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云高宗教诈骗集团揭秘

image

美国旧金山华藏寺,被供奉的“神佛”义云高

2013年9月10日,长春市警方协同长春市宗教局人员,突击检查位于长春市内某酒店的一次非法宗教活动。推开酒店会议中心紧闭的大门,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百余名虔诚的教徒,以及来自美国旧金山的“活佛”——隆慧仁波切。在隆慧的侍者手中的托盘里,盛放着信徒供奉的上百封红包。

最终,警方以“禁止在非宗教场所开展宗教活动”为由,叫停了此次“传法”活动,并将现场的百余名信徒驱散。信徒们大部分悻悻而去,偶有一两个人,还在不甘心地与警方争辩“学佛有什么错?”。

长春,只是隆慧此番中国之行的第一站,她将在这里进行为期4天的“传法”活动。在长春之后,她还将前往青岛、成都、深圳三地,发展信众,传播“佛法”。

隆慧是美国旧金山华藏寺的住持。这座位于旧金山的寺庙,由教堂改建而成,因此在外观上仍保留着西式教堂的结构。但在内部,已全部改为中国传统寺院的装潢。在寺内最显眼的位置,供奉着的并非是释迦牟尼佛,也非佛教神仙体系内的任何神佛,而是一位至今仍活在人世的宗教领袖 “第三世多杰羌佛”。

而这位“多杰羌佛”的真身,则是在中国被通缉长达十余年、外逃美国的诈骗犯—义云高。

逃亡“活佛”卷土重来

在北京郊区的一处闻法点内,几位信徒跪倒在地上,聆听来自美国的“法音”。

“你很幸运。”在正式开始闻法之前,一位身着红袍的“闻法上师”对一名弟子说,“刚入门,就能接触到‘佛陀正法’。”随后,“闻法上师”不忘交代众弟子,“一定要记住,播放‘法音’的时候,要跪坐在地上,头部不能高于‘法音’。”

在交代完毕之后,“闻法上师”拉开一扇帘子,供奉着义云高及其帐下“活佛”陈某某的佛堂出现在眼前。随即,众信徒齐刷刷地跪倒在地。之后,“闻法上师”将录有义云高“法音”的光碟举过头顶,然后再放入播放设备中。浓郁的四川口音从音箱中传了出来,说话者正是远在美国的义云高。

目前,这个身披袈裟的诈骗集团,秘密的“传法”活动已经横跨两岸三地,几乎遍布整个华人圈。在香港,几乎每个月都会举行该集团的法会;在台湾同样举行法会并拥有大批信众。

而在大陆地区,该诈骗集团更是以燎原之势迅速扩张,其中东北、福建、广东、四川等数地皆为重灾区。

通过传销式发展,这个曾经火遍四川的“密宗大师”,终于急遽“做大”,卷土重来。此番,他的头衔已经升格为“第三世多杰羌佛”。

如今,义云高集团在海外注册、设立多个组织,诸如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国际佛教僧尼总会、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中华佛教云慈正法会、义云高大师国际文化基金会等,通过这些组织及其网站,义云高集团在海外遥控国内。

根据《星岛日报》2011年8月11日的报道,义云高集团在香港组织连续两天的“佛教大会”,参与人数超过八千人。虽然声称是“佛教大会”,但其宣传的却并非佛教经典,而仅仅是“弘扬及学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思想和佛法”,并声称“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整个娑婆世界唯一获得合法认证的佛陀,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思想和佛法是所有众生修行成就的最高指南。”

根据该集团自己的宣传,有来自中国大陆、港、台、东南亚、北美、欧洲等地代表参加。出席大会的逾8000人均为“闻法上师以上级别”。根据该集团运行规则,每个“闻法上师”至少控制着一个闻法点。据此推算,如果其宣传数据可靠,义云高集团至少控制有八千个闻法点,遍布中国大陆主要城市,以及全球其他华人聚居区。其座下众多“活佛”“法王”,弟子总数呆守估计;或已超10万之众。

