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雇佣军”安保海外企业

中国“雇佣军”安保海外企业

中国“雇佣军”安保海外企业【2012年第10期】

距离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绿区”350公里之遥的米桑(Missan)省,即便在伊拉克人看来,也属于战乱频仍的高危地区。从萨达姆登上绞刑架的那一刻起,伊朗人、突厥人、犹太人、斯拉夫人、逊尼抵抗组织、西方财团买办、什叶四大教派蜂拥而至。各种权力的明争暗斗,粉墨登场。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也赶在伊拉克战争结束前,签下了米桑油田群的第一单开采合同。

这个距离北京5600公里远的两伊边境基地,在23岁的田朝东眼中,却是一片几乎被文明遗忘了的沙漠。“荒无人烟,与世无争,就好似世外桃源。”田朝东是遍及全球180余个国家,超过600万中国驻外劳务人员的一分子。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只是为了多拿几千块人民币的月工资,才来到异国他乡。“地平线上,除了石油钻井机,再没有任何活动的物体。”田朝东描述道,“要不是天儿冷,晚上睡觉都不用关门儿。没什么可担心的。”

然而,当中国人开始触碰中东300亿桶石油储量,总价4万亿美元的生意时,安保工作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简单。

中国退役兵承担中东安保

2011年,田朝东大学刚毕业,就进驻中海油米桑油田群的作业基地。作为阿拉伯语翻译,他每天的基本活动,除文秘工作以外,就是在活动板房里上网玩游戏。进驻伊拉克两个月后,一次发生在基地周边的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将田朝东从他的“世外桃源”拉回到了伊拉克边境战乱的现实中来。当爆炸引起的浓密黑烟笼罩在土耳其作业工地上空时,有的同事还穿着短裤,踩着拖鞋,跑到空地上看热闹。

但其他几名同事则迅速穿戴整齐,跑向值班室,就像大学军训时的紧急集合一样迅速。田朝东表示:“组织轮休的工作人员分批修筑防护沟的也是这几个人,用铁锹平整沙砾,明显比一般坐办公室的人麻利许多。”在攀谈中,田朝东才了解到,这几个同事原来都在部队当过兵。正是身边这些同事的特殊背景,真正让他感觉到基地生活不再安逸。

著名安全评估公司AKE Limited伊拉克地区企业项目负责人哈桑·卡迪尔博士(Dr.Hasan Kadir)向本刊记者介绍,在一些海外艰苦地区,大型跨国企业优先聘用有服役背景的员工。这些员工也表现出更强的组织纪律性、应变和工作适应能力。这一点上,东西方的企业没有分别。卡迪尔博士也指出,根据观察,在中东地区的中国能源企业中,这些退伍士兵可能还承担着和安保相关的职责。

相比西方国家的能源企业,中国企业的对外安保预算要少得多。很多中东地区的安保公司反映,有时这些企业的实际投入比预算还要少。卡迪尔博士分析说:“这意味着,这些企业用于内部安保部门的预算所占比例较大。毕竟能源企业在中东的利益巨大,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对于卡迪尔博士关于中东地区中国企业安保特点的分析,退伍老兵小雷可能最有感触。

五年前退役后,小雷加入中石油集团,2010年进入世界排名第六的鲁迈拉油田工作。穿着工作服的小雷同其他中石油的员工没有分别,然而曾在兰州军区某特种部队服役的特殊经历,让他承担着不同的工作责任。

开车,是小雷日常负责的基本工作。但在鲁迈拉油田短短几公里的车程,并非所有司机都能胜任。“去年10月的输油管爆炸,整个油田都被迫停工。那时,外出乘车,所有人都要穿戴防弹衣。”小雷回忆说,“车辆如在陌生区域停留超过半小时,发动前要重新检查车辆。停留期间,司机不离开车辆。”

一次在检查站停靠时,多次鸣笛示警后,两个伊拉克人径直走向小雷所在车辆。“虽然开着空调,但紧张得防弹背心下的衬衣早就湿透了。”后来,检查站的警察将这二人放倒在地,才发现他们只是想上来兜售香烟。特殊时期,人人都很紧张。小雷介绍说,突发情况下,大多数没有经过训练的人,正常反应是没有反应,随后才是惊慌逃生。引导员工避险,就成了小雷的另一项重要职责。

据了解,中石油于2007年设立集团公司防恐办公室、涉外公司防恐工作组以及项目基地安保小组等三级安保管理机制。目前,中石油内部专门从事海外安保的管理人员163人,并长期维持1300人规模的驻外安保小组成员。哈桑·卡迪尔博士认为,退伍军人正是承担这项任务的最佳人选。

