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转基因:“黄金大米” 的前世今生

鲜为人知的是,处于舆论风暴中心的黄金大米,本身却是一项历时20余年、凝聚多国科学家心血的人道主义产品。

2012年8月30日,一则消息在中国网站上疯传:“美国一家科研机构,在湖南省衡阳市一所小学,选取72名6到8岁的健康儿童,其中24名孩子被当成小白鼠,在21天的时间里每日午餐进食60克转基因大米。”

在“转基因”的各种可怕说法普遍流传的中国社会,它无疑像一颗炸弹落人平静池塘,激起了广泛愤怒:、为什么总是我们中国人在充当小白鼠?甚至有人将此事件与当年侵华日军的731部队联系起来。

事由是2012年8月初,中美研究人员发表了一篇论文,报告了2008年中国24名儿童食用黄金大米(转基因大米的一种)的营养实验结果。研究人员让72名儿童分成三组,分别食用黄金大米、菠菜和B-胡萝卜素油胶囊,检查摄人的B -胡萝卜素合成维生素A的效率,结果显示黄金大米的转化效率高于菠菜,和胶囊持平。

一贯坚决反对转基因的“绿色和平”组织发现这篇论文后,由中国分部发布新闻,指控实验违反政府中止实验的指令,指控实验人员可能未履行告知义务,以欺骗手段用孩子充任危险技术的实验品。

不过,“绿色和平”组织发布的新闻,也激起了大批科学工作者与科普人士的愤怒:转基因并不可怕,相反,它是人类未来的福祉所系,真正可陷的是造谣和蛊惑人心,甚至有人将“绿色和平”组织称为一个专事造谣蛊惑人心的邪教组织。

但专家学者的声音被淹没在滔天指责和愤怒声浪中,中方研究人员甚至纷纷与实验撇清关系。论文第三作者荫士安称,没见过黄金大米,之所以在论文上签字是因为疏忽;第四作者王茵也表示不在场。荫土安由于在接受调查时前后说法不一甚至被中国疾控中心停职。

在公众心目中,舆论风暴中心的“黄金大米”如毒蛇猛兽,鲜有人知道,它是集中了世界各地科学家智慧的一项人道主义计划的产物,它的关键词是:穷人、公益、免费。华中农大分子生物学家严建兵教授将之称为“一个世纪以来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让百万穷人免于死亡

黄金大米的构想,源于德国出生的瑞士生物学家英格•伯特利库斯。早在1980年,供职于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从事粮食作物基因工程研究的伯特利库斯就设想过基因工程是否可用于水稻作物。

伯特利库斯对1992年世界粮农组织发布的《世界营养宣言》印象深刻,报告提到全球20%的人有营养不良问题,每年有100万人因为缺乏维生素A而死亡,其中半数以上是孩童;全球1/4的孩子有维生素A缺乏症,每年25万孩子因此致盲。被报告震撼的伯特利库斯认为,也许可以用转基因技术来拯救百万人免于死亡。

1992年,由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农业项目主管加里•托伊涅森博土在纽约组织召开的研讨会,对黄金大米这个想法的诞生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受邀参加会议的伯特利库斯,在飞机上遇到比他年轻19岁的德国分子生物学家彼得,拜尔。在3万英尺高空的思想交流碰撞中,伯特利库斯与拜尔提出了设想:将合成B一胡萝卜素所需要的六种酶,从别的物种导人到水稻中,以解决贫困国家普遍的营养不良问题。

营养不良的根本原因是贫穷。摆在贫困家庭餐桌上的只有单调的主粮,富含各;维生素及其合成材料的胡萝卜、西红柿等蔬菜和肉、黄油及牛奶等食物难得出现。彻底改善这些家庭的食谱,是个宏大得难以想象的社会工程。

而大幅改善原有食物中的营养成分,技术上也绝无可能,因为改变其营养成分的手段只有杂交育种技术,而杂交要求找到一种含有维生素A或者p 胡萝卜素的水稻,以此作为育种母本,但地球上尚未发现有此特性的水稻。转基因技术诞生之前,想提高稻米中维生素来源的难度,甚至比让每个贫困儿童顿顿吃上牛奶和肉类更难实现。

1980年代,以农杆菌为媒介的早期转基因技术和由康奈尔大学生物学家研发出的基因枪先后出现,分子生物学界取得—个又一个重大技术突破,意味着对水稻进行基因改良的“施工设备”问世,直接向稻米中“添加”维生素A来源,在技术上成为可能。

在洛克菲勒基金会组织的研讨会上,伯特利库斯结识了多位国际水稻研究的家学者,他们也不约而同在考虑自身专业与解决贫困人口营养不良问题。伯特利库斯通过转基因技术增加水稻的维生素A缺乏问题的提议,很快变成了计划书。希望洛克菲勒基金会提供后续研究的经费支持。负责审查的大多数委员无不为大胆精妙的构想折服,但都对能否实现这个构想抱有疑虑。
 

 

未完,详见《凤凰周刊》2012年第29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552.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