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徐才厚往事

image

6月30日,中共建党93周年前一天,徐才厚被宣布开除党籍。此后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连发三篇评论员文章:《铲除腐败决不手软》《法纪面前没有例外》《军队形象不容玷污》,表明“从严治党、从严治军”的鲜明态度。

这名从大连瓦房店下属偏僻小岛长兴岛走出的解放军高级将领,在军校及工作初期都鲜有突出之处,谨小慎微,普通平庸。由于长期不被看好,徐才厚曾险些脱下军装转业回家。但因彼时军队对知识化、年轻化干部选拔的标准实际上异化为高学历化、名校化,使得并非优秀人才却占得年龄和学历优势的徐才厚时来运转。继而一路升迁,平步青云,直至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

据已被披露的腐败事实,徐才厚显然不是适合重用的人选。从当初的沉默寡言、谨小慎微到最后操纵干部任用,与家人一起上阵放手贪腐,徐才厚被军队重用并无报效之心,而是头也不回地一步步走向深渊。身居高位却如此贪婪,这名曾经的军内名校学员,给军队甚至国家造成的危害和损失,难以估量。(全文请见《凤凰周刊》2014年第20期(总第513期)封面故事《徐才厚往事》)image中学时代的徐才厚因学习成绩和表现不俗,考上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下称“哈军工”)当时位于东北一隅的这座知名军事院校红遍一时。

因为是保密的国防院校,哈军工不填志愿,而像清华、北大、北航等是公开填志愿表的。哈军工招生人员就从那些填表的学生中秘密甄选,基本上抽档考生需要达到清华的录取分数线以上,哈军工才会考虑录取。收档后,还要秘密地对考生进行政审和检查身体,所有项目都过了后,才告知被录取。

“挑上你了就得去,你不去还不合适,因为国家看上你了,是一件很光荣的任务。”徐才厚在哈军工的同学滕叙兖所读的高中是大连二十中,大连当时去检查身体的有40多人,但最后考上的只有14个。

同成立之初“红二代”子弟聚集哈军工不一样。1962年,徐才厚高中毕业的前一年,周恩来明确指示,哈军工的学生必须全国统一高考,在滕叙兖和徐才厚进哈军工那年,平民子弟占了新生的十之八九,这些人都是通过实力踏进这所红色院校大门的。

鲜有突出,无法入党

在去哈军工报到的火车上,滕叙兖和徐才厚第一次见面了,同行的还有12个大连的新生。滕叙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徐看上去很腼腆,话不多,上哈军工的时候连共青团都没入,我那时是个团员了。”既是老乡,出身都相似,在火车上认识后,滕后来又和徐才厚分到电子工程系,但在不同的学员队,滕叙兖是637队,徐才厚是638队。而大连同去的其他同学有的分在空军系、有的在海军系,不同系的好几个月也见不上一面。

大学五年中,滕叙兖和徐常见面,在同一个教学楼,下课后体育锻炼也在一起,跑步、打球常常碰面。两人混的很熟,交情很不错。“现在看,徐才厚当时就是默默无闻的人,不是太张扬,他性格上也比较柔和,很内敛,很少看他跟谁瞪眼睛;他从来都老远跟人家打招呼,老远就笑呵呵走过来。”

徐才厚给人印象就是特别的低调老实。哈军工的很多徐才厚的同学回忆称,徐才厚在大学期间似乎没有突出的才华,唯一的特长就是有些音乐禀赋。五线谱看一遍,马上能清唱出来,徐才厚因此是学员8队的乐队指挥,例行开会、学员队拉歌比赛时,徐才厚永远站在拉歌指挥的位置上。

徐的拉歌指挥手势很特别,动作一板一眼,夸张式的僵硬,却颇有节奏感。徐在上面指挥,有的学员在下面发笑。私下里,滕问这位老乡怎么学到这种指挥方式的,徐回答说是自己琢磨的。除此之外,徐才厚在哈军工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成绩属中上,也没有门门是五分。滕叙兖好像记得他当过一届副班长,还任过班里文娱委员,负责唱歌、排练小节目之类。

“四清”运动(又叫社会主义教育运动,1964年,毛泽东说中国农村的基层干部起码三分之二变质了。“四清”就是清政治、清财务、清仓库、清组织)开始后,徐才厚他们这届(63届)的学员就分别下到哈尔滨的农村搞运动,学校趁机选择在运动中表现好、群众基础不错的学员,发展“火线入党”。

“四清”结束后,滕叙兖在期间入党,有一次在学校碰到,徐才厚还向他取经,“你怎么入的党呢?我入不上挺难过的”。滕问他怎么回事?徐回答说,人家看不上我。徐挺难过的,讲了半天。

大学读了三年后,文革就来了,当时哈军工分了两大派,一个叫“造反团”,一个叫“八八团”,“造反团”里面都是干部子弟,势力大,手眼通天,滕和徐都跟着“造反团”走,以后内部又分裂成两派,一个叫山上派,一个叫山下派。徐才厚他们后来又在山上派跟着混。

