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党周永康

image

2014年第23期 总第516期

封面故事 朋党周永康

从石油领域到执掌四川,再到政法系统,周永康始终在编织复杂的官场圈子。圈内多为周永康的老部下,或是周永康特别重用之人。

周永康似乎可以对他们任意提拔和调配。他们要么随着周永康的足迹转战各地,要么在周永康离开该地区或系统若干年后,依然唯其马首是瞻,仕途进退也仍有其操纵的痕迹。其中结党营私、“小山头”、“小集团”的意味显而易见,对正常干部人事安排的干扰也显而易见。

而一贯玩弄朋党之术的背后,从已被披露的信息看,充斥着难以估量的利益输送和权钱交易,都为周永康及其家族、朋党的权力和财富服务。土地、资源、权力皆是其任意攫取和变现的囊中之物。

细致梳理和剖析周永康及其圈子庞杂的政、商足迹,所涉案情以及外围的商界甚至黑道势力,其中教训与隐忧触目惊心。如何从制度上完善和变革,防范和治理此类结党营私之风气和祸患,则是亟需解决,更加艰难的问题。

 

周永康的石油生涯

周永康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2013年10月,中国石油大学建校60周年,周永康再一次回到母校。他和同班同学小范围聚会。第二天,他在校领导的陪同下出席了一系列活动。他跟校友们谈笑风生,跟大学生们谈心,回忆自己在学校的时光=在诸多观察者看来,这更像是为击碎“遭调查”传闻的一次刻意安排。

53年前,周永康的石油生涯也从这里开始。从中国石油大学毕业之后的40多年间,他利用权力在石油系统建立起了深厚的人际根脉,并借此进行利益输送。

寒门骄子

1961年,19岁的周永康从家乡江苏省无锡市来到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20号院,中国石油大学就坐落于此。

中国石油大学后来迁址,目前这里除了有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之外,亦是石油系统的家属区。周永康被调查的消息,成为家属区广场上聚集的人群闲暇的谈资。

“在学校期间,他算不上出类拔萃。”周永康曾经的实习老师高强(化名)如此评价。在学校期间,他对周永康并无太多印象。直到周永康仕途顺畅,官职越来越高时,他才关注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学生。中国石油大学35年校庆,周永康被邀请到已经迁址到昌平的母校重聚,高强教授作为教师代表出席,这是他第一次在周毕业后与其重逢。“他还是挺看重师生情谊的。”高强如是评价。

周永康曾就读中国石油大学物探专业,彼时这个学校还被称为“北京石油学院”,是1952年中国仿照苏联教育体制对大学拆分建立的专门学科的八所高等院校之一。物探系的专业课主要包括地基、测量、物探方法等,这些训练给周永康日后工作奠定了专业基础。

中科院院士王铁冠比周永康早一年入学,“他在班里当班干部,不能说他不优秀,否则也不会一步步地成为政治局常委。”王铁冠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按照高强教授的说法,1964年,周永康入党,他的入党介绍人之一是同校毕业之后留校的班级辅导员。周永康一直对该老师充满感激。时隔多年后,他回校时获知该老师依然在实验室工作,曾经向学校领导举荐,称他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但这位老师以喜欢业务研究而拒绝了行政提拔。

高强教授向《凤凰周刊》记者回忆,成立十多年的新中国求贤若渴,为了改变当时大多官员善战但文化水平低下的现状,国家在多个高校设立了后备干部重点培养项目。周永康因为在学校的出色表现入选。

按照苏联高校五年教育体制,1961年入学的周永康应该在1966年毕业。但是毕业当年,整个中国陷入到文化大革命的狂热之中,北京的大学生们响应中央号召,批判彭真、罗瑞卿等反党错误,北京石油学院的“造反派”和“保皇派”正针锋相对。有媒体称,周永康当时是“保皇派”,对当时校党委书记刘长亮多有保护。

在学校闹了一年革命之后,1967年,周永康被分配到大庆油田六七三厂做地质员二当时中央号召“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一尽管周永康在后来回忆起这次分配说.他“也面临留京还是到外地的选择”,但是作为当时国家树立起的工业典型,能分配到大庆工作,在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一种政治上的肯定。

