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极端势力内控报告

image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右一)在追悼会上安慰烈士亲属

4月23日新疆巴楚发生15人被袭杀的严重暴力恐怖案。时值中央新疆工作会议三周年的节点,该事件再次提醒人们新疆形势的复杂,以及治疆之难。
三年前,享有“贤哥”美誉的张春贤临危受命,成为新疆第一主政官。面对“七五”后百业凋敝、人心浮动的危局,在强势维稳之外,他着力发展经济普惠民生,力促民族和解,在最大程度压缩极端势力存在空间的同时,团结新疆各族民众向前走。
但长期积弊和缺乏有效应对,使得今日新疆治理依然如履薄冰。巴楚事件的发生是否会改变中共既有的治疆方略?南疆是否有“阿富汗化”或者“伊拉克化”的可能?本期系列文章将细致梳理新疆三年来在反恐、维稳、经济、民生等方面的各种变化。

4月23日,新疆巴楚严重暴力恐怖案事发当日,暴徒持长刀斧头追砍民警,最先遇害的3名维吾尔族女性社区工作人员均遭割喉,袭杀手段嚣张残忍。案件在5天内告破,25名暴恐团伙成员全部归案,警方查获了大量制爆原料、管制刀具,还有3面“圣战”旗帜和非法宗教宣传品。

中国境内外的“东突”组织有50余个。在查获的“东突伊斯兰党”、“东突反对党” 等组织的纲领中明确提出,要“走武装斗争道路”、“在人口集中的地区制造各种恐怖活动”。它们在中国境内的散布势力成为新疆地方政府维护和平秩序的主要敌人。

巴楚暴力恐怖袭击事件成为观察新疆反恐局面的窗口:一方面恐怖势力短期内不会完全消除,一方面新疆近年来的反恐和维稳布局已经起到了明显的作用。更重要的是,与“7-5”事件截然不同的是,包括此次事件在内的近年来数次恐怖袭击发生时,当地民众均无参与,反而积极救助伤员。

巴楚:被提前阻止的“干大事”

巴楚县色力布亚镇距离喀什约260公里,是南疆规模最大的巴扎所在地。该镇人口约4.1万,其中城镇居民1.9万人,属多民族聚居区(以维吾尔族人口为主)。事发时,当地人躲在家中不敢出门,但在武警、特警进驻并控制事态后,镇上秩序逐步恢复。

根据警方披露的案情,因为预谋今年夏天在喀什市人口密集的公共场所“干大事”,该暴力恐怖团伙自明初便开始筹备,其间制造了爆炸装置、头套、遥控器、长刀等作案工具,还先后进行过5次试爆活动。

2013年4月23日,英巴扎社区工作人员 在对辖区居民例行入户走访时,发现了存放 在一所民宅中的制爆物品,并在前来支援的民警协助下控制了正在制作火药的团伙成员。但此前一名暴徒已借口取钥匙向其他5 名团伙成员报信,他们携带事先藏匿在出租屋内的长刀、斧头等凶器赶往案发地,看到事情败露便冲进院内,伙同院内暴徒对在场社区干部及民警进行砍杀。

在搏斗中,镇派出所所长开枪击毙暴 徒1名、击伤1名。3名例行走访的维吾尔族女 性社区工作人员最先被残杀。其余9人被逼至屋内,暴徒向屋内泼洒汽油并纵火,致全 部遇难。暴徒还设伏袭击了后续前来增援 的民警及乡镇干部。4名暴徒在冲击镇政府和派出所时被击毙。

警方调查显示,该团伙成员分散居住 在巴楚县色力布亚镇,平时经常在一起收听观看宣传宗教极端思想和暴恐内容的音视频。2012年12月以来,他们经常集中进行体能训练,并模仿暴恐视频练习杀人技巧。早在2007年7月,其骨干成员木沙艾山就曾涉嫌暴恐活动被公安机关审查。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外宣办主任侯汉敏说,巴楚“4•23”恐怖暴力事件特征非常明与“7.5”事件截然不同的是,包括巴楚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在内的近年来数次恐怖袭击发生时,当地民众均无参与,反而积极救助伤员。显,行凶的是一个以家族血缘为纽带的恐怖暴力团伙,受害者包括维吾尔族群众在内的多个民族,并且施暴者与受害者平日里是生活在同一社区的乡亲,受害者没有想到会遭遇乡亲如此杀手。

