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排华”说明书

image

“没有什么比独立自由更可贵的。”越南胡志明墓瞻仰室外的红色花岗岩墙壁上,刻着这样的一句话。这是越南国父胡志明的名言,也是每个越南人耳熟能详的一句话。

然而,在中越关系中,“独立自由”却被部分越南人解读成了另一个词——排华。历史上的纠葛、边界的纠纷以及被操纵的民族主义,让作为昔日革命盟友的中国被许多越南人称作“海盗”和“侵略者”。许多越南学者愿意引用胡志明说过的一句话来描述两国关系:“越中两国关系,是关系到越南生死存亡的问题”。这句话既表明越南重视对华关系,又显示了其对北方邻国心存疑虑。正如越南外交学院外交战略研究所前所长邓庭贵所说,越南对中国是“既爱又恨,既希望又害怕”。

“中秋节灯笼,越南击败中国”,越南年轻人在线网站8月25日以此为题报道称,越南今年的中秋节灯笼市场出现一个重要现象:描绘爱国主义和越南领土领海主题的灯笼热销。在中国社科院地区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助理杨丹志看来,民族主义和民族大义成为越共维持合法性,加强党内团结和增强国家凝聚力的重要手段。

“敌人在用你的钱造子弹”

在东南亚的国家中,越南传统上受中国文化影响极深。在政治制度方面,越南的“革新开放”被认为是对中国改革开放的模仿之举。上世纪90年代初,越南提出“瞄准广东”的口号,把广东当作追赶目标,甚至研究广东的每一项改革措施,加以模仿。

1991年,中越关系实现正常化。此后20多年,双边关系取得了一系列成果:解决陆地边界问题、双边贸易额超过500亿美元、中国成为越南人出国留学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

双方政府也默契地以沉默来纪念发生在1979年的中越边境战争,试图淡化那段记忆。但两国政治关系的日渐友好,却掩盖不住越南社会对中国的警惕和敌意。美国研究中越关系的著名学者、弗吉尼亚大学教授布兰德利·沃马克的话更加直白:“与美国相比,越南对于中国的敌意更深。”

2009年4月,越南总理阮晋勇收到3000名知识分子的联名信,要求停止由中铅国际参与承包的西原招土矿项目建设。2010年,中越合资530万美元拍摄的大型史诗电视剧《李公蕴:到升龙城之路》在越南被禁播,理由是“中国因素太重”。这部电视剧讲述了越南太祖皇帝的成长历程,原定为河内建都1000周年的献礼作品,但越南影视审查方看后非常不满,认为“将越南太祖皇帝拍成了中国皇帝”。年轻人走在河内的宣传展板前。

由于南海争端,近几年来,越南民间举行了数十场反华游行。2011年5月,因“中国巡逻艇破坏越南探油船”,此后十周,河内举行了十次反华游行。当年的越南网络上,一篇名为《爱国日记》的匿名网帖获得惊人浏览量,作者用忧愤的笔调表达了一位越南“爱国愤青”在国家“内忧外患”下的心声,文章号召:“敌人正在用你买牙膏和收音机的钱来造子弹,所有有血性的越南人都应联合起来抵制中国货。”

此后的2012年6月、11月、12月,2013年6月,越南的主要城市也发生多起反华游行,起因均与南海局势相关。“

每次去越南,我们都会发现,当地机场安检对中国人检查得特别仔细,态度也不友好;而我们和越南学者交流时也能感受到,他们特别谨慎,许多问题不愿多说,警惕性很高。”多次到越南进行学术交流的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越南所研究员胡玲告诉《凤凰周刊》记者。

“中国侵略”:历史核心议题

有学者坦言,即便中越存在领土争议,也不至于让这个国家,尤其是新生代越南人对华人群体和中国产生如此的敌视和仇恨。其中缘由,与中越之间历史观的差异不无关系。

美国全球安全智库Stratfor地缘政治首席分析员卡普兰在一本关于南海争端专著中提到,越南认为与中国的抗争是越南历史的核心议题。

越南民间流传着一则“黎王还剑”的典故。公元15世纪,越南后黎朝开国君主黎利举兵起义,途经一个湖边时获巨龟赠剑。利用此剑,黎利顺利驱逐来犯的外国军队,创建后黎朝。某日,黎利重返湖边,巨龟骤然浮出湖面将剑索回。而黎利击退的是明朝的军队。

同样,在越南民间,领导越南从三国时期东吴独立的赵贞娘、起兵反唐朝统治的梅叔鸾、五代十国时期大败南汉的杨廷义等历史人物,均被视为保佑平安与风调雨顺的神明加以供奉。意味深长的是,1974年1月入侵中国海域的“李常杰号”“陈庆瑜号”“陈平重号”都是以越南历史上抗华英雄命名的。其中第一艘进犯的“李常杰号”,名字来源于1075年主动入侵北宋邕州的李朝将领李常杰。