平步青云

1963年,大陆石油短缺,石油工业部部长余秋里试图把有限的人力、物力、财力集中起来,依靠石油系统的力量进行一次石油大会战,来改变大陆落后的石油工业。中共中央商讨后,石油系统的第一个大会战在东北松辽地区打响。

“会战”在随后的几十年中成为大陆石油生产中集中各方力量的方式。在1970年的辽河会战中,周永康从大庆油田调到辽河油田,任辽河油田石油会战指挥部地质团区域室技术员。

全国其他的钻井队也支援辽河油田,有当时的工人回忆,“当时各个钻井队把钻机拆卸装车,星夜启程赶奔辽河。下车后不问吃,不问住,刨冰层,找井位。”

辽河油田冬天极冷,作为拓荒者,周永康跟其他工人_样,经受了恶劣的天气与境。当时辽河油田被称作盘锦垦区,跟劳改监狱毗邻。这个盐碱地只适合种水稻,荒草甸和芦苇塘遍布四周。

他们吃高粱米,喝水坑里的水,住风一吹就透的铁皮房。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来自各油田参加会战的21个钻井队、10个作业队及采油、油建等相关生产单位参加了誓师大会,辽河石油大会战序幕由此拉开。

文革结束后,曾在周永康求学时任北京石油学院党委书记的刘长亮被重新任用,1970年及随后的十年里,刘长亮任辽河石油勘探指挥部政治委员。按照高强教授的说法,师生情让他们在感情上有诸多亲近,这成为周永康在辽河油田不断升迁的契机。

在辽河油田的13年里,周很快被提拔为党支部书记、大队长、辽河石油勘探局地球物理勘探处处长、政治部主任,直至任辽河油田勘探局副局长兼钻井指挥部党委书记。

在多位辽河油田老员工的回忆中,周永康口才出众,经常脱稿发言,且在重要的事情上颇有决断。这种风格—直延续到他此后任职中石油,也被同事形容“有一种霸气,听完大家意见后能形成自己的判断,不管你们说三道四,就是要按照他的决定做。”

一位熟识他的退休工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周永康“讲江湖义气”,为周永康做事,他一定会回报。

在他的经营下’1983年9月,辽河油田原油日产量达到有史以来最高的1.8万吨,成为全国第四大油田。周永康在辽河油田积累了雄厚的政治资本,这一期间,他与河北女工王淑华结婚生子一一两个儿子分别为周滨和周涵。若干年后,周永康和王淑华离婚,王淑华因一次奇异的车祸去世。从此之后,周涵跟周永康有所疏远,而周滨则利用周永康在石油系统建立的深厚人脉经商。

1983年,周永康获得了地方政府的工作经验一一身兼辽河石油勘探局局长、党委副书记,辽宁省盘锦市委副书记、市长等多个职位。地方政府和油田的双重经验,周永康的仕途更加光明,两年后,他调到国务院任石油部副部长,成为政坛新星。

大庆油田和辽河油田的艰苦经历让周永康记忆深刻。2012年,他在中国政法大学访问时回忆说:“我学的是石油勘探专业,毕业时也面临着留京还是去外地的选择。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成为那个时代的最强音。我选择了去大庆油田工作,从一线技术员干起。那时候条件很艰苦,冬天零下30多摄氏度,从住地到工地,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解放牌敞篷车,往往到工地时,人都冻僵了,要司机抱下车,活动十多分钟后脚才慢慢有感觉。”

他感慨道,在基层20多年的摸爬滚打,成为人生最宝贵的一笔财富,令他终生难忘。

1988年,国务院撤销石油工业部,成立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周永康担任副总经理八年后任总经理,成为正部级企业高官。1998年,周永康结束了32年的石油行业生涯。出任新成立的国土资源部首任部长。

据财新网报道,周永康在中石油时,担纲和决策了几件大事。其中包括1993年中石油搞国内油气区块国际招标合作,并探索海外油气勘探开发,1997年前后中标了苏丹、委内瑞拉、哈萨克斯坦等海外项目,从而让中国垄断性国企“走出去”。

