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官员“压力”调查【2012年第6期】

引起有关部门及心理学界对官员压力的关注,肇始于2005年,中共山西省委组织部长在全国组织部长会议期间,从京西宾馆跳楼身亡。此事在大陆媒体未有公开报道。

    自此之后,官员自杀事件频发,有关部门出于连锁效应的担忧,没有让一些官员自杀见诸报端。在心理学界看来,自杀在一个特定的群体内有示范效应,案例是富士康的“13连跳”。

    中残联直属机关团委书记闫洪丰更愿意将官员自杀现象看成是“正常的非正常死亡”。“普通人中也有很多人自杀,只是官员的位置不一样、影响力不一样,社会对他们的关注点也不一样。可能有人会说,你衣食无忧,你怎么会跳楼呢?”

跳楼的力量从何而来?

 

官员最忙碌的事

“累不累?…‘累。”

    12个小时过后晚上9点多钟,中部某市委组织部官员黄华终于给《凤凰周刊》记者回了电话,连忙解释,上午正在召开汇报会,中午是吃饭,下午是陪同参观,晚上大领导陪同进餐,—直把到访领导送至下榻处,这一天才算忙完。

    “有吃有喝,总累不过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吧。”电话另一头的黄华苦笑:“各有难处。”

     吃穿住不愁、动辄车马、八面风光,大陆官员们难处能有多大,它又能躲藏在哪里?

    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2011年lo月份公布了-份《县处级领导干部日常工作生活观察》调研报告,调研对象选取了中国8个省市的12个县(区或县级市)的162名包括党委常委、人大主任、政协主席等领导干部。发现地方党政一把手工作、生活呈“一少三多”特征:休闲少,会议多、出差多、陪同多。

    这162名县官一周时段内按9个工作项目统计,平均状态是:研究工作9.79小时、出差8.88小时、开会8.42小时、调研6.38小时、批阅文件5.25小时、陪同4.2刊、时、谈话1.00小时、接待来访0.89小时、走访慰问0.57/j、时。

    这份将政治生活统计分析的报告,首次“科学化地”呈现了权力结构中庞大县官的日常身心损耗量。

    经了解,这份调研结果也是经过了层层过滤,事实上,官员们的真实压力困境有过之而无不及。

    官场,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种种价值和资源的分配。影响分配,参与分配,需要拥有独特的感知和应对能力,而酒桌是不二的历练和展现场域,

    酒桌上,推杯换盏间交接人脉,攀亲附会。虽然组织考评和招商引的标准层出不穷,但是说到底还是人在执行,按照标准做只是基础工作,能够打动具体的人才是关键。

    “领导认准一个人,在工作上往往只能看到他的能力,在酒桌上才能知道这个人可不可用,可不可靠。”在组织部任重要职务的黄华说,中国人传统里讲究的“无酒不成谊”,在官场是最好的执行空间。酒桌上的表现要比会场表现重要得多。多少官员不能喝也往死里喝,即便喝酒的双方都不愿喝了,但还是硬着头皮喝。

    如此这般的长期“迎来送往”、“三陪”,便成为官员们课时最长的必修课,也成为外界最能感知到的官场显陛部位之一。

    一些地方政府更是形成了一个例行接待流程。到访者的级别直接决定接待团的级别,对等原则无处不在,如果到访领导超出了一个县级市最高级别的官员——县委书记,则对应以服务组这种形式在数量上弥补。只要一踏上这块土地,人手一本接待手册,全程临时性配专车和司机,随时候命在酒店门前,接待人员在同一酒店同吃同住,全天陪同。

    如果遇到接待上级考察团,更需量身定做接待方案,接待组成员如果相关部门干部不够,则事业编制人员替补,再不够政协委员、人大代表也可以,考察路线精心选择之外,一日三餐和晚间活动更是安排重点,每一餐都必须有足够级别的官员到场,一一敬酒,以表达自己的热情,而且承担陪酒的官员常常需要把自己喝醉,以表现自己的诚意。

    《廉政暸望》曾报道一个基层政府的接待任务到底有多重?在广东,多个乡镇每年接受上级单位的考查为20至60项次,最多的达90多项次。乡镇领导—年差不多有150天至300天忙于应酬接待,在河北,某县一个月就接待了92批来自省、市的考核、评比、达标检查团。在东部某市一街道办事处,一天之中接待了6个考查组。中午安排考查组在6家酒店分别用餐,“一把手”坐着小汽车逐个饭店敬酒。送完各个考查组,办事处主任竟累倒在门口。

    新华社所属《半月谈》报道称,采访中一些基层干部戏称:“酒量就是能量,酒风就是作风。”在广西某县级市,政府提出了这样的口号:“接待就是硬道理”、“接待就是生产力”.广西某市乡镇领导一年有150天至300天忙于应酬接待。

    除了接待,各个层面的官员都堆积数不清的大小会议,被称“文山会海”。外界常常看到如此感性的会议画面:一边是长篇动员,另一边是东倒西歪。

    “迎来送往”和“文山会海”之累直接映射到了官员的身体健康上,虽然他们均享受着公费医疗、定期体检、干部病房等优厚的医疗条件。2009年发布的《中国公职人员健康白皮书》披露,公职人员级别越高则健康状况越差。领导岗位公职人员的体检异常率高达98.5%,其中血脂异常37.8%、血压增高18.9%、血糖增高10.3%、脂肪肝36.9%,这些都比普通公职人员高出5%-10%。

    长期从事干部保健工作的赵辉分析,领导干部接待任务重,应酬多、饮酒多,体力运动时间太少,可能是普遍患高血脂、脂肪肝等疾病的主要原因。而高血压,则可能是因官员们工作压力大引起的。

    为化解会议应酬之忙与身体之疲劳,一些地方官员索性将办公室巧妙地搬到了宾馆。大陆一位记者曾出差去黑龙江呼玛县,发现县办公楼很旧,也找不到领导。早上去宾馆二楼餐厅发现原来领导都躲在那里,整个二楼都是套房,里间卧室,外面办公。县党政正副领导每人一套。房门上贴着名字。二楼左转是餐厅右转是桑拿中心。

    整日埋首于“文山会海”和事务性的应酬,官员之人隋练达得以进化,其积累的弊病,权力上端更是自知。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多次发文批评“文山会海”和“迎来送往”。文章说,“文山会海”使不少领导干部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无暇顾及其他工作,更别提深入基层为民办实事了O特别是县市级“一把手”,每天不是泡在“会海”中,就是周旋于迎来送往中,几乎没有精力干别的。

“现在官员充电太少。有些官员学历很高,但是文化很低,吃的都是大学那点儿底子,对社会的理解都靠一些小聪明。现在有了培训,但是很多培训都是开会,真正能学到什么东西谁也不知道。”中科院心理研究听副研究员史占彪说,“官员出去考察就像演员采风一样,是一种接触社会的机会,但他们被牢牢地桎梏住1没时间出去走走,就是去社会上走也看不到真正的事儿,都是被安排的。这样,官员得不到社会的滋养,肚子虚。”

北京小汤山医院曾对在该院进行体检的1055名官员的心理健康进行了调查分析,发现官员的文化程度越低,强迫症状、抑郁越重,行政干部的焦虑分高于司法机关。

未完 详情见《凤凰周刊》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578.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