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伊朗石油交易内情【2012年第5期】

 

距中国农历新年不到两周的时间里,在同德黑兰能源合作方面一向低调行事的北京,被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的到访推向了海湾地区危局的风口浪尖。

在盖特纳分别向中国诸多政府要员详细解释制裁伊朗的措施后,美国政府得到了中国外交部的回应:“中国同伊朗展开的经贸和能源合作,正常、公开、透明,不违反安理会有关决议,不应受到影响。”

美国能源部前官员、曾供职能源信息署及反情报办公室的西方国际勘探开发公司政策顾问唐金纳认为,美国能源界对财长访华并无过高期待,北京一定会坚守能源政策底线。但无论支持制裁与否,“迫使北京在伊朗能源等海湾地区问题上公开表态才是盖特纳此行的最大收获。”

就在盖特纳刚刚返回华盛顿后,美国国务院立即公布了一份新的能源企业制裁名单。其中,中国珠海振戎公司因“向伊朗出口成品油”将无法在制裁期间获得美国能源出口牌照,无法办理涉及美国的进出口财务手续以及不得在美国金融机构提贷超过1000万美元的资金。

中央军委特批四大能源企业

2011727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高级将领罗斯塔姆·卡西米接任石油部长一职后,透过伊朗《经济报》强调,伊朗与中国在能源领域二十余年的合作传统,中国是伊朗第一大石油出口国,欢迎中国持续对伊朗油气开发进行多层级投资。

据商务部统计,自2006年至今五年时间,伊朗一直位居中国原油进口国前三甲,中国每进口十桶原油就至少有一桶来自伊朗。而“每进口十桶伊朗原油,就有六桶半来自珠海振戎”,一位长期从事石油贸易的业内人士如此描述珠海振戎公司在中东石油贸易中的地位。

随着中国珠海振戎公司在美制裁名单上的曝光,其身后的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责任公司、中国石油国际事业有限公司以及中化国际石油公司悄然进入了美国国会多家委员会的考察名单。而“中国能源贸易四大家”作为中国伊朗能源进口主力军团的身份也逐渐浮出水面。

珠海振戎公司于1994年成立,目前为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属国有重点战略企业。发展至今,国防能源安全始终是该企业首要任务。美国能源部能源信息署在一份国会报告中将该企业描述为“专营军用成品油的中国能源贸易企业”,“重要涉及原油、燃料油及凝析油等业务”。而其进口油料则主要供给中国石油与中国石化在大连的工厂。

该企业下辖九个部门,其中四个行政部门、四个业务部门和一个监察部门。同时珠海振戎拥有十家子公司。据消息人士向本刊透露,除三家能源企业外,其余子公司则在金融、餐饮、通信领域展开经营。

 

美制裁是长期考虑的结果

特殊的政府背景使得珠海振戎最初几乎包揽伊朗地区的石油贸易。“自2000年起,海湾国家访问必有珠海振戎陪同。”一位大陆能源企业京区代表这样介绍。

2001年及2002年,珠海振戎公司接受中国政府委托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签署《中伊两国能源合作协议》及《中伊两国政府原油贸易长期合作协议》。之后五年,协议规定的每年1200万吨的伊朗石油出口配额均由珠海振戎公司负责承接。

在伊朗驻华大使萨法里看来,珠海振戎公司可谓“伊中两国能源合作的桥梁”。这位大使告诉本刊记者,虽然伊朗轻质原油只占全部原油出口的40%,但在伊朗国防部、石油部的配额规定中,五年中85%以上的轻质原油优先供给珠海振戎公司,从而保证中国投资者获得长期稳定的优质资源供给。

随后,该公司又在原国防科工委、伊朗国防部的委托下,承接了《中伊燃料油长期合作协议》及《凝析油长期合作协议》。根据协议,伊朗在未来30年内,每年向珠海振戎提供300万吨以上的燃料油及400-600万吨的凝析油出口额度。

唐金纳认为,与中国政府公开的数据相比,珠海振戎在原油、燃料油及凝析油等三项上的进口配额均只占中国进口总配额的十分之一,这表明中国有充足的能源进口后备选择,对美国就制裁伊朗施加的压力具有“较强的免疫力”。“美国选择制裁珠海振戎公司则是长期考虑的产物。”唐金纳表示。

