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大选举说明书

8月14日,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用一个整版,详列了即将出席下半年召开的中共十八大2270位党代表。这是由世界上最大的政党,动员全部8000多万党员,在全国40个选举单位,花费整整一年时间完成的极具政治分量的名单。

90年间,中共党代表逐渐实现了从“代表上级组织训导基层”到“代表基层党员向上诉求利益”的转型。自下而上的代表,胎动于初始提名权的分配和选举单元的划分,分配和划分既要民主又要集中,精微之间藏匿着中国大陆政治的诸般奥妙。

中央直接提名权

在世界规模最大的2270名全国党代表名额中,中央有直接提名权的为57人,确保成为十八大党代表。这些都为现任党和国家领导人,不过他们并非在北京当选,而是分别指派到36个选举单位(台湾、香港、澳门、金融系统除外)。其中,31个省区市至少被分配到1个中央领导人名额,呈均匀分布状。

“这些副国级以上领导,身份是属于全国全党的,因此也需要从全国选出来。”中组部一位人士透露。

中央具体直接提名的时间是在各选举单位产生党代表预备人选之后、在正式选举之前,由中组部电传某领导名字,然后与当地寸八大党代表一并选出。

为加强代表与地缘的关联性,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分别在籍贯所在地江苏、安徽、天津当选,而贾庆林、习近平、贺国强则分别在之前工作过的北京、上海、福建当选;李长春在四川当选,四年前他是四川选出的全国人大代表;李克强在实践科学发展观的联系点山东当选。而周永康作为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组长在新疆当选。

亦作为中央直接提名候选人的中央政治局委员,除俞正声、汪洋、张高丽、张德江、刘淇等均在主政之地当选,以及王岐山在籍贯地山西当选外,回良玉在广西当选,刘云山在河南当选,刘延东在河北当选,王乐泉在中央企业系统当选,与地域没有特定渊源。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的中共党员,多数在地域安排上有特定指向。如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兆国、李建国分别在前工作地湖北、山东当选,乌云其木格、陈至立分别在籍贯地辽宁、福建当选,路甬祥在籍贯和工作地浙江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刚、白立忱、李金华、陈奎元分别在前工作地吉林、宁夏、陕西、河南当选,廖辉在籍贯地广东当选。

“一些领导人在地缘关系上出现重叠交叉,为了均衡,部分领导人就被分配到其他省份。”前述中组部人士称。

在地方上,一半以上党委常委、党员正副省(市、县、区)长;人大常委会党员正副主任;政协党员正副主席;法院党员院长;检察院党员检察长,同样被作为党委提名的代表候选人分配到省内各选举单位(通常是工作过的单位或原籍)选举。如江西省委组织部事先拟定的代表候选人推荐名单中,打印着7名省委领导名字及职务。

除保留直接提名权外,中央也预留机动名额,以备应急之用。此次中央共分配下去代表名额2262名,同时手中预留机动名额8名。北京十八大党代表有2个名额是中央后增加的,定向给了北京科技大学张学记和清华大学胡鞍钢两位专家学者。

中央还有特邀权,特别邀请党内已退休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参会,这些特邀代表不占2270名额,但权利与选举代表一致。此前十五大特邀代表60人,十六大特邀代表40人,十七大特邀代表57,人。特邀代表中的核心人物在每次党代会中还进入主席团常务委员会这个最高临时决策机构。

诸省的政治序列

40个选举单位启动十八大代表的选举,不是依据党章,也非党内条例,而是依据中共中央2011年10月的一纸通知一 《关于党的十八大代表选举工作的通知。

从党的十四大以来,党章及其他党内规定均未对全国党代表的选举产生办法给出细致和明确的说法。只能在每次党代会前,仅以党内通知形式来规范代表的选举。

现有的两个党代表选举工作条例(《中国共产党地方组织选举工作条例》与《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选举工作暂行条例》)对全国党代表选举无约束力,且这两个条例对党代表产生的规定,分别只有360余字和900余字,对代表名额的分配、选区的划分,对违反制度行为的监督、检查和处理等,也无清晰规定。不过,这给中共运转的审时度势和弹性机动打开了空间。

40个选举单位中,解放军代表团占据最多人数,达251人,比十七大时多出4名;中央国家机关代表团居其次,184人,比上届多出2名;中央直属机关108人,比往届多出1名。考虑到这三个选举单位的党员基数,显示了极高的代表率和全国党代会上的表决权重。

相比于党政军系统,检法司不是独立成系统,所占全国党代表比例也—直极低,十七大时,16位法官和17位检察官当选党代表。十八大党代表中,也只有17名法官和13名检察官,覆盖不到一半省份。一个细节是,十七大时重庆法院和律师界分别推出一名全国党代表,不过今年重庆发生了“王立军事件”和“薄谷开来案”,此次重庆政法系统没有选举出一名代表。

31个省区市分掉1515个十八大代表名额,其中,山东首次超过上海,成为党代表数最多的省份(同时也是全国人大代表数最多的省份),达75人,上海为73人。四大直辖市中,北京全市党员总数截至2011年年底为186.5万名,比上海多出4.1万名,但北京获得的党代表名额是64人。天津居第三位,党代表48人;重庆42人。

东北三省中,吉林近20年虽出高级干部多于辽宁,但传统上在省级政治单位排名并不靠前,十八大代表名额37人,近乎少辽宁 (63人)一半,黑龙江(50人)居中间。三省排序符合社会通常对它们的印象。

党代表名额最少的三个地方是西藏(28人)、青海(28人)、海南(26人),都属地理位置偏远、人口稀少,堪称是选举团里最末梯队。

具体到省级选举单位内,不同职务对应不同的当选几率。统计31个省区市,省级党委、人大、政府、政协、纪委五套班子都有十八大代表。其中党委口,除几个自治区外,每个省的党委常委是13人,通常不能全部当选为十八大党代表,如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四大直辖市,以及广东、江苏两大强省的党委常委,当选的人数分别是11人、10人、10人、8人、11人和9人。山东因名额多,13位常委全部当选党代表。常委里,正副书记必选,其次当选概率从大到小是组织部、宣传部、统战部负责人、秘书长。

政府口,各省有一至三名副省长当选,往下是财政厅、发改委一把手当选的最多。

如果省委书记、副书记分别兼任了人大主任和政协主席,则人大副主任、政协副主席至少有一位当选党代表。也有例外,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主席并不是十八大代表。31位省级纪委书记全部当选为十八大代表。

除了省级五套班子,按传统政治序列,随后便是工青妇这些群团组织。湖北、山东等省这三大组织负责人都当选十八大代表,如果不能全部当选,则优先保留妇联主席,以满足妇女率这个指标。河北等地便如此。

每个省还要留出几个名额给退休老干部,显现政治传承。如河南省十八大代表中有四位老干部:两个是原省政协主席,一个原省人大主任,一个原省委书记;山东省四位老干部代表有三个是原省委书记,一个是原省长。

地级市一般能分配到2~5个十八大代表名额,其中,肩负着上传下达的地市党委书记被优先安排为十八大党代表,2270人中市委书记大约300人,而全国现有330多名市委书记。

为何有30名左右地市委书记未能当选?少数民族地区的特殊安排道出些许玄机。资料显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下辖地市中有一半是行政一把手(少数民族身份)当选为党代表,相应的党委书记(汉族)都未能当选。
 

未完,详情请参见《凤凰周刊》2012年第25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404.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