在广西社科院东南亚研究所所长古小松看来,越南的历史往往被描绘成一部“抗击中国”的“爱国史”,这一点在越南正史中也有所体现。

越南历史学家明峥在《越南史略》(初稿)中写道:“公元前111年,中国统治阶级侵占南越,把南越变为汉朝的一部分并命名为‘交趾郡’……当祖国附属于唐朝(7世纪)的时候,统治者强加给我们祖国一个被统治地的名称,那就是安南。从939年起,我国就脱离了中国封建的统治……15世纪初明朝封建统治者侵占我国并企图把它变成中国的一省,但是我国人民跟随黎利起义并取得胜利和独立。”

有媒体曾询问一名越南大学生对中越历史纠葛的看法,他直言不讳地说:“我对这段历史的了解几乎全部来自教科书。中国在历史上长期侵略和统治越南,对越南人很残暴,而越南民族在反抗中越来越坚强,所以越南民族是不惧怕任何外来侵略的。”“

在这种民族主义受害者心理之下,反抗就有了一种天然的政治正确。”古小松说。今年发生在越南的一件事让他有些寒心:5月7日是越南奠边府战役胜利60周年纪念日。这场战役发生于1954年,是当时越法战争中的最后一场战役,最终以越方全面胜利告终。“作战期间中国向越南提供了大量物资援助。此次活动邀请了墨西哥、老挝、柬埔寨等国代表团参加,为该战役做出巨大贡献和牺牲的中国却未列其中。”

涉华报道“放宽尺度”

1998年,美国学者罗伯特·坦普勒在描述当代越南的《影与风》一书中写道:“越南官方历史绝大多数讲的是抵抗外敌,几乎都是抵抗中国”,“越南担心被中国控制,这种心理跨越任何意识形态分歧,造成了越南人某种敏感的焦虑和警惕。”

这种警惕一旦遭遇现实中的刺激,就会以民族主义运动的形式表现出来。而这种刺激往往来自舆论。

广西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易文对中越关系正常化之后的越南媒体进行了梳理。她发现,从年月,越南指责中国渔船切断其勘探船只电缆侵犯越主权后,越南媒体特别是该国南部媒体对华不满的报道开始增多。这些报道的内容涉及中国公司承包越南主要大项目,经济学者呼吁警惕中国对越南的经济控制,中国商品假冒伪劣现象严重,中国工程质量低下等。

此次对于“981钻井平台事件”的报道,这种民族主义情绪更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越南政府鼓励媒体参观该国在南海所占领的岛礁,采访岛上的渔民、守岛官兵及其家属等。在事件进展过程中,越南官方媒体几乎每天都有相关的报道,主要内容大致包括:国内相关机构主权声明、越方掌握的证据、国际社会支持和中国挑衅行为报道等。

越南电视台是越南政府下辖国营电台。从5月3日起,该台宣称中国在越南“黄沙群岛”“非法”进行海上石油钻井勘探,开始逐步煽动全国的情绪。5月4日,该台采访美国参议员约翰·席德尼·麦凯恩三世。这位美国议员在采访中声称:“中国舰船对越南海警舰船的包围和猛撞行为是猖獗且挑衅的行为。中方要对其图谋改变现状的单方行为承担一切责任。”该台评论道:“中国的行动是没有国际法律依据的无理要求。”

5月10日,越南律师协会召开新闻发布会,越南电视台进行了公开报道,并把律师协会对中国的抗议放到了晚间新闻的第二条。此后,越南历史科学家协会、佛教协会纷纷召开新闻发布会,煽动全民一起“保卫黄沙群岛”。“

越南电视台绝对是强化了爱国主义的宣传,”杜克大学政治经济学副教授埃德蒙·J·马莱斯基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它通过用一些刺眼的图片展示中国强硬行动,包括撞击越南船只,用水管向其他越南船只喷洒等。受到更严控制的报纸也采取了类似的立场。”

从5月2日981平台在南海作业起到5月13日排华事件发生前,在新闻声誉更高、更偏自由派的《青年报》上,抗议中国的文章已达百篇。后者还直接发起和组织了“齐心协力捍卫南海主权”的募捐活动。

今年以来,一些越南媒体甚至打破常规,发表大量关于中越战争的报道。例如,《青年报》刊发了一个关于在西沙群岛之战中,越南海军的“英勇战斗”的系列报道。BBC认为,“此举应当得到了越南高层的授意。”此前,越南总理阮晋勇还参加了一个历史研讨会,这一研讨会主张对1974年和1979年发生的中越战争举行纪念活动。

. . .完整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2876.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