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资港口抢滩诺曼底【2012年第4期】

正当黄怒波的北京中坤投资集团冰岛项目在多方聚焦下,随着冰岛经济的峰回路转而跌宕起伏时,欧华集团(EURASIA)却悄然用七年时间在欧洲港口圣地诺曼底搭建起中国远洋货运集散新据点。

然而,随着中坤投资冰岛引来诸多政治猜忌,西欧沿线在建的中资港口上空再次阴云密布。一时间,欧洲媒体竞相转载“中国资本二手价购入法国第一港”的消息,一向不为人知的欧华集团成为“中国资本入侵”这一话题的新焦点。

而在历经犹太、美利坚、日韩、不列颠以及印度资本一轮轮土地并购冲击的欧洲大陆上,即将靠岸的中国船队再次引起“恐慌”。无论是依附“复杂”的国家政治意愿,还是服务于“单纯”的远洋商业战略,欧亚大陆沿岸的中资港口终将是再次起航的中国船队驶向大洋的重中之重。

北京的目标让萨科齐吃惊

“欧洲人真正恐慌的并非收购法国第一港的虚名,‘中国制造’才是我们最为担心的现实。”多年担当政府物流经济政策顾问的冈城大学研究员让·伊夫博士告诉本刊记者。

经历三十年经济改革后,中国制造业已经成为世界经济不可替代的环节,如今,限制中国制造业的发展瓶颈,已不再是产能而是物流。在这位远洋运输领域的“中国通”眼中,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物流环节制造的高成本始终是“中国制造”的梦魇,也是中国产业升级必须打通的环节。为此,北京的领导人早在十年前,就开始在亚欧大陆沿岸国家积极寻求“贸易支点”

伊夫博士介绍,当萨科齐计划通过首次访华为法国企业争取更多订单时,中国领导人也或明或暗地向他提出“开放”更多法国港口的意愿,这也令新上任的总统吃惊不已。

2005年以后,这一话题以各种形式出现在中欧经贸高层对话、亚欧峰会、中欧经济财经对话等高级别战略对话和交流中。加入“安智贸”项目(即安全智能贸易航线试点计划)也体现北京决心打通物流环节的第一步。通过该项目,欧盟希望同非欧盟国家分享海关信息、加强进出口企业同各国海关联系、简化通关流程、降低成本。而大陆上海、深圳、重庆三大城市的8大主要AA级制造及进出口企业借此同日、美、法、英、德及荷兰等国的主要国际港口建立了安全快速通关机制。

但北京的决心绝不会止步于此,贸易对象国的港口是中国的下一个目标。

勒阿弗尔(Le Havre)是大多数中国人并不熟悉的一个地名,但这座历史悠久的港口却是大多数法国人了解“中国制造”的第一站。位于塞纳河口,有着“巴黎外港”之称的勒阿弗尔作为诺曼底地区重要的后勤保障基地,二战期间被轴心国和盟国轮番轰炸。重建后至今,作为港区面积最大、集装箱年吞吐量最高的欧洲第一港口,自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起,该地每年超过25%的集装箱来自中国地区。

据勒阿弗尔港集散中心主任路易·庄吉尔介绍,自2005年起,每年约500亿到800亿美元的中国集装箱经由该港流向欧洲内陆。勒阿弗尔港港务局商务助理高拉迪于2005年第一次同中国多家进出口企业签署合作协议后,曾戏称今日勒阿弗尔仿佛是马可波罗时代:“只要打开箱子你就会发现都是‘瓷器’(china)。”

而攻下勒阿弗尔,“就等于控制了中国商品在欧洲流通的半壁江山。”伊夫博士分析说,在欧洲当地设立物流仓储中心,可以直接连通营销渠道,通过当地政府的优惠政策节省下来的物流渠道的成本对低利润的中国产品更具吸引力。

“中国制造”是压力,也是机会

虽然在欧洲建港对中国企业诱惑不小,但在欧盟法律下,中国资本购买土地困难重重,而对于港口这样的物流要津,更是难上加难。但中资背景的欧华集团却在2009年以700万欧元的价格成功击败美日多家国际大型物流企业,从勒阿弗尔港购入15万平方米的港区土地。要知道,这家华人企业总资产仅6500万欧元,在欧洲属中小企业。