这起严重暴力恐怖案于5天后告破,25 名暴恐团伙成员全部归案。其中,6名暴徒被击毙,当场抓获8人,另外11名疑犯落网。据当地政法部门官员介绍,在巴楚“4•23” 暴力事件处置过程中,基层各种维稳力量自始至终都在发挥作用,致使暴恐团伙“干大事”的预谋提前败露,避免了更大范围的人员伤亡。

“7•5”事件发生后,中央政府曾给新疆特批了5000名公安特警名额,均为公务员编制。自当年11月27日完成首批1500名招录名额后,新疆又于2010年、2012年先后两次大批量招录公安特警。在2011年7月喀什、和田发生的三起恐袭案中,正是这支非常规安保队伍迅速出击,在几分钟内控制了事态,并击毙了数名仍在行凶的暴徒。

巴楚暴力恐怖案之前,最近一次重大恐怖组织案件侦破发生在2012年4月。中国公安机关拘捕了6名曾多次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的“东伊运”骨干成员,并依法冻结了其资产资金。这6人被控参与策划和实施了针对中国境内外目标的多宗恐怖活动,其中包括201 1年月在喀什的一系列杀人、爆炸、纵火事件,该事件造成多名无辜群众和公安民警死伤。

比较这些恐怖组织多有相似之处:组织成员分工负责,目标明确。有的领导组织实施恐怖活动,有的散布恐怖活动宣传视频进行蛊惑煽动,有的与中国境内极端分子和恐怖活动人员联系,传授制作爆炸物的技术,教唆其从互联网上下载相关制作爆炸物的配方,并发展组织成员,还有的协助筹集恐怖活动资金。

一个新现象是新兴媒介正在成为恐怖活动的工具。在巴楚“4.23”暴力恐怖案中,暴恐团伙就经常聚集在一起观看宣传宗教极端思想和暴恐内容的视频。2012年8月,新疆依法审理了5起利用互联网与移动存储介质组织参加恐怖组织和煽动分裂国家的犯罪案件。在这5起案件中,犯罪分子用手机多媒体卡观看、复制宣扬“圣战”,在互联网上寻找“迁徙”路线。

张春贤“维稳32条”

复杂的形势之下,如何维护稳定是新疆主政者面临的最大难题之一。三年前的4月24日,临危受命的张春贤调任新疆时同样面临这一难题。

面对“7-5”事件后新疆危局,张春贤通过一系列举措,旨在使新疆社会矛盾紧张对立的困境尽快缓和。这—工作显然极具挑战性,张就任之初,不论是新疆本地舆论还是外部观察者,大都持谨慎的观察态度。三年过去了,如今新疆内外的普遍舆论认为,张春贤显然有足够的能力把控新疆的治理,各种细致部署保证了新疆社会局面的平稳。...

新闻链接:伊斯兰宗教极端势力的影响

伊斯兰极端势力主要煽动民族分立活动对我国进行渗透分裂。伊斯兰极端势力对信伊斯兰教的各族人民的民族关系、经济、社会等方面有了极大的影响。

1、宗教极端主义的泛滥影响团结和睦的民族关系。

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极端势力利用穆斯林群众认同、回归心理,制造民族纠纷,大搞排外活动,煽动民族独立;有的还插手民族冲突地等等。江泽民同志曾指出,“利用民族问题打开缺口,是国内外敌对势力进行和平演变的重要手段”③。西方宗教极端势力往往利用民族问题,挑动民族情绪,制造事端。以人口迁移、资源开发、宗教信仰等为借口,挑动民族纷争;打着关心少数民族利益的旗号,进行欺骗宣传,歪曲历史与事实,进行挑拨离间,甚至进行暴力恐怖活动,破坏民族团结。

2、宗教极端主义势力宣扬宗教极端思危害社会正常秩序的活动不利于新疆的经济发展。

大力发展经济,不断提高国民生活水平,使人民得到了实惠,特别是改革开发以来,新疆的经济发展很快,各族群众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但一些宗教极端分子越有钱越干坏事,组党结社、成立伊斯兰组织和社团,发展成员,公开与政府作对。利用我国东西部经济发展的相对差距来挑起民族矛盾,阻碍新疆社会经济的发展。

3、“三股势力”从事煽动破坏活动,危害社会政治稳定。

宗教极端势力的本质是打着宗教旗号,采取各种极端手段,进行反对社会主义,共产党领导,企图推翻现政权的反对政治势力。鼓吹“信仰安拉独一,不能相信共产党”,鼓动群众反对所谓“异教徒”,挑起民族矛盾,危害社会稳定。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2078.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