造反最炽热期,升级为武斗,坦克都出动了。“徐才厚从不参与,有一次两派打起来了,他远远地看了一眼就走了。武斗时,很多学员都躲回家里去了,徐才厚可能也回去了。我听他们班同学讲,他们到徐家去看过他。他就在家里看书。”徐才厚的另一位同学告诉《凤凰周刊》记者。

重上戎装,却险些转业

徐才厚从哈军工毕业后,在等待分配期,上头的一纸政策改变了过去的做法。北京要求对哈军工67、68届的毕业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这两届学生就暂时不分配具体单位,统统下放到部队农场和其他一些地方农场“接受再教育”,此时的哈军工亦因领导讲的一句话,“哈军工从部队里退出去,以后就不再是军校,变成地方大学了。”

哈军工的新名字叫哈尔滨工程大学,徐才厚这一届的学生就没有军籍了,领章、帽徽都摘下了。脱下军装的徐才厚和滕叙兖被分配到39军鹤立农场,不是同一连队,但相隔只一里多路。徐才厚的班长当时是个少将的儿子,前几年退休后的他两次到北京看徐才厚,徐还挺友好地说,“你是我班长啊!”徐才厚的这位班长对徐的印象挺好。

在接受“再教育”阶段,徐才厚的哈军工同学也普遍反映,徐表现很好:吃苦在前,开荒、种田、救火什么活都干,每年春天农场的山里都会着大火,火势吓人。徐才厚有两次救火,满脸被熏得乌黑。前述徐才厚的班长救火烧伤立功了。滕叙兖关心老乡徐才厚的安全,他向班长打听,才厚怎么样?班长说,才厚挺好的,“我烧伤了还是他把我拉起来的。”

但事后,没听说过徐才厚立功受奖。在鹤立农场有三四百哈军工的毕业生,同学间现在想起来,没听说过徐才厚那时有什么突出的事。徐才厚过去似乎一直普通平凡,不温不火,从来不是拔尖的。

在鹤立农场锻炼3年后,机遇的大门向徐才厚打开,军方重新考虑从哈军工挑选知识分子充实干部队伍。对这所昔日的军事名校,邓小平、杨尚昆等领导人都记得。沈阳军区来人到鹤立农场,从三四百的哈工大毕业生中挑走了20来人,徐才厚就是其中一个。

能重新穿上军装,哈军工的同学们都很羡慕。而徐才厚为何能如愿?同学们的一致意见是,徐平素表现好,又是工人家庭出身,沈阳军区自然会看重根红苗正的子弟。离开鹤立农场去部队当兵前夕,徐才厚来跟滕叙兖告别。滕说,我可能以后被分到研究所去。徐说,研究所好啊,研究所越老越香嘛,干一辈子最后成个专家。滕由衷地说,我羡慕你呀,我愿意当兵去。

徐入伍后,先经过短暂的当兵锻炼,而后分在吉林省汪清县守备三师炮团,任连副指导员。在基层部队干了两三年后,徐才厚这才入的党。在部队工作的徐才厚最初跟哈军工的同学联系不多。同学圈里曾有谁提到徐才厚,有人告诉说,徐才厚已经结婚,其妻姓赵,生了一个女儿。徐才厚在吉林省军区干部处工作,他还是像以前那样编编节目、写写材料。

1982年前后,在中科院长春光机所工作的滕叙兖听说徐才厚要转业回家了,想分到大连却不好安排。徐才厚此时已是吉林省军区的副团职军官,自觉职务到顶,升迁无望。就在徐才厚准备卷铺盖转业回家的当口,上级来了一纸命令说不要走了,到北京去学习。

徐才厚此次军队仕途重获新生,据信,并不是因为上头有人,而是此时军队倡导干部队伍知识化、年轻化。徐才厚在基层显然算不上是优秀人才,与读书时一样,仍是普通、平凡甚至显得平庸,以至几乎转业回家。奈何其哈军工的军队名校学历再次让他占了便宜,时来运转。

在北京解放军政治学院(现在的国防大学)培训两年后,徐才厚正式开始了平步青云,从吉林省军区、沈阳军区到16集团军、总政治部、济南军区,一路职务变迁,令人眼花缭乱,直至中央军委副主席高位。这一段的快速升迁,是否有其他原因?或是有贵人相助?尽管有各种传闻,不同版本,尚无可靠可信之信息披露。

徐氏宗族希望后人出官的愿望,终于在徐高贤这一代得以实现。然而,在同学眼中,勤勉好学、老实真诚的徐才厚,如今已走到“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受贿犯罪”境地。在一路升迁的路上,是什么改变了他?或将随着案件审理,信息逐步公布,才会慢慢披露出来。

. . .完整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2792.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