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制造业大国是怎么炼成的

和在中国一样,日本小企业往往承担制造业的终端工作,也是大量技术工人的栖身之所。但不一样的是,中国小企业绝大部分都在承担初级加工并且无力摆脱以此赚取微薄利润的命运,也无力与工人谋求长远的共同成长。而日本的情况截然相反。

中国现在有着“世界工厂”的名声,但实际只是一个“加工业大国”,真正的制造业大国,是指像日本这样几乎在所有领域都有世界顶尖公司、能够使用自己的技术和设备生产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优质产品的国家。

作为制造业大国,日本并不以技术创新能力见长,而以质量独步全球而著称。日本对质量的注重追求,贯穿于社会观念、技术培训、生产组织等一切方面。

对手艺人和劳动的尊重

对手艺和手艺人的尊重,是日本社会截然不同于中国的文化。

与中国孩子的理想是成名成家不同,日本中小学男生最向往的职业往往是“大工”,也就是木匠,而女孩则很喜欢成为点心师或护士,即需要手艺的职业都受青睐。

日本冈山市的“后乐园”名列“日本三大园”之一,园里有块建于1886年、名为“津田永忠遗绩碑”的石碑。碑上不但有撰写者和书写者的名字,甚至连准备石料及刻字石匠也名列其上。中国的石碑上,一般只能看到撰文人之名,备料石匠的名字见于石碑,是不可想象的。

同样,中国宫廷虽奇珍异宝无数,但能说得出匠人名字的却寥寥无几,日本却不是这样。古代日本最著名的手工艺品是日本刀,它在中国传入的隋刀和唐样大刀基础上发展而来,但日本人却把制刀技术发展到冷兵器时代的顶峰。流传迄今的每把名刀,内行都能说得出制工匠的名字和其个人特点——这与中国身后留名的除了帝王将相就是文人墨客,形成鲜明对比。

日本从中国接受了儒教文化,在接受儒教“学而优则仕”的概念时,却没有接受那种轻视“奇技淫巧”的观念。儒教学说中有“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一说,这固然是一种现实写照,但在日本,这种现实基本体现为分工不同,而绝不会被发展到“劳心者是人,劳力者不是人”。作为一个长期收入相对平均的社会,日本“劳力者”的平均收入并不次于“劳心者”,这种社会环境和日本文化中敬重手艺人的特性相辅相成,形成了日本人对制造业的重视。

有这种尊重手艺人的文化,自然日本举国上下都极为看重世界技能大赛。每次,参赛队伍都是以公司或职业学校为单位组织的,争夺参赛资格的国内预选赛会达到白热化地步,传媒也给出相当大的篇幅报道。参赛本身就证明了该公司或职业学校的水准,宣传效果不言而喻。

日本1962年第一次参加技能大赛。从当年的第11届到1971年的第20届,也正是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时期,日本队总共拿过6次金牌总数第一和4次第二。此前的金牌大户是老资格制造业大国瑞士和联邦德国。

从1977年的第23届到2003年的第37届为止的15届,韩国后来居上,除了第32届和第35届输给中国台北而屈居第二以外,全部都是第一!但韩国在2005年的赫尔辛基退到第六位,日本又追上来了——和瑞士一起并列第一。2007年、2009年日本依旧名列第一。

技能大赛前,首相会亲自为选手团壮行;归来,首相又会再次接见选手为其庆功,和对待体育奥运会选手没有差别。因为日本人对体育奥运会选手和对技能大赛选手的尊敬,同样都是出于对技艺的敬意。

在日本经常能看到“ものつくり”字样,使用汉字来写是“物作り”,也就是做东西的意思。但它比单纯的制造又多一点精神上的意义,有点类似于“制造拜物教”的意思。在日本从事制造业或在制造部门工作绝无低人一头的感觉,反而大家都希望去生产现场工作。

曾任日本东丽公司社长、董事长的前田胜之助,对他进该公司一段经历的回忆,很能说明日本人对“做东西”的看法:

1950年代,前田先后毕业于熊本大学和京都大学研究生院,师从日本有机合成化学两大泰斗之一的小田良平教授,进入东丽公司后,自然被分到中央研究所。但前田胜听到这个分配后,站起来鞠了一个躬,说句“请容许我辞职”,就走了出去。

前田对慌张追上来的人事课长这样解释:“如果要搞研究的话,不如回京都大学,进东丽公司是为了运用学到的知识。”在前田坚持下,他被分配到爱知县的尼龙厂。在那里,他从尼龙生产的技术工作起步,一直到研究开发和生产出了碳素纤维。现在东丽公司是世界最大的碳素纤维生产厂家,波音787因大量采用该公司的碳素纤维实现了高强度的同时减重20%,大大节省油耗。

终身雇佣,终身培训

日本有一种“3Q(qualified,合格)”的说法,即一个合格的企业应该是“由合格的员工,使用合格的技术,生产出合格的产品”。在这三个“合格”中,员工被放在第一位,没有合格的员工,制造业的一切都无从谈起。

要有发达的制造业,就必须有大量熟练技术工人。即使在大部分制造业生产中,计算机辅助设计和制造(CAD/CAM)都已被普及应用的今天,情况还是如此,没有任何不同。计算机辅助设计和制造只是一种工具和手段,与钳子、扳手一样,能最大限度发挥工具和手段的效率,完全取决于使用工具的人。

生产现场普及了计算机后,很容易产生一种培养熟练技工的过程被大规模缩短的错觉,实际并非如此。按照日本制造业标准,现在培养一名熟练的数控铣床操作工两年左右即可,但真正要培养一名优秀的操作工还是需要10年以上。

能否花长时间培养优秀技术工人,不少条件取决于社会环境。日本的雇佣关系比较稳定,雇员往往终身受雇于同一个公司。终身雇佣要求有一个报酬相对平均的社会环境,并且工资水平比较公正,这样雇员才能进行长期的人生规划,否则无法降低跳槽率,让雇员接受长时间技术培训。

此外,还必须使工人们没有后顾之忧,方可心无旁骛地钻研技术。日本公司雇员的社会保险一直到现在都很丰厚,在某种讽刺意义上,这也是日本企业常常出现“过劳死”现象的一个原因。

日本企业的“过劳死”常被西方国家批判,可“过劳死”背后并非企业的冷酷无情,而是相反。比如,加入日本社会保险的员工去世后,遗孀能拿到相当于丈夫收入75%的“寡妇年金”,除此之外,从45岁开始到65岁之间,每年还有60万日元的补贴。要说明的是,这些只是给遗孀的,未满20岁的孩子的份头另算,另外,死者生前有供养责任的父母也有一份。

应该说,日本的社会保险对早死的工薪阶层是非常厚道的,只有这样,没有后顾之忧的工薪阶层才能卖命。

独特而牢固的大、小企业关系

和在中国一样,日本小企业往往承担制造业的终端工作,也是大量技术工人的栖身之所。但不一样的是,中国小企业绝大部分都在承担初级加工并且无力摆脱以此赚取微薄利润的命运,也无力与工人谋求长远的共同成长。而日本的情况截然相反。

日本在各行业都有一批国际知名的大型企业。但众多的中小企业才是日本大企业存在和发展的真正基础。据统计,全日本现有450万个中小企业,占企业总数99.1%,雇佣劳动力占全部雇佣数的70%。

日本中小企业掌握的技术水平很高,不少只有十来个人的企业却拥有世界顶级的加工技术,正是这些高水平的中小企业才使得日本成为制造业大国。

未完,详见《凤凰周刊》2012年26期 作者:俞天任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363.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