并购成功,与该集团同中法两国政府的特殊关系不无关联。在今年欧华集团确立港区商贸中心项目后,中国驻法使馆吴喜林公使、许建工参赞等从巴黎驱车200多公里至勒阿弗尔市市政厅向这个首家华人上市企业总裁黄学胜表示祝贺。

黄学胜现年46岁,自13岁起自温州赴法国谋生,从开中国餐馆积累原始资本。在接受采访时,他曾强调:“作为华人企业,成立于1993年的欧华集团得到过温州老家在经济上的大力支持。但同时,作为法国一家中小型企业,欧华集团也受惠于法国政府的经济政策。”

他也表示,建设中的港口仅作为商业物流中转仓库使用。

据悉,今年年初,欧华集团曾出席法国总统萨科齐在巴黎大皇宫举行的法国优秀企业领导人招待会。会上,由萨科齐一手创办的奥塞欧集团(OSEO)宣布已获得政府10亿欧元的补充贷款,欧华集团也在补助企业名单之列。包括欧华集团在内的众多企业被萨科齐称赞为“法国式的资本主义、家庭式的资本主义、反应灵敏的资本主义、考虑创新和就业的资本主义”。

黄学胜透露,自2006年起欧华集团从奥塞欧集团(OSEO)获得共计780万欧元,无需要担保和押金的贷款。除欧洲SPCMVEROPAMBABOU连锁集团以外,拥有香格里拉酒店的香港嘉里、上海大自然花园、温州日清、北京集美等均已成为欧华集团的股东。但管理层职位大多由黄姓家族成员担当。

然而并非所有中资企业都如欧华集团一样“幸运”。

伊夫博士介绍,2008年以后,“中国籍企业”已经成为欧洲土地并购和基建行业的敏感词汇。而近5年间,包括中远在内的多家中国国有企业下属子公司在法国勒阿弗尔港、意大利热那亚港、德国汉堡港、比利时安特卫普港等地购买码头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目前,除欧华集团“擦边球”式的欧洲港口并购案以外,以中国企业身份成功在欧洲登陆的只有中国远洋下属子公司中远太平洋。该集团于2008年在希腊雅典比雷埃夫斯港以10亿美元价格购入2号码头35年使用权,并在近日对外透露,希望追加投入再添两个码头。

伊夫博士认为,北京在希腊的港口实验项目上已经看到“海外港口的价值”。除商业利益外,今年的利比亚撤侨事件向北京证明了海外港口基地的战略价值。在利比亚局势紧张、交通受阻的情况下,中国驻希腊使馆租用的希腊籍客轮“奥林匹克冠军”号、“韦尼泽洛斯”号和“希腊精神”号,在不到12小时时间里从比雷埃夫斯港出发,一天内从北非撤出近4600名中国公民。

伊夫博士表示,缺乏政府指导的商业港口并购,在目前形势下很难取得目的国政府的信任。而除需要克服政治因素的影响外,法律、社保以及金融担保等方面的保障水平也将影响并购成败。

虽然中国登陆欧洲困难重重,但法国对法投资部前中国代表处首席代表白幻德对记者表示:“相对于法国社会的高福利而言,社会就业及经济增长一直面临压力,物流业也因此成为稳定社会环境、增加就业的重要行业。对欧洲来说,‘中国制造’是一种压力,也是一次机会。”

有意思的是,中国富豪黄怒波已重启购买冰岛一大片土地的计划。据1216日《金融时报》报道,中坤集团的代表近日会晤冰岛工业、能源和旅游部官员,探讨调整交易结构的可能性。据知情人士介绍,双方围绕一个构想进行了讨论,即对中坤的投资进行重新分类,使其由另一个部审批,避开上次否决该交易的内务部长。黄怒波补充说:“热衷于吸引投资者的其他北欧国家也在争取他,包括丹麦、瑞典和芬兰。”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748.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