1996年开始的苏丹尼罗项目,是中石油海外扩张的首次试水,并为中石油培养了大批拥有海外项目管理运营经验的后备人才。1994年4月13日,周永康主导从中石油长庆油田分割出1080平方公里的矿区给地方,并允许延安和榆林的各县参与开发。全球500强企业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由此产生。也是在周永康主政中石油总公司时期,开始讨论新一轮整体重组改制、推进股份公司上市问题。

尽管周永康在中石油取得诸多成绩,随后官拜政治局常委,日本《朝日新闻》社驻中国记者林望认为,跟薄熙来是一个明星官员,处处处于镁光灯下不同,周永康异常低调,因此在他看来,周永康一直是一个神秘人物,外界对他的了解远远不够。

周永康唯一一次被流传于网络的讲话是在新疆克拉玛依大火之后。1994年克拉玛依市教委和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在克拉玛依市友谊馆文艺演出,随后场馆起火,288名中小学生死亡,周永康亲赴克拉玛依维稳,他用略带乡音的普通话,语气铿锵地说,“稳定压倒一切。不要把事隋扩大”。

树大根深

2013年12月原石油部部长唐克离世。但是在葬礼上周永康并未出现,这加重了他被调查的猜测。唐克是原石油工业部部长。观察人士认为,唐克在仕途上对周永康有知遇之恩。

在外界看来,中国的石油工业,在曾任石油工业部部长与国家能源委员会主任的余秋里及石油化学工业部部长康世恩主持下自行形成一个系统。

香港《明报》认为,1964年期间大庆油田开采的案例,及在文革时期树立了两面旗帜“农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或可成为石油系统权力兴起的标志。

随后大陆的石油工业经历了快速发展,从石油生产的统配统支到一亿吨石油大包干,从会战模式到公司管理模式,石油企业从借债发展到融资上市,从政府管制到市场定价,从行业分割到石油石化重组,周永康在石油系统内建立了深厚的根脉,并且和他的同僚们牢牢掌控中国的石油系统的利益。

在周永康被调查之前,原国资委主任蒋洁敏,大庆油田总经理王永春,原昆仑能源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李华林,原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冉新权,原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总地质师王道富,原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干部米晓东,原中石油集团总会计师、党组成员温青山以及周永康之子周滨等先后被控制调查。

他们大多有胜利油田工作经验,同时也是周永康在石油系统时的旧部。据路透社报道,中石油集团另外还有六名高管被拘押,正接受调查,但这些案件尚未公开宣布。

蒋洁敏是此次反腐风暴中落马的最高级别中石油官员而备受关注。1993年,蒋洁敏任胜利石油管理局副局长,1994年,蒋洁敏来到了被其称为“第二故乡”的青海。在经过几个月的短暂过渡后,他身兼党政两职,担任青海石油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

蒋洁敏上任一个月后,青海油田就迎来了时任中国石油天然气副总经理周永康的视察。周永康勉励青海油田:“柴达木石油人要立下雄心壮志,加入到实现战略接替的行列中来。”

2007年上半年,蒋洁敏成为中石油的总经理以及董事长。2008年2月,王永春从总部调任地方,任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大庆石油管理局副局长)。同年同月,冉新权被提升为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而原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王道富,在3个月后升任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总地质师。

2011年4月,王永春兼任大庆油田原职位的同时,升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

至此,周永康的日部蒋洁敏、王永春、冉新权、王道富等人均进人中石油系统的高级领导层。

在同一时段和周永康产生交集的还有时任胜利油田党委调研室主任郭永祥。1990年后,郭永祥跟随周永康赴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工作,被提拔为处长,并随周到国土资源部以及四川省委任职。2014年4月,原四川省文联主席郭永祥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长期封闭的石油系统内,周永康建立起了巨大的根脉。此时,周氏人生开阖已定,反腐尚未棋到终盘,石油系统的积弊是否能够破局,或成为周案未来影响的重要观察窗口。

. .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2819.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