但并非所有退伍军人都专职从事安保工作,包括一些从北京军区下来的退伍军人也在一些普通岗位上工作。“和大学毕业找工作一个道理,咱们也不能当一辈子兵。复员了也得融入社会,正常工作。”小雷笑着说。

不过,防恐安全培训也并非只针对特殊人员。据中石油2010年规定,所有员工未经防恐培训不得外派。在与中国公安大学合作的同时,这家中国最大的能源企业每年都邀请美国、加拿大、以色列及英国等地的知名安保公司,针对不同工种,为外派员工进行安全培训。其培训内容,大多涉及地区安全形势评估、监视与反监视、安保布控方案等专业反恐项目。据其内部官员透露,最初的安保培训项目设计与装甲组织、AMA 合作有限公司、加拿大现代保安公司以及香港Hill & Associates等多家企业有关联。

黑水公司为中国企业护驾

退伍军人萨尔哈德·阿尔玛吉特是被田朝东称作“小阿”的伊拉克保安中的一员。他在九年前逃回了米桑省的老家哈勒法耶。他的战友,有的跑到北方再没了音信,有的路过圣城卡尔巴拉时被联军俘虏。由于担心旧军人身份会遭受报复,他们中的很多人选择为白人在产油省经营的保安公司工作。因为只有在这样的地方,没有人关心他们的过去。

萨尔哈德几经辗转,先后给当地3家油田安保公司工作。在田朝东看到的那起针对土耳其作业基地的自杀式袭击中,萨尔哈德的一个战友成了残废。从那以后,他戒掉了平常下午值班时眯一小觉,再去喝杯甜茶的习惯。“战争都带不走的,现在却都带走了。”萨尔哈德感叹着战友的命运,也盘算着下个履诺日后,(注:12月31日为美军撤军日,伊全国放假一天)可以脱下这身海军蓝保安制服,回家经营个小本买卖。

实际上,目前在全球多个高危地区的中国企业安保工作大多数是由这样的安保公司负责。另据外媒报道,美伊战争中扬名的黑水公司也牵涉其中。由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退役军官于1997年筹建的黑水公司,是美国目前已知私人安保企业中最大的一家。旗下9个分公司,分别受理安保培训、咨询、战争地区物流、海事安保、特种防护器材以及快速反应安保分队等方面业务,另有5个子公司负责全球不同防务热点地区的安保服务。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黑水公司伊拉克地区官员否认了参与有关中国企业的油田安保工作。但这名官员指出,不排除黑水公司培训建立的伊拉克当地油田保安公司参与中国企业安保工作的可能性。

黑水公司定位于高端安保市场的安保人员配置与在伊拉克地区中低端安保市场巨大需求量难以匹配。为此承担当地警察及私人安保公司的培训工作可以改善这一经营状况。这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黑水公司主要负责重点对象的保护工作,安保人员大多从优秀的退役军人中招募,日薪达数千美元。


另据这位官员透露,除伊拉克地区外,中国葛洲坝集团公司在巴基斯坦克什米尔地区承建的巴基斯坦尼勒姆—杰勒姆水电工程项目中,也与多家西方安保公司培训建立的私人安保企业保持合作关系。该工程自2008年动工至今,葛洲坝长期维持200多名常备警察和保安力量,并且该项目基地中,包括22座瞭望岗哨设置工程在内的多个安保方案均由驻伊斯兰堡的西方安保公司制定。而在阿富汗北部巴德吉斯省,中铁十四局在员工遭受阿富汗武装人员扫射,造成11人死亡,5人受伤的结果后,也聘请了150名美国保镖。

虽然近日印巴美三方均否认美军在南亚地区长期部署特种部队的传言。但在新德里、班加罗尔、喀布尔、伊斯兰堡以及白沙瓦等地,包括黑水公司、ICP Group、Group 4 Falck以及斯蒂尔基金会等全球知名安保企业均设有办事处。

卡迪尔博士认为,由于企业以生产经营为主,内部长期维持专业安保力量将导致成本上升,而且在解决地区冲突中,内部安保力量限制较多,一旦处理不当将给企业形象带来极大损失。为此,西方涉外企业采取外包服务的模式,将棘手的安保问题交由专业的安保企业处理。据中石油内部人员透露,中石油内部安保力量应对其在全球的安保工作已显吃力。

目前,中石油在全球73个国家开展业务。依照其内部对地区安全等级的划分,该企业在全球7个高风险国家、19个较高风险国家有作业基地。更何况,这一数据还未考量诸如西欧、北美等低风险地区极端民族主义的潜在威胁。

