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铝投资蒙古矿产落败内幕

中铝投资蒙古矿产落败内幕“很遗憾,中铝还是刺激了他们。”隆安律师事务所乌兰巴托分所主任张曙光无奈地摇摇头,长吁一口气。9月初,中铝集团(下称“中铝”)最终宣布弃购蒙古敖包特陶乐盖(Ovoot Tolgoi,下称OT)焦煤矿所有者南戈壁资源的控股股权。

在不少人看来,中铝此次弃购的原因,是投资时机不当,点燃了蒙古民族主义情绪的火苗。“今年6月是蒙古大选,我们通常不建议企业在这个时候表现活跃。”多年来为中国企业提供向蒙古投资法律咨询服务的张曙光如此表示。中铝投资者关系处的工作人员则指出,此次弃购是蒙古方面出台《关于外国投资战略领域协调法》(下称《协调法》),规定了在矿产、银行、通信领域,外资在蒙古企业的持股比例不得超过49%,因而中铝提出的控股南戈壁资源50%~60%一事才未能如愿以偿。

“从今年4月开始,蒙古的对外贸易就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了。”蒙古国中华总商会秘书长商那拉图向《凤凰周刊》记者表示,“此次中铝投资不顺利的因素很多,不能用政治因素一言以蔽之。”

中铝失利并非个案

由于蕴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蒙古已经成为全球各经济强国争夺资源的一块新阵地。世界各国对其两大矿产——塔本陶乐盖(Tavan Tolgoi,下称TT)和OT的投资争夺战也愈演愈烈。从去年7月开始,除中国外,俄罗斯、加拿大、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也在TT项目上展开激烈角逐,至今结果未卜。不过,在矿产投资价格水涨船高的同时,蒙古在吸引外商投资上的动作却越来越谨慎。

今年4月5日,中铝拟出资10亿美元控股南戈壁的消息传出后,蒙古国内民族情绪躁动,这不仅“迫使”蒙古政府于5月17日匆匆出台《战略投资法》,在OT矿产开发的中国劳工数量比例也在一个月之内由原来的1/2减少至1/3。

“5月份蒙古政府出台的《协调法》属于其《对外投资法》的补充条款,并不属于现行的《矿产投资法》,但它对目前的矿产投资有着巨大的影响。”据张曙光介绍,之前蒙古对外商投资领域的方式没有限制,外商在蒙古设立公司、收购股权和矿产,只要提出备案,一般都会被允许。“但是《协调法》的颁布使得这几种投资方式全部被叫停。”

了解内情的人士向记者介绍,由于蒙古大选刚刚尘埃落定,新的政府部门还在调整期间,众多外国企业对蒙古的矿产投资仍处于观望中。据多位在蒙古投资的民营企业商反应,中国企业在蒙古投资,除了面对巨大利益诱惑的同时,也存在很高的风险。“其中,政府换届、对外投资政策法规运行不稳定是外企最担忧的因素。”

目前,TT项目已经成为蒙古新一届政府的首要议题之一。9月中旬,蒙古当局通过对外资局和其他政府部门的重组,促成专门负责外资审批工作的经济发展部,该部门关于外资投资的新政策将于今年10月底出台。

同时,此次中铝对蒙古的投资失利并不算个案,一位在不久前刚去过蒙古的知情人士向本刊记者透露,“这几年在蒙古矿产投资的中国企业多不胜数,但是结果往往却惨不忍睹。”

据介绍,蒙古开发矿产竞争激烈,如果在当地没有可靠的关系,有些项目开发到最后发现是假矿,很多人因此倾家荡产。一些中国商人正是看到这样的风险,往往转行去投资蒙古房地产生意了。

究其缘由,一方面,由于历史和地理原因,蒙古对于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与其接壤的大国一直存有戒心,因而反华、反俄心理挥之不去;另一方面,中国企业在蒙古的投资准备和策略也不尽人意。

深谙蒙古外贸投资情况的业内人士夏辉(化名)向《凤凰周刊》记者表示,蒙古方面对中国民营企业的印象大多是老板有钱,但是文化素质较差。而对于中国的国营企业,一是认为国营企业代表国家,会对他们的矿产进行控制,有防范心理;二是国营企业决策慢,与蒙古人急切发展经济的步调不一致。“中国方面在投资前应多了解蒙古人的思维和心态,从而减少对其投资时一些不必要的审批程序。”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中国在海外进行矿产投资不仅是企业行为,也具有国家战略意义。8月23日,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访问蒙古期间在接受蒙方媒体采访时,强调中蒙两国将进一步深化能源领域的合作。不过,高层往来上的积极合作落实到企业投资层面,就会出现各种错综复杂的问题。

在夏辉看来,其中不可忽视的因素是蒙古突出的腐败问题,这使得中国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在对其投资上阻力增大。“腐败问题在发展中国家比较常见,而中国的民营企业在这方面表现得比国营企业灵活得多,他们更愿意与蒙古的官员或矿主建立私人关系。而国营企业往往需要考虑各种原因,不会轻举妄动。”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研究员马淑萍看得更为长远。她表示,海外矿产投资需要达到双赢,因此企业必须考虑投资所在国的社会责任。“中国企业在海外矿产投资的同时,还需要考虑投资所在国的环境保护问题,帮助所在国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提供技术援助等。

实际上,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已向蒙古提供多次贷款援助。2009年,中国对蒙古投资总额为23亿美元,占蒙古外资投资总额60%以上。同时,中国也在蒙古的房地产、公路以及公共设施建设上予以支持。但这似乎并未博得蒙古民众的倾心,蒙古国中华总商会秘书长商那拉图坦言,大部分蒙古人认为,国内基础设施建设最多的外资来自日本,其次才是中国。“从国家安全上考虑,比起中俄两国,蒙古人更愿意把一些项目交给日本。”

中铝投资蒙古矿产工地

日本模式值得借鉴

在记者接触的多位业内人士看来,日本在地理位置和历史渊源上更有优势。今年8月8日,日本货运铁路公司董事长伊藤直彦在蒙古访问期间视察了蒙古铁路局,并与蒙古铁路局负责人商讨日蒙合作开发铁路事宜。

这样事情在中蒙之间则很难开展。据夏辉介绍,中蒙目前只有一条铁路,虽然对于矿产运输来说铁路至关重要,但倘若中蒙之间进行铁路建设合作,必然会遭到俄罗斯的反对。由于蒙古90%的石油来自俄罗斯,所以蒙方在此时也会考虑俄罗斯的态度。

 

 

未完,详见《凤凰周刊》2012年29期  王衍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537.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