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谷开来海外关系网起底

image

由几个外国人组成的小圈子为谷开来打点生意,提供建议。为了避免薄的家族成员在商业活动中暴露,他们作为谷开来的代表,为其在海外注册空壳企业,管理资产。英国《每日邮报》在描述这些代理人时,形象地使用了一个中文词汇——“white glove(白手套)”

“她担心有人给我们造谣,把她的那些律师分所一早都给关掉了,那是20年前的事儿了。现在几乎就是在家里给我做一些家务,我对她作出的这种牺牲很感动的!”

这是去年十一届全国人大会议期间,薄熙来面对着中外媒体称赞夫人谷开来的一番话。时隔一年有余,再次出现在媒体面前时,昔日的政治明星已坐上了被告席,而他一年前所说的这番话亦被舆论重新审视。

事实上,谷开来在过去20多年中,从未远离过商务活动,这些活动地跨中、美、英、法多国。在谷开来的周围,有着一个由外国人组成的小圈子,他们为谷开来打点生意,提供建议。为了避免薄的家族成员在商业活动中暴露,他们作为谷开来的代表,为其在海外注册空壳企业,管理资产。如同在古代日本,侍奉大名和将军的家臣团。

他们中包括法国著名建筑师德维莱尔(Patrick Henri Devillers)、美国商人拉瑞‘程(Larry Cheng),以及付出生命代价的(Neil Horwood)尼尔·海伍德。英国《每日邮报》在描述这些代理人时,形象地使用了_一个中文词汇 “white glove”(白手套)或是“bai shou tao”。

来自中国的“肯尼迪夫人”

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的谷开来,1995年成立了自己的开来律师事务所。1997年,在一起中美企业诉讼中,谷开来亲赴美国,推翻了阿拉巴马州联邦法院对中方企业的不利判决,这件事被当时的大陆媒体描述成一场里程碑式的胜利,谷开来从此声名鹊起。当时,薄熙来正担任大连市市长。

1998年,谷开来撰写的《胜诉在美国》一书出版,在书中,谷开来详述了在美国打官司的经过。2001年,薄熙来升任辽宁省省长,同年,开来律师事务所更名为昂道律师事务所。直到目前,在北京市司法局的网站上,昂道律师事务所的词条下,仍可查询到“开来”律师。

2002年,《胜诉在美国》被搬上荧幕,这部20集的连续剧,描述了_一位果敢、聪慧的女律师,与散发着个人魅力的“渤海”市市长,为维护国家利益而共同奋斗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女律师爱上了市长。

这一时期的谷开来,在她的外国朋友眼中光彩照人。曾与谷开来一道在阿拉巴马诉讼案中工作的美国律师爱德华·伯恩在接受BBC记者采访时称,对于谷开来杀人一事感到难以置信。“她非常犀利,而且幸运的是,她的英文也非常好。”伯恩回忆起16年前的谷开来:“她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她魅力四射,非常吸引人。人们将她视作中国的肯尼迪夫人。”

当案子结束之后,谷开来邀请参与此案的美国人以及家属来到中国,并与时任市长的丈夫薄熙来在大连款待他们。在一场晚宴上,薄熙来热情地与在场的人一一握手。受邀者辛凯因(Robert Schenkein)回忆道,他就像是一位美国政治家。

当时,谷开来发给律师朋友的名片上印的名字是Horus L.Kai。Horus是埃及神话中法老的守护神。在谷开来之后的许多海外商务活动中,她—直使用着这个名字。

谷开来:我要把你们丢进监狱

在伦敦的朋友圈子中,谷开来被视作品味高雅的夫人。许多和她接触过的当地人都为她的美貌和气质所倾倒,据《纽约时报》2012年7月报道,谷开来戴着一条耀眼的蓝宝石项链,她会在公寓中为朋友们用84摄氏度的开水泡上一壶茶——据说这样可以避免烫伤茶叶——并且为客人们弹奏琵琶。

但在生意上,她的强势却烫伤了朋友。一位曾在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与谷开来有过商业合作的伙伴——英国人霍尔(Giles Hall)——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达了对谷开来的不同看法:“她是一个极其冷峻、强硬的女人。”

