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智库如何研究中国?

image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美国著名智库之一,是华盛顿学术界的主流思想库之一,其规模之大、历史之久远、研究之深入,被称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库”并不为过。

从美国诸多智库发布的研究报告来看,其对中国国内社会问题的研究呈现细致化、与新闻热点同步化的趋势。它们不再只把中国看作一个孤立的亚洲新兴经济体,而将其设立为一个新的中心地缘坐标,并着力研究中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

“无论我们谈起全球气候变化还是全球经济,作为世界上的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都在塑造着我们的世界。对于下一届美国总统需要面对中国的挑战,不同于以往的或许有三件事:如何与中国处理伊朗、朝鲜问题;如何与中国合作调整全球金融问题;如何与中国一起面对气候变化。”

2012年初,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亚洲中心主任易名(Elizabeth C.Economy) 通过网站视频向即将上任的美国总统献计献策。20年来,研究中国如何运作、理解中 国如何做决定是她与同事所做的工作。

在诸多研究中国的美国智库看来,如何强调研究中国的意义似乎都不为过。 2009年10月,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谢丽·史密斯也声称“中国已经不单单是亚洲的领导者,也是世界的领导者。因此,理解中国如何运作、中国如何做决定至 关重要”。

上述研究者诸多对华研究的操作地点并不在美国政府机构内部,而是在离白宫不到3公里的马萨诸塞大道附近。这片方圆几 公里的区域,云集了包括布鲁金斯学会、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美国进步中心、新美国安全中心等上百家各 式各样的智库。

其中一些智库对中国的研究也不再局 限于“隔海相望”,除了派遣研究员频繁来 华外,它们也陆续将对华研究中心落地中国 内地。在研究议题层面,这些智库的研究也 不仅仅掰下“政治”这一瓣香蕉皮,而是深入中国经济、能源、外交、社会变革等多个 领域,多角度全方位地观察和研究中国成长 的肌理和脉络。

如同华盛顿地图上白宫、国会、智库的 “位置三角”一样,美国智库的中国研究、 中美两国决策者以及决策机构三者之间正演绎着另一种超越地理环境的三角关系, 其在影响中美两国关系走向乃至世界格局 变化上的作用也不可小觑。

当北京遇上华盛顿

2月7日,当大多数中国人沉浸在农历新 年的喜悦中时;地球另一端的美国首都华盛顿,上午10点,国会山众议院的雷本办公楼 2118会议室里正在进行一场关于中国新一 届领导班底的严肃讨论。

“习近平是否会是中国大陆的蒋经国?我想在未来几年会有答案。”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研究主任李成表 示。对于他来说,用10分钟来阐述“中国新 一届领导集体及其对美国的影响”这个主 题有些仓促,不过他还是严格遵守做国会 证词的流程,在有限的时间内,向在场的 150名来自美国各个政府部门听众以及国 内外数十家媒体,表明了中国未来政治变化的复杂性。

与他一同做国会证词的,还有前美 国中央情报局中国高级分析员克里斯托 弗·杰弗逊,此时他的身份则为美国另一智库一一国际战略研究中心费和中国研究中心主任。

被邀请做国会证词是美国智库研究人 员为美国政府提供决策方案的重要渠道, 也是展现其影响力的重要手段之一。近十年来,随着中国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如何面对中国崛起、如何处理中美关系 也成为美国政府绕不开的议题。中国问题学者为国会议员提供政策咨询以及做国会 证词的机会也频频增加。近几年来,李成每个月都会到国会议员办公室做咨询,出入国会山也成为家常便饭。

像他这样的智库研究人员不在少数。 在奥巴马当政阶段,围绕中国议题最常为国 会做证词以及向总统做政策咨询的智库研 究人员,不乏来自布鲁金斯学会、战略与国 际问题研究中心、对外关系委员会、兰德公 司等老牌智库,也有来自美国进步中心、新 美国安全中心这样的新型智库。

自上世纪90年代末,美国智库在亚洲的注意力逐渐从日本转向中国,以中美关系为中心的政治研究谱系,乃至所延伸的中国领导层、中国军事安全、台海问题,已经在美国智库的讨论桌和报告上出现了超 过20年。

目前,据维基百科统计,在美国近200 家智库中,与中国相关研究的有30余家;而 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公布的《2012年全 球智库报告》名单上,排名前30名的美国智 库中有20家有中国研究专题项目。“China” 日渐成为美国各大智库网站首页的热门关键词。

美国智库如何开展中国研究

直接设立中国研究项目或机构

  这方面最具有代表性的智库就是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Scholars)等。

在地区研究中设立中国研究项目

  目前,以地区研究作为研究导向的美国智库,往往将中国问题置于东亚地区或亚太地区研究之中,或在相关地区研究项目范围内设立中国研究项目。在进行研究区域的具体划分时,有些智库将中国大陆与台湾、香港等地分开进行区域研究,有些智库则进行整体研究。这方面具有代表性的智库有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和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等。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2030.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