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大换届技术分析

胡锦涛、温家宝出席的中共十七大

全国人大及每年的“两会”标志国家权力的来源和社会基础,但不决定国家的政治进程,后者乃属于中共的职能。

2012年,在世界多国喧嚣的政党竞选声中,中国大陆将低调迎来政治家集团成员的大规模更新。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将于2012年秋季在北京举行。如果按照十四大以来的日程惯例推测,这次大会或将开一天预备会议,六天半正式会议。

中共每次意志的凝聚和张扬,都在党代会这个平台上呈现。而中国的每次进退,也几乎由五年一次的党代会政治报告和新人事铺就。渐行渐近的十八大,让国人产生怦然期待。

创新高的十八大代表名额

每一次党代会,都会极力显示民主与集中的新组合,并将自身的理论意图和人事诉求镶嵌于这个新组合中。

筹备至今的十八大,外界感知甚多的是它再次显示了党内民主的扩大,包括人数规模、选举差额、结构比例三方面。十七大代表的名额是2220人,比十六大增加了100名。十八大代表名额共2270名,又比十七大时增加50名。

实际上,从十二大以来,中共党代会的代表人数在逐届增加,增幅最大的一次出现在十三大,比十二大增加391人,其余几届增幅均在100人以内。如此规模递增下,从1921年的13人代表全国50多名党员参加中共一大,到2012年2270人代表全党8000万名党员参加十八大,91年间中共党员总数扩充了100多万倍,党代表人数扩大了175倍。

成为全国党代表,特别对非公职人员来说,标志着与中国权力核心达到了最大近距离。不过,一个人的比值是2270名代表之一,且权力以集体方式行使,党代会闭会期间,党代表并不能佩戴全国党代表的证就可以去行使权力。为尝试党代表实体化,曾在2002至2003年一段时间,浙江、四川、广东等多个市县两级党代会大幅削减代表名额,如2003年浙江椒江市党代会代表人数比上次党代会减少34%。

在中央确定党代表总数后,按40个选举单位的不同规模进行分配。十八大比十七大多了中央香港工委、中央澳门工委两个选举单位。十七大时,上海选举单位的党代表人数73名,为地方最多;海南是25名,为地方最少。数量多少侧面显示了政治分量的高低。相比之下,全国人大代表名额则主要按照人口数进行省际分配,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山东代表数达181名,为地方之首,上海是64名。

党代表不是与党员面对面通过竞选产生,而是因自己身上的优秀和代表性被组织看中。具体程序是,省级选举单位先拟定一个扩大了范围的名单,这份材料下传至辖内各党支部,然后从党支部、基层党委、县级党委再到市级党委上下商议,最后形成候选人初步名单,提交给省级选举单位。

至本期文章截稿前,北京、海南、江苏、贵州、广东等省市已公布党的十八大代表候选人初步人选。

据《南方日报》称,广东有67名全国党代表的名额,比十七大时少1名。已确定广东省代表候选人初步人选85人,另有两人由中央直接提名。在这份名单基础上,省委全委会圈选时将差额掉6名,5月的广东省十一次党代会将再差额掉12名,总共以21.2%的差额比例选出赴京代表。

这个差额比例,高于“差额比例必须多于15%”(即候选人数应多于当选名额15%)的中组部要求。这是个有分寸的突破。十七大时,中组部的用词是:差额比例为不少于15%。

一线代表的容量

党代会代表构成分两大部分:干部与模范。其中,领导干部占70%以上。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协、省纪委五套班子的部分成员、省妇联主任、地级市委书记、省重点国企、高校、科研所一把手,通常是这个70%里的不变因素。

中共体现自己与时俱进的一个方式是,每出现一个新阶层,就从其中发展党员,选出党代表。通过自身与社会同构化的努力,来显现弹性。十七大时,除中央直属机关和中央国家机关维持不变外,其他选举单位中生产和工作一线代表的比例比十六大提高5个百分点。而去年10月中组部发出《关于党的十八大代表选举工作的通知》称,省区市和中央企业系统(在京)代表中,生产和工作第一线党员所占比例从十七大时的一般不少于30%,分别增加到一般不少于32%。

