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微博政治【2012年第7期】

201112月,北京市推出《微博客发展管理若干规定》,要求微博注册“后台实名,前台自愿”,被外界解读为中国政府防止“阿拉伯之春”上演的最新举措。

微博作为自媒体,短小精悍,易于传播,是民众表达其利益诉求的公用平台,对各国政府的公共治理形成强大压力。从伊朗大选风波到“阿拉伯之春”,再到英国伦敦骚乱、美国华尔街的占领运动,背后都闪动着微博活动的影子。

中国也不例外。《纽约时报》曾评论中国近两年的微博热说,数以亿计的微博用户,当他们的注意力集中于某个社会热点时,就成为一个强大的政治压力集团,足以推动变革。

如何有效监管微博,引导舆论,又不致招人诟病,现下已成为考验各国政府执政能力的试金石。大陆官方对微博这一新生事物,从最初的观望,到后来监管一步步升级,现在又转向参与引导,显示出高超的驾驭能力和政治技巧。

“围观改变中国”

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2010年被称为“微博元年”。这年相继发生了宜黄拆迁自焚、上海大火花祭,加上次年的微博打拐、郭美美炫富、7·23甬温线动车追尾事故,在这一连串公共事件中,微博都扮演了重要角色。其强大传播功效使人们相信——“围观改变中国”。

20109月,江西宜黄强行拆迁,造成一死两伤的自焚悲剧,当事人家属钟家姐妹欲赴京上访,途中竟遭到官方四十余人的围追堵截。从916上午811开始,《凤凰周刊》记者邓飞通过综合现场记者、钟家姐妹和网友等多种信息源,在三个小时内发布了20多条微博,向外界“直播”“昌北机场女厕攻防战”,激起了微博上的大量关注、转发与评论。一夜之间,成千上万的网民关注一个叫“钟如九”的微博新用户。

汹涌的民意惊动了高层。舆情收集部门将网民的关注形成内参,专报报送中央领导人案头。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批示:“认真调查,严肃查处。”该份批示依照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顺序逐级传达,8名官员被处理。“围观改变中国”,随后成为媒体报道微博力量的典型表达。

两个月后,上海市静安区胶州路一栋高层公寓起火,致58人遇难,70多人受伤住院。1121,微博发起“头七”献花行动。消息一出,应者如云,清晨6点半,火灾现场就排起了近百米的长队,等待祭上鲜花。据报道,当天共有10万人参与吊唁,其中不少人系从外地专程赶来,还有许多人通过微博委托当地朋友代向逝者献花。

2011723,甬温线两列动车发生追尾事故,官方当天确认35死亡,192人受伤,微博再次成为民众追问真相、发泄情绪的围观平台,并在事故救援过程中显示了强大的社会动员力量,把医生、律师、机械工程师等各方力量组织起来,组建了一个高效的救援网络。事故当晚,一条“血液不足”的微博得到快速传播;不久,另一张照片就在微博上广泛流传:温州各大献血点排起堵车的长龙,灯火辉煌,那都是通过微博聚集起来的等待献血的人群。

事故处理过程中,传统媒体由于官方收紧管束而集体噤声,微博这一公共信息平台越发突出。《华盛顿邮报》报道说,微博正在改变中国公共舆论的结构,“过去公共议程或者热点话题均由精英和记者决定,现在形势正在变化,通过微博,民众已经在塑造公共舆论方面占据了优势地位。”

监管部门升级扩容

动车追尾事件将微博的影响力推上高峰。一些西方媒体开始把中国的微博与中东的动荡局势联系到一起,期待微博利用其制造公共舆论的能力,让中国人的“政治参与和其他事情一道,大大向前迈进一步”。

他们显然低估了中国政府的网络监控能力。还在互联网的早期应用阶段,大陆官方就三管齐下,以立法、技术和行政三重手段,牢固确立了对代码的控制,试图驯服这个新生事物,把互联网信息控制在政府能接受的范围内。

据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李永刚统计,截至200810月,全国人大、中宣部、国务院新闻办等14个部门,已经推出60余部与互联网相关的法律法规,成为世界上该领域法律法规最多的国家。其中与内容监管相关的重要法规至少有16项。包括国务院新闻办、教育部、文化部、卫生部、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新闻出版总署、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保密局等,都可以对专项内容进行监管。

大陆最早对各网络运营商实施日常监管的机构俗称“网管办”,其全称为北京市互联网宣传管理办公室。这是一个略显几分神秘色彩的“有关部门”。北京市其他党政部门大都拥有自己的网页,网管办却没有自己的网页,网络上的信息也比较少。用搜索引擎搜索该机构名称时,排在第一位的搜索结果是一个“北京网络媒体协会”的网站,而该协会的会长是北京市互联网宣传管理办公室副主任佟力强。

20049月,经北京市社团办批准,由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和北京市互联网宣传管理办公室作为业务主管单位的“北京网络媒体协会”成立。2006年,该协会曾组织14家网站运营商发起签署《北京网络媒体自律公约》,在随后为期两周的自查自纠中,共删除不健康帖文、图片近200万条。不久,新浪网和搜狐网的部分论坛因涉嫌未能过滤一些敏感言论而关闭,以论坛活跃闻名的凯迪社区和天涯社区开始自行清理调整。

作为一个高度自由化的公众信息平台,微博自身无力约束虚假新闻、文化垃圾等不良信息的传播,有时还被某些社会势力所利用,对社会治理构成巨大挑战。因而,从其诞生之日起,大陆官方就一直在寻找管理微博的有效手段。目前,大陆的微博信息审核包括后台关键词屏蔽,以及前台审查、删帖等手段。对于严重违背法律和道德规范,发布谣言、垃圾信息和未经允许的广告的微博用户,则采取“封禁ID”的措施。而国外的Twitter等知名微博,并没有类似信息审核,用户需要对自己的言论负法律和道德责任。只有在社会动乱时,政府才采取必要手段,限制公民使用。

近两年,官方网络监管部门的层级不断提升,从中也可以看出官方对微博的重视。其间最大动作是20104月,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增设互联网新闻协调局(第九局)。根据国新办官方网页上的介绍,九局主要“承担网络文化建设和管理的有关指导、协调和督促等工作”。第九局的首任局长由彭波担任,他此前的职位是五局副局长。

五局原来负责互联网事务,其主要职责为组织协调网上新闻工作,指导新闻网站的规划和建设,承担互联网新闻国际交流与合作有关工作。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该局逐渐将监控重点转向公众意见方面。第九局即在此种情况下应运而生,与五局相比,九局侧重于“监管社交性网站及其他基于用户为主导的网络论坛”。显然,微博是其监管重点。

第九局的设立使得互联网监管部门的级别和人员数量大幅提升。与此同时,各地方政府也普遍健全了网络文化管理部门,很多地方的网络新闻管理机构从原来的“网络处”升级为副厅级的“网络文化宣传管理办公室”,具体名称各地略有差别。如上海市、四川省成立了网络文化建设与管理办公室,山东省设有网络文化办公室。各地级市、县也设立类似机构,人手亦有所增加。

未完......详情见《凤凰周刊》2012年第7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635.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