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购英国核电项目内幕

中国竞购英国核电项目内幕

近几年中国核电相关产业链发展很快,而核电新项目审批则停滞不前。如果不走出去,一些设备制造商会逐步面临吃不饱的的状况  

“这绝对是个大订单,假如这次中方竞标英国Horizon核项目成功,将改变以往中国核电企业与他国天女散花式核项目合作方式。”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采访时有些兴奋地说。“毕竟,这是中国第一次如此公开地参与海外发达国家的核电项目投资。”

自今年5月起,国内外媒体上对中国企业参与英国核电项目的消息层出不穷,但直到8月,中国广东核电集团(下称“中广核”)联合法国阿法海集团(AREVA)、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下称“中核集团”)联合美国西屋电气公司(WESTINGHOUSE)--中国两大核电巨头分别参与海外财团竞购此项目的消息才渐渐明朗。

此前,一位了解英国Horizon项目的业内人士也曾经表示,“如果能在英国被奉为上宾,这在全世界都是一个很好的卖点。”

竞购Horizon是企业自主行为

据了解,该项目的竞标工作目前仍在招标方和竞标方会谈商榷的阶段。而竞购该项目的最终申请是今年9月底之前,相关调查工作现已启动。记者就此事多次联系中广核和中核集团的工作人员,但最终未能获得任何与该项目进展有关的消息。

实际上,中国企业在海外核电项目上的投资行为向来低调,但是从目前英方的态度来看.此项目的进展并没有那么顺利。8月22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社论《英国政府应慎待核项目竞标者>提醒说,“允许中国企业对核电这样一个敏感领域进行投资,将是突破底线的事”,因为这意味着中国核电企业将接触到英国核电技术以及国家电网架构。

8月20日,英国议会国家安全两院委员会成员、保守党议员马克•普里查德就明确表示,“采用一家共产党背景的中国国有企业将产生重大安全担忧”。随后则传出英方高层限制中方在此项目中持有少数份额的消息,称“出于公众接受和政治接受的理由,中方不能持有超过50%的股份”。

另一部分英国官员的考量则更为现实:一场欧债危机已经为核电这样具有长远战略意义且需要巨额投资的项目埋下隐患。去年3月日本福岛核危机以来,欧洲版图上的核电发展也形成两大阵营一以德国为首的“弃核派”和以英国、法国为首的“继核派”。此次英国Horizon核电项目的出售,正是这两大阵营核电利益再分配的结果。2011年5月,德国宣布将在2022年前关闭本国的17座核电站,而Horizon核电项目原本由德国意昂(EON)、莱茵(RWE)核电集团持有,现因其退出核电领域才对外进行招标出售,无疑使英国核电发展雪上加霜。

“数以干计的工作岗位依赖于这项计划,英国当局不敢再对Horizon项目的买家挑三拣四。”英国议会能源及气候变化特别委员会委员约翰•罗伯逊表示。英国核子工业联合会主席帕克则认为,中国愿意在英国投资建核电站一事令人“深感鼓舞”。

对于中方竞标英国Horizon项目一事,在中国国内同样引起争论。中国核能动力学会经济专业委员会原主任温鸿钧对此事的竞购前景并不乐观。在他看来,英国由于缺乏对核电技术的改进推动而令核电发展停滞,同时其电力工业衰败,只能依靠国外进行电力供应。目前英国电力市场被三家外国公司瓜分,英国政府为保护国家利益,对核电发展制导权会加于控制,因此,中国企业进入英国能源领域或将遇到诸多壁垒。

不过,在林伯强看来,此项目中方仍有胜算。一方面,目前中国在建造核电站方面是最具有实战经验的。据世界核协会的资料显示,中国目前在建的核反应堆有27座,占全球总数的40%。而在去年因日本福岛核危机中方暂停审批国内核电项目之前,还有大约10座核反应堆原本有望在去年获得审批。另一方面,从目前的竞标路径上来看一一中广核与中核集团兵分两路参战国际两大财团,虽然存在着双方因竞争而提价的可能性,但是终有—方会获得此项目的投标权。

中国能源网CIO韩晓平则认为,此次核电竞标,首先应从态度上给予支持,不应考虑到困难因素就望而却却歩“中国核电企业参与发达国家核电项目竞标,由于其本身竞标标准就高一些,所以有利于提高中国核电企业的各方面水平。如果能够竞标成功,这对中国核电的技术制造、监管体系等方面都会有帮助。”