不过,全国县级行政区共达2862个,这个数字大于全国党代表总数。平均下来一个县只能有一个党代表名额参加全国代表大会,在这种情况下,是选县委书记还是选一个工人或农民党员,面临矛盾。“虽然选出一个基层党员代表后,满足了代表的广泛性,但全国党代会结束后,谁来组织全县党员传达实施党代表大会精神?还是要靠县委一班人。”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博士生导师高新民说。

事实上,因党内精英多聚集在地级市以上,在全国党代表现有结构安排中,党代表并不是平均分配到每个县,但至今一个没有太大突破的底线是,每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需要成为全国党代表,并由其统筹安排所辖地域的全国党代会精神传达与工作部署。如江苏南通市十七大党代表有两个名额:市委书记罗一民、江苏大生集团董事长左成勤。贵州六盘水市的两个十七大党代表名额落在市委书记辛维光和盘县淤泥乡岩博村党支部书记余留芬身上。

不过也有例外,如2007年5月吉林通化市委书记高广滨突然被调任长春市委书记,使得十七大党代表在该市剩下通化市人民医院儿科主任乔淑萍与通钢集团董事长安凤成两人。

一线代表的比例持续扩大,使得党代表存量分配调整越来越困难。目前,更多是通过总数扩张来达到比例的扩大,如十八大比十七大党代表多出50人。

对此,新加坡国立大学郑永年教授建议,一个党的敏捷性更应该通过制度设计来实现,不一定非要农民党员对应农民。代表机制设计好了,不是农民党员也能代表农民的利益。

意志集中的技艺

数量规模大以及增速意味着代表性系数高,但也更加强化着组织对管控的需求。民主是党提倡的作风,集中是党的权力。十八大是一场智力付出浩大、内部精密的组织工程。

中共素以组织的自觉性和目标导向管理著称。在马列政党理论中,党被赋予高度内敛的特征:鲜明的纲领,严密的组织,严格的纪律与统一的行动。

进行集中的工作,十七大经验显示,在党代会召开前的一年就着手,三管齐下:思想准备、理论准备和组织准备。思想准备是塑造一个社会氛围,通常由宣传系统不断向社会释放团结一致、满怀信心的诉求,以减少理论准备和组织准备的外部干扰。

理论准备便是起草十八大政治报告,而组织准备是对新一届的中央委员会委员和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人选的民主推荐、组织考察和酝酿提名。在十七大时期,这两项准备工作早在2006年6月就成立直属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专门机构进行操盘。

组织和理论准备是个外界难以观察到的浩繁事务。围绕组织准备,十七大前从2006年7月到2007年7月,中共抽调近千名干部,组成60多个考察组,先后分赴31个省区市和有关中央国家机关、中央金融机构、在京中央企业以及军队进行考察,之后根据需要又对个别人选进行了补充考察。

为十七大的“两委”名单,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实际先后开了9次会议。如此漫长的重要人事名单酝酿,在某种意义上,是将一些党内民主环节进行了前移,并也反衬新领导干部的当选需要广泛的共识,不再是德高望重的老同志指定那么简单。

按十七大的做法,10月开大会前,9月份中共中央政治局要开两次会,一次是对心血之作的大会政治报告稿和《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稿进行初步敲定;另一次是在各人事考察组汇报基础上,审议通过新一届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候选人预备人选建议名单,决定提交党的大会主席团审议。

随着理论和组织工作在政治局层面准备完毕,剩下的是快速落地。由民主集中制所显现出来的先慢后快,是中共政治过程特点。

根据十四大以来的做法,在十八大召开前夕,可能会在京召开十七届七中全会,这将是十七届中央委员们的最后一次会议,其任务是确定十八大主席团成员,在这个会议上,十七大中央委员们大致都可知晓自己和同仁的进退去留。由于会议结束的第二天,各地代表团开始陆续进京,通常是中央委员的各省省委书记、省长一般不再飞回原地,而是在代表团驻地宾馆迎接代表团到来。

正式大会召开的前一天,中共极为忙碌,三个会议连轴转。十七大召开前一天是2007年10月14日。当天上午,各代表团基本都要召开全体会议,选出各自的团长、副团长和秘书长,以确立各代表团临时指挥体系。