1998年,谷开来带着儿子薄瓜瓜远赴英国南部的小城伯恩茅斯。从她的公寓里,可以看见一只悬停在半空中的热气球,这是当地著名的“伯恩茅斯之眼”。气球可以搭载着游客上升到150米左右的高空,俯瞰整个小城的美景。而霍尔正是热气球观光项目公司的总经理。

谷开来向霍尔提议,希望能把两只类似的气球出口到大连,并向霍尔介绍了海伍德和德维莱尔。“德维莱尔是谈判人,’。霍尔回忆,“很显然,她希望这件事能够秘密地进行,为此我们还签署了一份奇怪的保密协议。”德维莱尔曾对霍尔表示,最好在商言商,不要过问项目钱款从何而来。

当用于固定气球的一个绞盘,无法如谷开来所愿——不经过北京,而直接通过海运送至大连——这场交易陡然变得苦涩起来。 “显然,这牵涉到腐败。大连在她的丈夫掌控之下,只要一切直达大连,她就可以免去所有顾虑”,霍尔说。因此,当得知绞盘被送到北京时,谷开来显得异常愤怒:“如果你们胆敢踏人中国,我就把你们丢进监狱。”

“她确实能说到做到,在大连,他们掌握一切。在那里,每个人都害怕她。”霍尔评价道。

英国人海伍德

作为谷开来最重要的外国伙伴,海伍德于2011年11月,被谷开来毒死于重庆南山丽景度假酒店。他的死因被掩盖,在王立军出逃美国领事馆之后,案件的真相才浮出水面,并直接导致了薄熙来的垮台。

无论从哪个方面而言,海伍德身上都透着一股典型的海外英国人的特质一一哈罗公学毕业,开着一辆二手灰色捷豹,喜欢007和《孙子兵法》,曾在英国下议院任职。借用另一位洋伙伴德维莱尔的话:“海伍德有英国贵族传统的高贵气质。”

曾有传言他是军情六处的特工,但英国情报部门对此予以否认。海伍德在上世纪90年代初,自学了汉语,来到大连居住,任教于一所当地的国际学校。后经人介绍成为薄瓜瓜的英文教师。

值得一提的是,薄熙来和谷开来的英文水平都很不错。前墨西哥驻华大使瓜哈尔多(Jorge Guajardo)可以证明这一点,日前,他在自己的推特上提到:“除了外交部之外,薄熙来是唯一一位与我用英文交流的中国高层官员。有趣的是他在庭审中也是这样(使用了英文)。”瓜哈尔多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他曾两次和薄熙来会晤,进入会议室前:“工作人员会告诉我们把相机和手机放在车上,不能携带进办公室,这是在我会见中国政府官员中唯一见到过禁止带手机进入办公室的。”

以家庭教师为起点,海伍德开始逐步介入薄家的经济和生活。与此同时,海伍德建立了自己的咨询公司,他的客户包括劳斯莱斯、阿斯顿·马丁以及锰铜公司。

海伍德在薄瓜瓜进入哈罗公学和牛津大学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众所周知,哈罗公学的录取政策异常严苛。海伍德生前称自己为薄瓜瓜的留学提供帮助,此外还参与了谷开来尼斯别墅的管理,并曾与谷开来关系暖昧。

2013年明底,英国《每日镜报》采访据称是海伍德保镖的莱特(Michael Wright)。莱特称,当他第一次见到谷开来时,海伍德向保镖们介绍谷开来是“荷鲁斯(Horus)女士,是一位中国外交官的夫人。

据莱特回忆,谷开来在伯恩茅斯居住期间,与海伍德关系亲密,且二人逐渐对此并不避讳。“我见过他清晨从她的卧室中出来,衣冠不整,”莱特说,“尼尔还会带她去附近一家名为瓦伦蒂诺的意大利餐厅,或者另一家名为海洋宫的中餐馆,然后两人一起度过一个浪漫之夜。”根据英国工商部门2001年3月至2002年1月间的记录,谷开来在英国期间的住宿地址是伯恩茅斯的楔石
(Keystone)公寓。