除了在现实中发展组织,义云高集团在互联网上也投入血本,注册多个网站论坛,宣传义云高的“神通”。该集团甚至将弟子组建为网络水军,实行规范化管理,并要求弟子填写特定的《博客统计表》。

本刊记者从该集团水军组织中获得的《博客统计表》显示,统计表分“姓名”、“微博名称”、“护法微博数量”、“博客名称”、“护法博文数量”、“博客网址“、“所在网站”等栏目,将水军贴作为“功德”加以统计。

于是,尽管大陆互联网上仍能看到不少质疑、揭露义云高骗局的信息,但大多揭露信息已被“净化”。而互联网上的“重点阵地”则被全力确保不准出现任何杂音。

以“百度知道”为例,在几乎每个有关“多杰羌”的问答条目下,都能见到其弟子为维护义云高而进行的虚假描述或广告一样的肉麻吹捧,甚至不乏对反对质疑者的恶语辱骂。

而百度贴吧的‘义云高”吧置顶的《本吧须知》更是直接挑明“一切诋毁、诽谤和丑化“义云高”大师及各高僧大德的帖子及回复,一律删除,严重者最终封禁ID/IP”。其回帖则有反复山呼“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根据义云高集团的宣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觉位最高的佛陀,所传的佛法可以两个小时之内就让弟子得到开悟成就的,最快捷修成得自由出入佛土世界。”

而前文提到的那位隆慧仁波切,正是义云高“认证”的诸多“法王”“尊者”之一。

骗钱的“法王”

义云高是四川省大邑县人。大邑县静惠山公园内,其鼎盛时期修建的“义云高大师馆”至今仍在,不过已经被大邑县林业和园林管理局用做临时办公点。

占地5亩的大师馆内,分为圆融馆、无碍馆、熟生馆、书吟馆、殊风馆,慧通馆、誉品馆、回廊部等8个展馆。分别展出义云高的各类“成就”、作品。其中誉品馆颇有朝鲜妙香山国际友谊展览馆的风采,展品全部是义云高获赠的各种礼物。

这座“大师馆”,记录下了昔日义云高在故乡的无限风光。

伴随着上世纪90年代气功大师热的兴起,“义云高大师馆”于1992年12月31日在静惠山公园内奠基,1994年?月竣工。在此之后,随着义云高的“大师”神话不断升温,包括香港著名张姓“歌神”在内的各界名流纷纷到访。1995年,义云高曾回过“大师馆”,为了一睹“大师”真容,人们将“大师馆”挤得水泄不通,义云高在崇拜者的簇拥中,延续着自己的神话。

2001年4月,义云高诈骗案东窗事发,深圳警方介入调查之后,义云高远遁海外。据大陆媒体报道,当时深圳及大邑县警方收缴、没收的义云高资产总计高达2.7亿元。2001年8月,随着义云高“大师”神话的收场,“大师馆”的大门也被贴上了封条。

细看义云高的发迹史,会发现台湾人在此其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据大陆媒体《华西都市报》的报道,1980年至1983年,义云高本只是成都宝光寺内的临时画工,负责临摹寺中收藏的名贵字画,后因行为不检被撵出宝光寺。90年代初,台湾人吴文投和陈某某与义云高结识,在吴文投的造势包装之下,义云高成了所谓的“东方艺术大师”,义云高诈骗集团初步形成。此后,义云高在这两位台湾朋友的帮助之下,不断升级,从“特级国际大师”到“藏传密宗大师”,再到“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与此同时,吴文投和陈某某也被义云高认证为“法王”“活佛”。

神话既已编织完成,下一步便是将这巨大的名望转化为金钱利益。

据大陆媒体当年报道,香港商人刘百行就是义云高的众多受骗者之一。在观看了义云高展示“神通”的录像,又参观了“义云高大师馆”之后,刘百行拜义云高为师。拜师之后,义云高告诉刘百行,…大师’的话,弟子不可违背,否则会遭报应下地狱”。

