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香港反水客运动组织

 

image

一群群人恐吓我,问我这些是不是水货?我说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然后他们就围着我,不给我离开。”73岁的本港老人家李伟权,回想起3月8日的情景时仍心有余悸。

退休多年的李伟权,每天会到家附近的屯门公园和朋友唱歌。3月8日,李伟权一如以往到公园唱歌。晚上7时左右,天开始入黑,推着一箱音响器材回家的李伟权在途中遇到约十名反水客的示威者。他们一看有人拖着一箱东西,就跑过来围着他,质问他是不是水客。

见形势不对劲,老人立即拿出一根胶管,大声喊:“你们有种就单对单和我打架,不要人多欺负人少。”示威者不理会,有人甚至伸手拉扯他的衣服。李伟权一个不留神,被推倒在地,用来自卫的胶管也丢了。老人一肚子火,站起来取出另一支胶棍,准备和对方厮打。两三名警察匆匆赶到,分开双方,并劝李伟权冷静不要冲动。老人气愤答道:“我被人打了你们才来,真是马后炮!”

从2月8日到3月8日,本港连续四周发生反水客游行。一个技术性的社会管理问题被政治化,成为部分极端团体的表演舞台。部分示威者遇见疑似内地游客或水货客便谩骂攻击、动手动脚,与不满其行为的居民、警方发生口角及冲突,甚至脚踢像李伟权这样的本地老人家,或者吓哭无辜幼童。从上水到元朗、从屯门到沙田,所到之处店铺纷纷落闸,避之不及,游行队伍混乱如同战场。

因“暴动”暂停营业
“政府若不限制‘自由行’和取消‘一签多行’,这种示威活动一定会持续下去。”策划数次游行的“热血公民”成员郑松泰,每次接受记者访问时都强调近年本港水客问题越来越严重,因此示威活动主要是针对水客。但是,从2月到3月的一系列反水货客行动,将目标扩大成对准一切内地游客,即使其中只有极小部分是真正的水货客。实际上,相当部分水货客是本港居民。
“热血公民”成立于2012年2月,是本港第一个本土派政治组织,以黄色为标志。该组织宣称无名义上的领袖,其成员事实上奉1979年出生的黄洋达为领导人,主要领导者还有陈秀慧、郑松泰和张珈衍。该组织从创立开始便积极参加“占中”在内的本地社会运动,曾多次于湾仔循道卫理堂外行人路举行所谓“全面制宪运动”,焚烧基本法,被反“占中”团体蔑称为“热狗”。
黄洋达做过编剧、小说作家、电视节目主持人,2012年3月因在立法会替补机制争议中协助冲击立法会,被判入狱3周。当年7月,他借助另一激进泛民团体“人民力量”参加九龙东地区立法会选举,败选后声称与“人民力量”划清界限。
另一个反水客急先锋组织“本土民主前线”,成立于2015年1月,以蓝色为标志。1993年出生的黄台仰是它的发言人,他曾在“占中”后期因多次违法行为而被逮捕,现正身负包括组织非法集会、非法集结及破坏社会安宁等四项控罪。黄台仰向本港媒体介绍,其正式成员约50人,参加者从未成年人到三四十者,有大学生,有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也有中产。

与“热血公民”相比,他们思想方向一致,区别在于做事的方法。“本土民主前线”提倡“以武抗暴”的理念,会倡导其成员参加运动时戴上头盔,装上护甲,“热血公民”则没有这样做。其官方网站上大篇幅介绍马尔科姆·X,这是与马丁·路德·金同时代的美国黑人民族主义者、民权运动人士,他支持黑人的暴力抗争。该文章称泛民主派非暴力的公民抗命行动过于追求非暴力,而抗争运动不应为自己设置底线,应使用一切“必需”的手段。

运动最先在2月8日爆发。在黄色的“热血公民”旗帜和蓝色的“本土民主前线”旗帜的簇拥下,约400名游行者面戴口罩,沿途高叫“取消“一签多行””、“打击水货走私”及“大陆人饮中国奶”等口号行进。途中见到一个内地游客便围上去大吼“返大陆”、“中国人用中国货”,向游客竖中指,辱骂十多分钟后方可罢休,继续往前行进。沿途商店为免受冲击,纷纷落闸。

游行队伍从西铁线屯门站出发,向来往屯门与深圳湾巴士总站的跨境巴士竖中指,后又行至药房林立的新墟仁政街,有人与示威者发生口角及冲突,被警方阻隔。此后示威者分为多批,一批前往VCity,一批欲进入其申报路线中未有的屯门市广场。警方打出“停止冲击,否则使用武力”的红色警示,随后释放胡椒喷雾驱散。