有意思的是,中方此次兵分两路竞标路径并非是很多人所理解的中国核电在海外投资战略的获胜手段,而是另有他因。 记者咨询多位业内人士了懈到,这是一种企业自主行为,并非国家战略部署。一位在中国能源领域工作多年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从国家层面上给予核电企业“走出去”的支持还非常少。由于中国核电建设比起国际上发达国家起步较晚,所以拥有技术上的自主知识产权有限,“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发展核电大国的核心冈素就是发展自丰知识产权”。

此外,环保部于6月披露了中国核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上市环保合规事宜的公示,标志着中国核电企业在国内上市脚步渐近。由于国内上市融资与参与英国Horizon核电项目在时间点上几乎重合,也引来外界的关注,称“中国不久前还宣布计划在国内上市融资170亿英镑”以表现对英国核电项目的积极性。

但了解内情的人则不以为然。上述业内人士称,国企上市是一条漫长的道路,中国核电企业已经申请上市多年,现在有了一些进展,最终上市的时间应该仍须继续等待,“这两件事隋应该没有必然联系”。

然而,不论是企业自主行为也好,通过中方银行融资竞标也罢,中国坚定发展核电已成事实。今年6月,国务院批准了《核安全规划》,使得暂停一年多的诸多核电项目审批和建设迎来绿灯。

中国核电的海外蓝图

尽管中国核电发展仅有近30年的历史,但目前在海外的种子可谓“遍地开花”。目前,中国在建的核反应堆和计划建设的反应堆都是世界上最多的,因此它也成为一个至关重要的铀市场、新反应堆设计的试验场以及世界各国核发展的重要潜在伙伴。

据《世界能源报告》资料显示,自1991年开始至瓜,中国核项目出口最稳定的客户就是巴基斯坦。中国已向巴基斯坦旁遮普省恰希玛核电站的两座反应堆提供了相关设备,三号和四号反应堆也在去年年底开始,其总承包商为中国中原对外工程公司,由巾国核工业第五建设有限公司安装,资金也由中国提供。

2010年明,中广核与南非标准银行就达成协议,在南非兴建核电厂.但因福岛核电事故,南非推迟了原本设立于2011年的招标计划。今年4月,曾传出中国将在南非核电项目竞标的消息,但至今还没有招标项目正式启动的信号。

2011年6月,中国顶尖部件制造商之一的东方电气集团签署其首份核电产品出口合同,向法国电力公司(EDF)供应氐压加热器。l明,中广核与罗马尼亚国营核电企业(SN N)和在北京签署了一项保密协议,允许中方了解关于核反应堆的详细信息,但最终是否进行投标还不得而知。

2012年1月15日,中国与沙特签署了一项以和平为目的的核能开发和利用合作协议,具体合作内容不详。4月初,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访华时也与中方讨论斯诺普核电站的合作问题。随后有报道称,中国在土耳其黑海海滨一座核电站的国际竞标中小幅领先。

除了在海外修建核电厂和核反应堆,中方还在海外收购油矿公司以备燃料供给之需。今年Z月,中广核完成对澳洲Extract资源有限公司的收购。据彭博社数据显示,这一动作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二大海外矿企并购案例。

不过,得到政府支持的中国核能企业在海外竞标中也有弱势,那就是它们有能力建设的反应堆种类有限,仅限于国内开发的较老式的型号。据《金融时报》分析,这些企业受合同所限,不能出口在中国建造的最现代化的反应堆,因为外国企业拥有此类反应堆设计的版权。“中国核电企业最大的优势是资金充裕,能自己解决融资问题,而其他多数外资公司要求提供政府担保。而弱势在于所掌握的技术只限于在二代技术上改进的二代加技术,在更为先进的第三代项目上还处于对西方技术的消化吸收阶段。”一位电力分析师如此表示。

韩晓平则认为,中国核电企业走出去的最大的障碍并非技术或国家支持,而是核电企业走出去的意识,“随着中国劳动力的减少中国企业走出去是必然趋势,我们应该积极参与国际竞争和合作。”
《凤凰周刊》2012年第26期   记者/王衍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375.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