1995年5月,被洗脑的刘百行不敢违背“大师”的意志,按照义云高的指示,将价值6394万港币的股票作为“供养”,汇入义云高指定的一家香港公司。

1997年,义云高声称要在深圳建造“义云高大师道场”,需要出巨资购买地皮,于是刘百行借款2100万元给义云高。

同年,台湾商人刘娟被同样的伎俩诱骗,拜了义云高为师。义云高谎称刘娟的丈夫将遭受大难,而义云高则可为其消灾,保其平安。以此为由,义云高要求刘娟捐出其公司收益的五分之一作为供养。受其蒙蔽的刘娟遂将1300万元人民币汇入义云高指定的吴文投的账户,并将580万元人民币汇入义云高指定的刘志红的账户。

2000年3月,利用向刘百行“借款”所购得的那块地皮,义云高谎称建“大吉祥”楼盘,诱骗刘娟购买该楼盘第三层,侵占其购楼款2100万元。

2001年,义云高的诈骗行径败露,遭到通缉,远遁美利坚。记者向广东警方确认得知,其通缉令至今有效,未曾撤销。

“佛陀”是怎样骗成的?

1999年法轮功在中国遭到取缔之后,义云高诈骗集团及时跟进,“深入揭批”法轮功。据泰国媒体报道,2000年5月19日,义云高诈骗集团旗下的“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在台湾举办了-名为“世界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的集会。会上通过决议,将李洪志、张宏堡、精海、宋七力等四人认定为邪教人士。在当时全面取缔法轮功氛围中,国内多家媒体纷纷报道或转载这一新闻。然而,在同一次集会上,还通过了另一决议,那就是宣布授予义云高“正宗佛教大师”的称号。

2001年之后,虽然逃亡海外,但义云高并未放弃“国内市场”。他在大陆的宣传机构开足马力,在地下延续之前的造神运动。

宣传照上的义云高一头披肩的女式假发,脸上有化过妆的痕迹。已经脱离义云高诈骗集团的前成员声称,义云高之所以长年佩戴假发,是因为其脱发严重,且头部生疮,难以根治。讽刺的是,记者调查了解到,在上世纪80年代,义云高还曾“研制”出一款名为“雄力育发液”的止脱生发药物,并在市场上销售。

“他的外形就不符合藏传佛教。他戴假发和穿着的方式都不对,不是一个正规的出家人或师父穿的衣服。”藏区塔尔寺的唐让嘉瓦活佛告诉记者,第一眼见到义云高的照片,他便感觉有问题。

荒诞的是,就是这位“一看就知道他不对”的唐让嘉瓦活佛,却被义云高印在了自己的宣传材料上,成为众多“认证”义云高为“佛陀”的藏区活佛之一。对此,唐让嘉瓦活佛非常不满。“我知道他自称得到了我的认证,但我本人从来不认识他,也没有任何关系,并且从未给他写过认证或祝贺信。他的书上有关于我的文字和照片,都是虚假的。本人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隋。”

除了伪造唐让嘉瓦活佛的认证之外,义云高为了进一步抬高自己的身价,还在自己的宣传材料或报纸广告中,罗列了数十位藏区活佛的认证,其真实性令人怀疑。

其中,在藏区享有崇高声望的萨迦天津法王,在一次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明确对此予以否认:“我从来都没有认证过所谓的‘第三世金刚持佛’(即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转世。”

而这份认证书的伪造者楚称曲培堪布(藏传佛教中的高级僧侣)也公开对自己的行为表示忏悔:“这是一张假的认证书,根本不是萨迦法王赐给他(指义云高)的。这个认证书是鄙人伪造的。”

2008年,义云高的造神运动达到顶峰,他开始自称“第三世多杰羌佛”。根据义云高诈骗集团在国外注册的组织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的解释,无论密宗、显宗,所有佛教教派的原始主都是“多杰羌佛”,无论任何佛法都是自“多杰羌佛”始,“多杰羌佛”是佛教唯一“始祖”。“多杰羌”曾化身为燃灯古佛,传法于释迦牟尼,由此才有了后来释迦牟尼创建的佛教。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243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