《泰晤士报》也引述这栋公寓谷开来邻居的描述说,谷开来和儿子薄瓜瓜就住在这栋大楼的顶楼。海伍德是造访的常客之一,并曾经见到海伍德与薄瓜瓜在早上一起离开。海伍德住的是右边第一个房间,而且经常从窗户探出头来抽烟。

2007年前后,谷开来由于受到腐败调查,变得敏感多疑,以至于偏执地认为圈子内有人背叛了她。加之在尼斯别墅的持有及酬金问题上两人发生冲突,海伍德与谷开来的关系逐渐恶化。海伍德曾对朋友透露,谷开来甚至要求海伍德与其配偶离婚,并发誓忠于薄家。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由于与谷开来的争执,海伍德对自己的安全状况倍感焦虑,曾表示“生命受到威胁”,并计划携妻儿离开中国。

海伍德被杀之后,他的家庭在经济上陷入了窘境。海伍德在北京郊区拥有豪宅,每月必须缴纳贷款,其子女所就读的英国达利奇学院中国分校,每年仅学费就高达22000英镑。

法国建筑师德维莱尔

作为谷开来另一位重要的外国朋友,德维莱尔在谷开来受审期间回到中国,指证谷开来的犯罪事实。

法国建筑师德维莱尔1987年来到中国,在上海同济大学学习中文和建筑,在那里,他结识了他的妻子,关杰,一位出色的古筝演奏家。1992年,德维莱尔和妻子移居到大连,并在大连一家设计院谋到了职业。

关杰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共早期革命领导人关向应的侄孙女。在中共革命时期,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与关向应同为重要领导人。因此,《英国每日电讯报》认为,上一辈的纽带使得德维莱尔得以接近薄家。另一种说法则认为,由于客户欠款,德维莱尔向薄家求助,以此为契机,双方开始熟识,薄瓜瓜称呼其为“德叔”。

90年代,薄熙来在大连大兴土木。在喜爱艺术的德维莱尔眼中,大连因此成为一个富有生机的城市,“薄熙来使全市充满了活力”。在与薄家接近之后,德维莱尔得到了参与一些建筑项目的机会,其中包括世界和平公园的设计:但是结果并未让德维莱尔满意,因为大连城市规划署只拨给了他十分之一的经费,这使得他此前的宏大设计无法如愿实现。

德维莱尔于2000年返回法国,妻子关杰则留在大连照顾自己的父母与幼子,两人在三年之后离婚。

2006年德维莱尔和父亲米歇尔共同出资,在卢森堡注册成立D2地产投资公司。米歇尔对儿子经商并不抱以太大期望:“在生意上,他一无是处。他是个艺术家”。值得一提的是,D2地产投资公司的登记地址是北京昂道律师事务所,即原来的开来律师事务所。

英国《金融时报》曾报道,谷开来在德维莱尔的协助下,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了名为Adad Ltd的壳公司,并通过该壳公司在伦敦富人区购买了两套公寓。目前两套房产的价值合计超过200万英镑,但这部分地产,并未在近日对薄熙来的审判中进入检方的起诉书。

针对外界质疑,德维莱尔对媒体表示,自己与薄家是友谊关系,从未领过薄家的经济报酬,离开中国时身无分文,“就像我到中国的时候一样,都是一无所有。”

德维莱尔已于多年前移居至柬埔寨,住在首都金边市中心一座漂亮的房子中。在那里,他和自己的老式丰田皮卡,以及中国造的电单车,过着质朴简单的生活。在当地法国人圈子中,这位艺术家显得神秘而优雅,人们议论他“彬彬有礼,精通亚洲文化”,却又“十分低调”。

直到谷开来杀人案浮现之后,由于德维莱尔与谷开来在商务上的合作,应中国政府的要求,柬埔寨警方逮捕了德维莱尔,此后德维莱尔自愿前往中国作证。谈及对这一事件时,德维莱尔引用老子的《道德经》作为评语:“当魔鬼没有了可以伤害的对象,它自然会自己消失。”(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

完整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2392.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