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合作反“东突”玄机

中士合作

2012年4月8日,土耳其共和国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对中国进行为期4天的访问,他的首站是乌鲁木齐。这是27年来土耳其总理首次访问中国,也是土耳其总理首次访问新疆。此次访问,是继2月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问土耳其之后进行的。

就在埃尔多安到访中国的前三天,中国公安部发布了第三批“东伊运”恐怖活动组织部分成员名单,公告6人为恐怖活动人员。之后国务委员孟建柱在相关场合,呼吁上合组织成员国挤压“东突”势力活动空间。

此次埃尔多安访华,舆论同样将关注重点放在了中国的反“东突”国际合作上。

中土蜜月期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土耳其时局多变,政府频繁更迭,直至2003年正义与发展党(AKP)取得稳固执政地位,土耳其政府才逐步稳定。2003年初,埃尔多安曾以该党主席身份访华。

2009年,乌鲁木齐“7·5”暴力事件发生后,埃尔多安曾公开指责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族采取“同化政策”,令中土关系跌入低谷。2010年10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访土,达成战略伙伴关系,两国高层此后连续互访。这次埃尔多安访华,被部分观察人士认为中土关系真正进入“蜜月期”。

此前据土耳其及俄罗斯媒体的报道,土耳其副总理阿里·巴巴詹公布了在2023年前建成3座核电站、其有意与中、韩、日合作的计划,并表示土耳其已经准备加强与北京的战略关系,且不担心会令传统盟友美国和欧洲感到不快。

此次埃尔多安出发前,在国内记者会上称自己的访问“将是历史性的”。之后,在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的会谈中,埃尔多安强调新疆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与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等中国政府高层会谈时,埃尔多安多次重申这一原则,并明确表态,土耳其不允许任何人在土从事反华分裂活动。

事关中国的核心利益,埃尔多安对于新疆和“东突”的表态是中国各界关注的重点。

复杂的土耳其

有观察人士认为,两国在反“东突”的合作,会面临诸多压力和困难。

“东突”系各种东突厥斯坦民族分裂恐怖组织的统称,其中最活跃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等组织2002年被联合国认定为恐怖组织。

突厥,原为公元5世纪前后生活在阿尔泰山地区的游牧人的概称,后其一度建立横跨亚欧大草原的游牧帝国,成为各操突厥语系游牧部落的共同名称。这段历史使得后来西方人将西亚、中亚诸语言相近的民族以突厥语民族称之。今天,操突厥语诸民族总人口约为2亿,遍布1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国有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乌兹别克、塔塔尔、裕固(西部)、撒拉族七个民族语言属突厥语。突厥斯坦即波斯语突厥人生活的地方。19世纪,欧洲地理学家开始使用这个名词,将中亚的俄国部分称为西突厥斯坦,而中国新疆被称为东突厥斯坦。突厥和土耳其即在汉语中属同一词、不同时代的音译。

一般观点认为,现代土耳其人和维吾尔族谈不上根脉渊源,这也是中国官方态度。但许多土耳其人认为,他们祖先来自新疆。土耳其外长达武特卢奥于2010年访华时在媒体采访中曾说,喀什和乌鲁木齐与土耳其有共同的语言,《突厥语大辞典》的作者不是出自伊斯坦布尔,而是来自喀什。

但近代以来,土耳其和新疆有着难解的历史渊源。19世纪末,泛突厥主义在俄国的鞑靼斯坦首先兴起,试图以突厥语民族为一家,以对抗俄国的泛斯拉夫主义。但该思潮从土耳其传入新疆后引发分离主义,并于1933年和1944年建立过短暂的“东突厥斯坦回教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东突”分子多逃往土耳其。据民间资料显示,目前有60万维吾尔人生活在土耳其,部分人即流亡“东突”后代。

从世界范围看,“东突”分裂势力在土耳其经营时间最长,而土耳其国内民众的泛突厥主义情结浓厚,维吾尔人被土耳其人看作是“突厥兄弟”,这几乎成为一种“天然”认知。曾有土耳其政府高层官员被媒体问及,土耳其有多少维吾尔人居住时,该官员颇有意味地说:8000万。这正是土耳其的全国人口。

