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十年 大陆疾控体系再检讨

image

2013年4月15日,北京首例人感染H7N9确诊病例从ICU转入普通病房。图为小女孩在接受采访。

截至4月24日,中国大陆已确诊H7N9禽流感病例108人,其中22人死亡,5人治愈出院。疫情波及京沪等至少7个省市。尽管与10年前SARS造成的损失不可同日而语,但H7N9疫情带来的恐慌却同样惊人。

自南向北,各大城市街头陆续晃动各式各样的口罩。超市和药店的货架上,抢购潮又起。“神药”板蓝根再次行情日涨。

巧合的是,H7N9流感疫情爆发正值SARS疫情十周年。恰恰是十年前的SARS疫情,彻底改变了大陆的疾控体系。一方面,令大陆面对新的疫情更加进退有度,应对及时;一方面却又留下诸多体制漏洞尚未解决,时至今日仍是公共卫生问题的重大隐忧。

SARS疫情之后的十年间,大陆又遭遇多次人流感和禽流感考验,以及2012年新变异的冠状病毒流行等等。这十年之间发生的事件表明,面对传染病的风险,需要保持足够的警惕。传染病的防控需要长效机制,而非像现在这样依靠运动化的方式。

更值得注意的是,病毒变异所造成的新型疾病会不断地出现,因此对传染病引起社会危机的风险也需要足够的重视。

好在解剖SARS危机遗留下来的制度遗产,成为我们反思大陆疾病防控体系、寻找漏洞的最好方式。

为此,《凤凰周刊》独家专访十年前全国防治非典指挥部科技攻关领导小组成员以及核心专家。通过专家的细致分析和回忆,还原中国政府当年的高层决策过程,同时梳理非典一役的经验得失,以此为鉴,避免重入历史循环。

2003年4月30日,地坛医院。一名重症病人终因抢救无效不治身亡,医生久久地站在他的遗体前。 一场传染病能导致社会危机,非典之前谁也没想到过,公众对大规模疫情的记忆,早已久远而模糊。

非典让疾控体系走向成熟

非典席卷之后,一批医务人员为救人倒下了,但真正的网络直报系统建立起来

现在只要有人感染任何传染病,只要在医院里面看病,医生就会即时登记入电脑。登记完提交的那一刻,全省乃至全国的内部系统都会即时显现。“之后干活也不用再求医生了。他们的观念开始转变,知道我们已经是对抗疾病的共同方。”

新一代入职的基层疾控人员也不用像何剑峰当时那样自己闷头苦苦琢磨。自2004年起,全省已铺开了免费的现场流行病学培训班。每个地市的基层疾控人员都能报名参与,进行为期一年的学习与实践。

“以前我一年一天到晚有4-5个月时间在外面跑。现在缩短为1-2个月了。”说起自己的学员,何剑峰颇为得意,因为他们已逐渐成为基层防控机构的顶梁柱。如2010年10月东莞出现的一起基孔肯雅热疫情,就有其整个团队的学员参与调查、处理。

为了将所知道的防控知识尽可能地传授出去,何剑峰将读小学五年级的女儿当成听众

2008年,刚荣升为省疾控中心流研所(现称传染病防控所)所长的他接受媒体采访时,他特地安排主管宣传的办公室主任易学锋站在电视台摄影机的后面。因为这样,只要易学锋觉得他说得不对,就可即时打断他。“很多东西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讲,能不能讲。”

然而,香港卫生署的曾浩辉博士让他改变了观念。“当时我去香港交流,他5点刚接到一个登革热的病例报告,5:30就要接受媒体采访。我当时还觉得:要不要啊,是不是过了。但我有一点非常明白,香港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在2012年海珠出现一男童入港被查出感染禽流感后,还在市场做现场调查的他就已被各地传媒包围采访。“那天接受媒体采访完后,我三天都出不了声。”

为了将所知道的防控知识尽可能地传授出去,何剑峰将读小学五年级的女儿当成听众。“我就一点点讲给我女儿听。如果她听得懂了,我就放心了。”如今,他的女儿已经上高二。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李光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997.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