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首访政经路线图

image

5月19日至27日,李克强访问印度、巴基斯坦、瑞士、德国四国,在亚欧大陆画了一道长长的外交弧线,完成了他第一次以中国国务院总理身份的出访。8天时间内,李克强带领着一个肩负化解危机的工作团队,在传统的“总理线路”上走出了新意。

首访路线选择了两个南亚毗邻国家、两个欧洲国家,背后隐藏着中国最为关心的两个议题:边境和睦与国际经贸合作。这虽然是中国外交大棋局中的一部分,却带有中共十八大以后新上台领导人的新思考和新动作。

这个时段也是观察中国领导人个人形象和风格的最佳窗口。在外国媒体的闪光灯下和国际舞台的话筒前,一个管理十多亿人口日常事务的政府首脑,其一颦一笑都可能隐含着这个国家的政经新动向。李克强在首访中充分展露的“李氏风格”,给渴望了解中国的外国人以新鲜感和亲近感,成为一种特殊媒介。

德国是李克强此访最后一站,也是行程中唯一一个欧盟国家。李克强周末到访德国,受到德国总理默克尔高规格接待。今年3月李克强就任中国总理后,默克尔是第一个与其通话的外国领导人。通话中,李克强用“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寄望新时期中德关系。此次访德前,李克强还在德国《时代》周报发表署名文章,开门见山阐述此访目的是“全方位推进中德合作”。

“总理线路”的政治考量

两个月前,履新仅一周的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首访,工作时段同样是8天,访问国家数量同样是四个,第一站是俄罗斯,其后是坦桑尼亚、南非和刚果共和国三个非洲国家。俄罗斯的前身苏联和非洲国家是中国的“第一代盟友”,这些国家的前领导人也被中国官方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在国家元首的首次出访中,维护老朋友关系常常是工作重点。

作为政府首脑的李克强则有着属于自己的外交任务。改革开放以后,国务院总理的首访地大都选择了邻邦,李鹏首访日本,温家宝首访泰国,朱镕基相比较为例外地选择了英国和法国。总理首访第一站需要传达的是“睦邻友好”,这符合中国外交“以邻为伴”的长期战略。

总理首访选择哪一个邻邦跟当前需要有关。前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将首访第一站选在泰国。时值2003年,中国SARS疫情肆虐,这个对华友好的东南亚邻国举行中国—东盟领导人关于非典型肺炎特别会议,正好与总理的首访行程重合。

李克强首访第一站选择南亚国家印度。就在两周前,两国士兵在边境克什米尔拉达克地区“帐篷对峙”,冲突虽然没有进一步升级,但将国家关系拉进一个危险的境地。印度学者Binod Singh认为,李克强及时到访,化解了中印关系有可能恶化的危机。

在韩国《朝鲜日报》看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访选择俄罗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首访选择印度,显示中国的外交方略,希望与地理位置邻近的印、俄结成三强联合体,以对抗美国的“回归亚洲”政策。

此外,在南亚政治版图上,印度和巴基斯坦长期敌对。外交观察者分析,把巴基斯坦作为第二站,是政治平衡的需要,这显示中国外交的智慧,同时跟“朋友”和“朋友的敌人”打交道,处理好关系。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客座教授钱斯为英国《金融时报》撰文称,李克强首次出访选择德国和瑞士,显示了中国在欧洲选择盟友时秉持的标准:经济上稳定,拥有足够的能量和影响力,地理上处于欧洲心脏位置。德国、瑞士都在改革开放之初就进入中国投资,和中国形成了稳定的政治经济关系。

事实上,正如李克强指出的,瑞士电梯公司迅达集团(Schindler)与中国企业成立了1979年之后的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1985年德国在中国成立的两家著名的汽车合资企业(德国大众分别与“长春一汽”、“上汽集团”成立)都已成为市场领导者。

与德国、瑞士相比,其他欧洲国家似乎并不具备和中国形成长期伙伴关系的条件。英、法两国和中国的外交关系都曾出现过曲折反复,受到达赖喇嘛等问题的不时干扰;意大利似乎面临着严峻的内部治理问题,而且像西班牙一样,很难维持国内经济的稳定。

观察人士认为,李克强对德国的这次访问,奠定了中国与欧盟关系的新纪元。中国对欧外交要“抓大放小”,德国就是这里的“大”。欧债危机已经凸显出德国“欧洲老大”的地位,无论是拯救一些濒临破产的欧盟国家还是欧元的命运,都取决于德国。