中国海外安保市场存诸多优势

但是,中国涉外企业中又能有多少家能像中石油这样的龙头企业一样在安保工作中投入大量预算?这是在接受采访时,多数中小型企业负责人提出的质疑。“中国企业在海外扩张过程中,无论对内还是对外的安保预算整体规模,都不容乐观。”多位在中东、北非以及南美有着五年以上工作经历的项目经理透露,众多涉外企业存在“大预算小投入,小预算零投入”的现象。

“涉外安保可能是唯一不存在年底突击花钱的领域。”一名涉及机械出口行业的经理人苦笑着说,“国内安保公司没有涉外经营资质。企业出国,只能依赖国外安保公司。一些高危地区安保费用动辄百万千万美元,一些中小企业三五个项目的利润也抵不上这个要价。”

一方面,中国企业需要大量的高性价比安保服务,另一方面,中国安保企业却走不出国门,监督管理机制的缺失影响着中国企业的安全现状。中国人民大学劳动关系研究所所长常凯就曾表示,针对涉外劳务的相关立法始终是空白。

2010年,商务部会同外交部、发展改革委、公安部、国资委、安全监管总局和全国工商联等7个部门颁布《境外中资企业机构和人员安全管理规定》,主张“谁派出,谁负责,未经培训不得派出”等原则,并设立了境外安全巡查机制。但一位负责该项工作的驻非洲使馆工作人员抱怨:“虽然外交部负责对境外企业安全工作实施考评,但企业涉外业务资质则由商务部负责。”

而商务部解释称,境外安全巡查旨在排除安全隐患,与企业涉外资质无关。海外安保机制以预防为主,各驻外使领馆负责对驻在国安全信息的收集、评估和预警工作更为重要。由于规定中并未明确指出企业境外安保达标细则,导致该规定责权分配不明,约束力不足,安全巡查机制形同虚设。一位来自毛里塔尼亚的中国工头道破玄机:“到头来还是工人抵命,企业负责。”

实际上,自1984年在深圳创办第一家保安公司以来,大陆保安公司已经发展到800余家,保安从业人员突破200万人。据中国保安协会公布的资料显示,近年,大陆安保企业为公安机关提供线索7万余条,挽回经济损失18亿元,安保事业的年产值达100多亿元。


面对涉外安保市场政策真空,一些大陆安保企业正试图突围。山东华威保安集团于2010年10月在北京开设了一家“海外服务中心”,并在声明中指出该分公司旨在填补中国安保企业在伊拉克地区的市场真空。近日,该中心表示,华威集团两年中一直在筹划海外安保业务,但仍未成形。对于坊间传言效仿黑水公司,招募退役特种兵,华威公司表示,有意愿提高服务于高端安保市场的员工职业能力,招收雪豹突击队等中国一流作战部队的退伍军人。

黑水公司内部人士则向本刊评价表示,中国安保企业在海外市场可能存在诸多优势,其中包括成本、安保能力、职业忠诚度等。中国安保海外突围也为其在全球实现国家意志的存在提供了另一种潜在途径。据粗略估算,中国私人保安月薪在3000-6000元之间,一个12人的标准安保小组每日运营成本在3500元左右,这一薪酬与阿富汗当地安保企业报价接近,不到西方安保公司的1/10。

更具吸引力的是,一旦中国退役特种兵进入安保市场,在文化认同、语言沟通、政治素养以及专业技能等方面有极大的优势。这名黑水公司分析人士还表示,将对包括华威、神龙等中国安保企业的发展保持长期关注。

据美国亚洲协会发布的中国海外投资评估报告显示,仅通过直接投资一项,至2020年,中国企业就将在全球范围内积累达2万亿美元的资产。“有石油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战争。这是中东永久不变的规则。”卡迪尔博士表示,当中国的经济增长规模在全球各地再也难以掩饰时,巨大的安保真空将为中国高速增长的经济埋下隐患。

在惊人的商业利益和复杂的安全局势面前,单薄的中国海外安保力量使得中国企业如同孤悬海外的一叶扁舟。采访结束时正值伊拉克战争九周年之际,田朝东即将结束轮休返回伊拉克。在听说伊拉克全境爆发连环爆炸案后,他坦言,很多同事都背负着极大的心理压力。“现在回想,那个基地既是我们的第一道防线,也是最后一道。”

(受采访对象委托,田朝东、小雷均为化名)(实习生段琼对本文亦有贡献)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87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