吃完中饭后当天下午,各代表团到达人民大会堂参加党的十七大预备会议,确定大会议程,选出大会主席团和秘书长。由于全面负责会务工作,秘书长最为忙碌但也能得以借此与党内各方面熟识,职位吃重,一般由分管党务的政治局常委担任。十四大秘书长是乔石、十五大秘书长是胡锦涛、十六大秘书长依旧是胡锦涛、十七大秘书长是曾庆红。

预备会议开完后,主席团成员留下,进行第一次主席团会议,主要任务是产生大会主席团常务委员会,并敲定大会副秘书长人选,秘书长以往是由中组部部长、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宣部部长、政法委书记组成。

表决主席团和主席团常委时,都是采用齐刷刷的举手方式。举手方式源创于革命艰难时期,面对流血牺牲,这种肢体动作通常具有带动示范和凝聚意志的感染力。大会之前的这一系列架构组建和流程商定,虽然费心费力,但万事预备了,也能将后面的风险降到最低。

大会的特殊机制——主席团

在确定大会主席团成员之后,一般情况下,全国党代表大会会在第二天上午在人民大会堂开幕。之后的会议中,2270名党代表的意见,根据管理宽度,经由代表小组、代表团、主席团、主席团常务委员会这四个环环相扣的组织圈层得以不断集中。

全国党代会及党代表的权力是选出新一届中委和纪检委(下简称“两委”)。不过在党代会上,党代表和代表团基本不单独或联合提名“两委”人选,而是由主席团提名候选人名单,目的是便于实现党管干部。

从中央政治局提出建议名单,到上届中央委员会最后一次会议提出大会主席团成员人选,再由大会主席团提名新一届“两委”名单,最后各代表团下去落实,组织链条蜿蜒延伸。在这其中,主席团有起承转合之功效。

党代会历来都实行主席团制,党代表大会主席团是党代表大会的领导机构。“主席团”这个临时机构,负载着同志感情和一致性的历史气息,表达了集体领导、集体负责精神。如今,党内协商依旧是一门重大政治艺术;不过,“延安圆桌模型”已拓展为前后八排的主席台。

十七大主席团成员237名,其构成显示了历史、现在与未来的深厚连续性,其中十几人是中共元老及前政治局常委,十六届中央委员有109名继续进入主席团,主席团成员后又当选为十七届中央委员的有146名。

此外,成员构成也要满足各界别的广泛覆盖。高级干部要分别代表党、政、军、少数民族、央企等;基层优秀党员代表要分别来自工人、农民、军队、体育、医疗、法律等。不过,十七大主席团中,基层党员只有8名,占主席团成员总数的3.4%。

主持大会的主席团虽权威、但规模庞大,并不是一个便捷的决策机构。中共便实行一种短小精悍的主席团常务委员会制。它在大会主席团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就产生,可算是党代表大会的最高领导核心,如同政治局会议之上还有一个政治局常委制。

在主席团成员里,一些名额留给非权力者,配享荣誉。但在常务委员会不会这样。十七大时,主席团常务委员会共有36人,由两部分人组成,一部分是26名在任或将任的政治局委员,另一部分是10名已退休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十四大时这个核心的核心是31人,十五大是33人,十六大是32人。

主席团常务委员会会议,一般视情况机动而开。当候选人名单在代表讨论过程中出现重大问题,主席团常委会便临时研究,并向大会主席团提出解决问题方案。当大会预选结果出来后,主席团常委会则一定要开,负责提出正式候选人的建议名单,提交大会主席团通过。

团长、副团长的搭配

  总结之前的运转,安排接下去的事项,全国性的党代表大会期间至少要举行三次主席团会议。每次主席团会议后,各团长回去召开团组会议落实。团长、副团长是主席台与普通代表席之间进行信息转换的关键枢纽。

  党代表为何听代表团团长的?答案在于,现行各级党代表大会的组团方式以区域和行业为主。团长、副团长是平时要求别人按组织意图执行的区域或行业组织内核心人物。

  未完,详情见《凤凰周刊》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457.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