火线阻击欧洲“双反”

拉拢德国以阻击一触即发的中欧贸易战,是李克强此行最主要的使命之一。

几乎就在李克强抵达欧洲的同时,欧盟成员国正在为欧盟委员会对华光伏征税建议案进行投票(去年9月,欧盟委员会启动针对中国光伏产品的反倾销、反补贴关税调查)。中国光伏产品在欧洲的市场份额约为80%,如果在6月初的初裁结果中宣布对中国企业征收47%的惩罚性关税,它们将面临灭顶之灾。

与此同时,中国商务部与欧盟委员会围绕电信设备的贸易纠纷也在不断升温,欧盟指责中国为华为和中兴通讯等电信设备公司提供非法补贴。对于欧盟的“双反”,李克强表示坚决反对。他将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比做“实现经济复苏的良药”,希望欧盟维护贸易自由化原则,警告贸易保护主义在全球一体化的潮流中是死路一条。

在阻击“双反”方面,李克强成功争取到了默克尔的支持。“德国主张通过对话协商解决欧中关于光伏等产业的分歧,认为欧盟对有关产品征收永久性关税无济于事,应采取措施予以避免。”默克尔表示,德国愿意做任何事来阻止贸易争端升级到欧盟委员会向中国太阳能板厂商征收进口关税的程度。

李克强访德前夕,欧盟曾征求德国在针对中国光伏产品和无线通信产品“双反”问题上的态度,德国当时的回答是:“等中国领导人访问德国之后再做答复。”访德期间,李克强与默克尔在一起的时间有7个小时。在两人深入交谈后,德国明确表示反对欧盟“双反”。德国媒体对此惊叹:“李克强7小时搞定了德国。”

6月4日,欧盟委员会就对进口的中国光伏面板征收惩罚性关税投票。在投票前一天,李克强同欧盟委员会主席若泽.曼努埃尔.巴罗佐通电话,警告“此案涉及中国重大经济利益,如果处理不好,不仅会严重损害中方利益,也必然会伤及欧方利益,影响中欧合作大局”。投票结果显示,在德国带领下,欧盟18个国家都持反对意见,只有4个国家支持欧委会。欧盟决定暂缓原计划的严厉制裁,此举向中国方面提供了暂时的喘息空间,避免了更大规模的贸易战。

在瑞士,李克强团队的收获同样丰厚。李克强访问瑞士有一个特殊原因,就是要给2010年开始协商的中瑞自由贸易协定划上完美的句号。这将是中国与外国达成的十多个自由贸易协定中最重要的一个,因为瑞士经济总量位于全球前二十之列,而且拥有发达的制造业和服务业。

5月24日,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和瑞士经济部部长阿曼签署了关于《结束中国瑞士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谅解备忘录》。这是中国和欧洲大陆国家谈成的第一个自贸区协定,将为中国企业在欧洲心脏位置赢得一个平台,借以开拓欧洲市场,寻求新技术。瑞士外交部特别顾问卢齐乌斯·瓦塞沙表示,中瑞自贸协定为中国提供了一个将瑞士作为发展与其他欧洲国家经贸关系“实验室”的机会;中国商务部部长助理俞建华则称,在这一协定中,中方获利明显。

根据协定,瑞士承诺对中国出口99.7%的贸易量实行零关税,且没有任何过渡期,在协议生效之日起实行。中方承诺对瑞士84%的产品进口量实施零关税,其中67%在协议生效之日起实施零关税;中方还同意对包括钟表在内的12.3%的进口量10年取消60%的关税,并对保留的457项工业品也做了例外处理,占中国自瑞士进口的3.5%。

协议生效后,中国的纺织品、服装、鞋帽将会更多地进入瑞士,而瑞士发达的钟表工业也将大举进入中国市场。俞建华表示,尽管农业对于耕地稀少的瑞士较为敏感,但通过谈判,中方使瑞士方面对中方960多种的农产品实施了零关税;此外,瑞士还对自中国进口的403种农产品进行部分降税;对于一些加工农产品,瑞士方面不仅同意取消工业成分的关税,还对农业成分的关税降低40%。

瑞士是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的“领头羊”,奶制品、精密仪器、金融产业等在全球都有较大影响。中瑞达成自贸协定,在中瑞经贸合作中堪称历史性事件,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说,这是中国加快实施自贸区战略的一个重大成果,具有标杆意义。
相信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212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