下午,示威者转至屯门时代广场,再次与阻止示威者进入商城的警方发生冲突。示威者不理会警方打出的红色警示而向警员投掷杂物,警方则以警棍和胡椒喷雾回击。一位警员被拉入游行队伍,遭人围殴致使头部受伤昏迷。经过一番对峙,示威者最终冲入商场,致使多家店铺落闸,顾客被困于店内。警方与示威者对峙直到午夜后,示威者逐渐散去。此役警方共逮捕13人,年龄介乎16至74岁,十人被检控涉嫌非法集结、阻碍公务和袭警等罪名。

一周后的2月15日,200名网民在脸书专页“光复本港,捍卫本土”鼓吹下,发起另一个名为“捍卫沙田”行动。经历过“光复屯门”一役后,警方此次布下500名警力严阵以待,并向示威者警告,如向店铺和顾客作出滋扰行为,将果断执法。当日早上7点30分,警方上门拘捕了“本土民主前线”的主要组织者和发言人黄台仰,后于当日夜晚释放,以减弱当日即将发起的“光复沙田”中该组织的活动能力。此次活动示威者只有两三百人,而维持秩序的警力即约有其两倍之多,还有至少50名商场保安和物业管理人员。

运动的“主战场”集中在沙田新城市广场这家老字号大型购物中心中,这里高档店铺云集,亦是沙田面向内地客的重要商业中心。示威者高举“驱除蛮夷”及“‘自由行’正衰人”横额,高呼“本港独立”、“取消‘一签多行’”及“回中国消费”等口号,指骂在商场中购物的内地游客为“卖国贼”“国耻”,要其“返大陆”,引发部分游客与示威者发生冲突。有女游客在服装店内受到惊吓,到店内服装里躲避哭泣。有示威者在店铺被迫拉闸后仍撞击闸门。

示威先从新城市广场第一期三楼开始,尽管与内地游客出现口角,但由于有大批警员监视,秩序大致维持良好。队伍一路行至广场第三期一田百货,在此示威者拍打一间已经关门的内衣店铺,携带行李箱的中国内地游客遭示威者辱骂、竖中指,被示威者包围,手拉车被按住不准放行。一位沙田站内奇华饼家的店员,在落闸后贴出手写的“因‘暴动’暂停营业”告示,事后又道歉用词不当。

下午4点40分,示威者与警员在通往第三期和第一期的通道上爆发冲突,场面变得混乱。警方逮捕至少一人,也有一名警员受伤。示威者改变策略,开始四处流窜,让警方疲于应付。有人在商场通道挥舞港英旗帜,高呼“香港独立”,亦有人从高处散落“勇武抗争,香港建国”的贴纸。

到下午5点30分,由于一名示威者在Marimekko店外被警方带走,约70名示威者开始冲击该店铺。部分货架被推倒,店员躲在角落避免成为攻击对象。警方拉起封锁线保护店员,与示威者发生推撞。在出示红色警示无效后,警方开始施放胡椒喷剂、使用警棍。当日的活动于晚上8点前结束,警方逮捕6人,以2名示威者和一名警员受伤收场。

本港城市大学公共政策学系高级特任讲师张楚勇,认为这次反水客运动与之前的社会运动截然不同。他注意到运动来来去去只有几百人参加,貌似还没争取到大片支持者。“说明他们的号召还是很有限,与学联、传统的反对派还有很大的差距。但近年来,他们似乎感到自己有了一定力量,同时为了保持自己的势头,因而发起了今年的反水客运动。”张楚勇分析,“这些组织打出要‘勇武抗争’的旗号,但其实自己也无法说清楚‘勇武’是什么。最多只是在游行时发生一些推撞,和警察、和反对他们的示威者发生打斗而已。”

用尽所有办法,不许示威人士走进元朗

“捍卫沙田”行动结束后,2月18日,“勇武前线”、“本土民主前线”、“热血公民”等团体开始在网上召集人,于3月1日发起“光复元朗”行动。由于前两次活动所带来的混乱,本地居民出现反对反水货运动的声音。行动开始之前,元朗区乡绅声言要掷粪还击示威者,此后该乡绅申明言论只是自己私下闲谈,并无恐吓之意。但由于反对反水客团体的出现,元朗行动也成为历次行动中最为激烈、混乱的一次。

