长会议上,浙江省高院院长齐奇公开表示,2012年要将司法拍卖推上淘宝网或其他网络。有媒体报道称,北仑法院只是浙江省高院搞的一个试点,同样的试点单位,还有17家基层法院。
依照现行有关法律法规,网络和法院都不具备拍卖主体资格,因此,浙江的司法拍卖改革被认为于法无据。来自拍卖业的反应可以理解。在内地,拍卖业的市场化程度相当低,—直靠国家政策过活,近年更对司法拍卖依赖渐深。浙江当前尝试的改革,完全撇开了拍卖企业,—旦推广拍卖业必将遭受重创。
除浙江的改革以后,各地法院都在竞推司法拍卖新模式。在淘宝拍卖之前四个月,广西北海法院于3月8日敲响了其网上拍卖的首槌。一套位于北海市广东路132号海域苑的房产'经过14轮竞价,最后以49.8万元的价格成交,超出保留价24%。山西太原一位姓王的男士通过网络参与了拍卖。
与浙江不同的是,广西采用了现场和网络联合拍卖的形式,拍卖过程网上公开,现场与网上同步竞价,全程由依法成立的拍卖企业组织,由国家注册拍卖师主持。提供网络技术支持的“联拍网”不对外承接具体拍卖、挂牌交易业务,只提供网络平台、技术开发和培训服务,按拍卖佣金的9%获取技术服务费。联拍网董事长涂江宁介绍,运营半年来,“联拍网”平台服务费收入30万元左右,仅够维持平台正常费用开销。
上海则由政府牵头设立公共资源拍卖中心,面积1300平方米,大小五个拍卖厅'最大的可以容纳200余人。所有拍卖厅均配备现代化网络和电子设备,实现网络与现场同步拍卖、互联网竞价、局域网电子竞价,竞买人可以在手持平板电脑,在中心任意区域竞价。
未完,详情请参见《凤凰周刊》2012年第23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31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