中国能源贸易四大家中,除珠海振戎属国有独资外,其余三家分别属于中国能源三巨头——中石化、中石油以及中海油下属子公司。虽然“三巨头”才是中国中东能源进出口的主力军,但贸然制裁将触及中国能源安全底线,引发超出海湾地区范围的不必要的政治后果。

在无力阻止中国的前提下,对中国能源企业实施制裁可以形成对亚洲其他国家的警示,美国可以尽可能修补对伊朗经济的围堵。据了解,这份制裁名单中,还包括新加坡郭氏石油公司和阿联酋法尔石油公司。

长期从事能源信息分析的唐金纳指出,三家受制裁企业都具有中资背景。这份精心制作的企业制裁名单,也是美国政府向中国能源情报界施压的一种手段。“通过这样的情报释放,可以对中国海外能源交易形成一种安全威慑,这是冷战时期遗留的手段。”

实际上,过去十年间,多名美国情治系统官员多次在美国国内呼吁建立中国境外投资的监控机制。就在盖特纳访华前一周,参议员凯尔·怀特豪斯已向华盛顿中东政策委员会提出对华为公司展开调查,理由是“该公司有违反美国的制裁法向伊朗出售特定的高科技产品介入或监视伊朗人民的言论自由”。而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罗斯·莱赫蒂宁则在早前表示:“美国应长期关注中国在海湾地区的贸易活动。”

中国高价买入越南石油背后

据唐金纳分析,美国采用“情报释放”策略的同时,一定会向参与制裁伊朗的国家开出适合的价码。

业内人士分析,强硬派的卡西米接任石油部长,正是伊朗开始着手为应对美国长期经济制裁做准备的信号。一名沙特驻京高级外交人员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的一名驻京代表分别向本刊记者证实,美国曾向包括中国在内的诸多海湾石油进口国提出,在制裁伊朗期间以“最惠价格”向支持制裁的国家提供来自沙特、科威特地区的石油。同时,为这些国家的能源企业进入伊拉克地区提供政策便利。

伊朗驻华大使萨法里在批评美国“侵略性能源安全政策”的同时,也对所谓“最惠价格”进行揭秘:实际上,欧佩克组织虽然可以控制石油产量,调解市场价格,但美元为结算单位使得石油市场价格的高低掌握在“美国印钞机”手里。

他指出,通过控制,美国能源企业往往能够以“不同于市场价格”的价格买入原油。

作为对开发企业的优惠政策,伊朗在同中国政府的多轮谈判后,双方已基本商定了“更具竞争力且更为安全稳定”的石油进出口机制。曾任沙特阿拉伯石油公司勘探业务主管的易卜拉欣·侯赛尼对记者表示,石油供应国的选择需要按部就班地进行,达成长期协议需要大量的时间,不会轻易改变。

中国始终将伊朗石油进口量控制在总量的10%左右,已经表明中国政府的分摊能源风险的政策意愿。同时,中国还在积极寻求能源替代国。近日,由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中国化工进出口总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石油外贸公司——中国联合石油有限责任公司在越南完成“石油现货高价收购”,被视作越南进入中国石油进口候补名单的一个信号。该公司一名负责人向记者解释,短期采购小额现货是收购价格偏高的主要原因,但这名负责人同时强调,小额采购只为适应短期石油市场变化做准备。

但也有分析认为,将越南纳入石油候补名单,将在国内民族情绪高涨时制造不必要的社会舆论压力。此前,有中国网民在论坛上发出“高价越南石油是否产自主权争议地区油田”的质疑声音。

此外,导致中国放弃美国低价石油方案的原因,还在于沙特阿拉伯等欧佩克组织的实际产油能力。路透社分析,据近期沙特公布的一份年度产能报告显示,沙特目前石油日产量低于1000万桶。如果要弥补美国制裁伊朗带来的国际市场原油空缺,沙特需将日产提升至1250万桶以上。

据沙特使馆透露,“在接受这一现实的基础上,欧盟已经很难对制裁措施显露热情。”而即便如此,美国封锁伊朗的政策也很难达成,包括日本、印度、土耳其在内的一些传统盟友出于本国经济建设需求已经表示继续采购伊朗原油。

易卜拉欣·侯赛尼则表示,未来对于中国而言,能源安全不仅仅是价格问题,更是数量问题。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747.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