维吾尔人在土耳其各地都有聚居区,甚至形成了县制规模。虽然这个数字在土耳其人口中所占比例并不大,但在土耳其却有无法忽视的影响力。“东突”分子在土耳其成立了近20个“疆独”组织,他们不仅通过游行、媒体、自印刊物等方式表达意见,还能通过各种渠道向土耳其中央和地方政府施加影响。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伊力哈木多年来从事土耳其的研究,他认为,目前没有任何土耳其政坛人士或者政府官员可以忽视维吾尔人的影响力。土耳其有过辉煌历史,国民有浓厚大国情结,近年来经济发展迅速,随之增长的还有民族自信心,民众对境外突厥族系的生活状况颇为关切。

本次埃尔多安访华,随行有64人的媒体采访团,整个访华过程在土国内持续热议,相对于中国媒体关注土耳其反对“东突”,土耳其媒体更注重报道新疆的社会和民生,以及土耳其和中国的合作能为新疆维吾尔人带来怎样的益处。据伊力哈木观察,土耳其媒体往年多对中国有批评,但本次埃尔多安访华时,媒体齐唱中土合作,较之过去,这已经是双方的有利条件。

不过,土耳其民众对“东突”的同情始终是土耳其政府必须面对的民意压力。此外,在打击“东突”势力时,土政府还要面对反对党的施压,这些社会和政治因素都使得中土在过去达成的合作中,有一些无法落到实处。为两国关系考量,土耳其官方自然在反“东突”上明确态度,但言多行少的现象可能仍将存在。

多年的心照不宣

尽管有上述土耳其国情,中国仍愿积极寻求与土耳其的合作。海外观察人士分析,中国与土耳其没有根本性国家利益冲突。两国自1971年建交后,偶有龃龉,但整体称得上有礼有节。

中国政府一直清楚土耳其国内在意识形态上同情维吾尔民族主义,社会也向维吾尔组织提供物质支持和保护。但在苏联解体之前,北京并未对此特别敏感。苏联解体后,土耳其外交政策开始在中亚和西欧之间摇摆,土耳其希望建立地区大国的地位,利用其与中亚共通的文化历史和语言特性,提升地区影响力。北京也开始对泛突厥主义复兴保持警惕,但在历次谴责“东突”分子或者分裂势力时,都避免提及这些人的居住地是土耳其。多年来中国一直谨慎对待土耳其扮演的角色,把土耳其和突厥斯坦、突厥主义分开看待和处理。

1992年11月17日,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首次发文公开批评土耳其的突厥政策。文章谴责时任土耳其总统图尔古特·奥扎尔和总理德米雷尔将新疆纳入他们构想的突厥人国土,收留“东突”组织的领导人,并警告说,如果土耳其坚持奉行庇护分裂主义分子的政策,中国可能会被迫采取措施自我防卫。这种严厉警告,使土耳其在1990年代中期对“东突”的态度上确有转变,土耳其政府几次阻拦甚至驱散国内维吾尔人的示威,这在此前并未有过。

此后,在打击“东突”方面,土耳其官方采取了比较积极合作的态度。1995年,土耳其总统苏莱曼·德米雷尔访问中国之后,土耳其政府发布了一道由总理麦苏特·耶尔马兹签署的密令,称中国政府对土耳其境内维吾尔人后裔建立社团的活动感到不安,要求土耳其各级公务员不得参加其各类活动和集会。同时,在土政府不成文规定中,禁止官员向“东突”社团提供资金支持。这一措施使得在土“东突”势力受挫,许多人自那时离开土耳其,转而到德国、加拿大等国。

多年外交历史证明了中国政府对土耳其在反“东突”政策上的耐心,今后这种耐心也不会消失。2010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在中亚四国设立了政府奖学金,专门奖励新疆籍自费留学生,涵盖埃及、叙利亚、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2011年,新疆籍优秀自费留学生奖学金项目扩大至德国、俄罗斯、韩国、美国、瑞典、马来西亚、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总人数为50人,资助金额250万元。作者/路琰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974.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