2月28日,即“光复元朗”行动前一日,由元朗区6个乡事委员会及商会等组成的元朗各界团体领袖联席会议发表声明,反对“光复元朗”行动。立法会议员兼任元朗区议会主席梁志祥呼吁参加者保持冷静,并称,元朗居民不会对示威者做不文明的行为。“他们不文明,不等于我们不文明”。

本港工商总会元朗分会主席黄达光则指出,有大量元朗商户反映担心“光复”行动将使其生意受损,将会派遣百名法律顾问团,沿途摄像取证,以便日后进行民事索偿。十八乡乡事委员会主席梁福元则警告反水客团体勿要暴力滋扰,“元朗多人一起上来,一人一脚都踩扁你。元朗也有好多人,热血过你们,他们一定会还击”。他还称,自己是做和事佬,希望双方冷静,但当地民情彪悍,到时可能不会那么冷静。

行动开始前,约30名自称本地居民的反对者和“爱护香港力量”召集人李家家到场,高呼“热狗(对“热血公民”之蔑称),走狗,无面见人,破坏社会”,李家家更称“会用尽所有方法,不许示威人士走进元朗。”有示威者在火车站外打出凤凰龙狮旗(改版自港英旗帜中龙狮标志,为所谓“城邦自治派”的标识),但其所到之处引起路人不满,多次遭到包围指骂。

本港媒体报道,元朗十八乡乡公所当日成为了反击示威者的“指挥中心”。十多名村民与主席梁福元合影后散去,梁福元称原定的反对示威的活动已经取消,与村民只是“聊聊天,喝喝茶”。但在示威过程中,多次发生本地村民与示威者发生冲突,居民似乎并未响应此前“要冷静”的号召。

行动于下午3点30分起步,当日警力增加到700人,示威者有数百人,大量的围观市民和记者更使得元朗本就狭窄的道路变得水泄不通。

下午4时,示威队伍行进到元朗寿富街一间奶粉批发城。该店被认为专门服务于内地游客和水货客,成为重要目标,被示威者贴上“水货名店”的贴纸以示嘲讽。一些不满示威者的本地市民与示威者发生口头和肢体冲突,警方要将双方分开,动用警棍驱散。建制派组织“爱港之声”主席高达斌现身,称有十多名成员已到达,将监督示威者是否违法。

到下午4点30分左右,在同乐街及安宁路交界处,示威者与反对者发生冲突,警方因而多次使用胡椒喷雾。期间一人因非礼女性示威者被捕,一人被误认为便衣警察而被示威者包围追打。示威者与反对者相互投掷水瓶,警方再度释放胡椒喷雾,致使警员和数名记者误伤。示威开始后一个多小时,“本土民主前线”便在网上宣布因警察无力控制场面,他们将提前解散“光复元朗”游行队伍。而“热血公民”也于当日傍晚返回朗屏西铁站后散去。

余下的示威者此后转至元朗大马路,欲占领这条元朗市区最中心的街道以瘫痪交通。警方则打出红色警示,再次释放喷雾。晚6点,示威者冲出警方封锁,一度令轻轨停运。部分示威者发动流动“占领”,此后又回到元朗大马路,场面一度变得混乱。直至晚上10点,示威活动才逐渐结束。此役,警方共拘捕38人,36男2女。

据《东方日报》报道,最后才出发的一批黑衣口罩男最为暴力。他们为数近二百人,不少为原“占中”人士。他们毋须他人“挑机”即能引发冲突,是傍晚发动“占领元朗大马路”的主力军。

今年32岁的L先生,是本港80后社运人士,多年来参加过大大小小的社会抗争活动。他接受《凤凰周刊》访问时指出,连串反水客运动中的示威者主要分成三批,第一批是 “热血公民”,第二批是“本土民主前线”,第三批是约300人的黑衣口罩男。最激烈、最暴力的行动都是黑衣口罩男作为主力参与的。他们大部分是“90后”,甚至是“95后”,有的是学生,有的人是低技术技工。一个共同点是宅男,喜欢待在家里玩计算机,一逛街发觉被水客影响到生活,就认为内地人霸占了他们的空间。

L先生指出,这些人普遍不相信媒体,他们平时的抗争模式是:先在网上发布行动讯息,然后集体出动,令警察防不胜防。“有一次,我参加他们的饭局活动,他们竟然要求我把手机卡拿出来,以免给警察偷听到他们的讲话内容。”这些人和警察的恩怨源自去年“占领中环”运动,不少人在“占中”期间与警察发生身体碰撞。

. . .未完,详细内容见《凤凰周刊》2015年第13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291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