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廉政署掀地产反腐风暴【2012年第12期】

香港廉政署掀地产反腐风暴 前港府高管、本港首富同时落沉

329日清晨6时许,天刚放光。一批为数七八人的香港廉政公署人员突然来到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位于跑马地礼顿山的住所,将好梦正酣的许仕仁拘捕,并带返位于北角的廉署总部扣查。其间许仕仁居住大厦的一部电梯一度锁住,方便廉署人员将在许仕仁寓所搜查到的大批文件运走,令不少住客怨声载道。

与此同时,另一批廉署人员则赴香港最大地产发展商——新鸿基地产(以下简称“新地”)集团联席主席郭炳江及郭炳联兄弟各自的住所,将他们押到位于湾仔的新地总部,搜查完毕后,再送到廉署。

据现场所见,郭炳联在车上神情落寞,一直闭目及用手掩面。而廉署在新地搜来的内部文件,由于数量太多,最后要召来一辆七人汽车运走。至同日23时多,许仕仁、郭炳江及郭炳联才分别获准保释离开。

香港廉署拘捕许仕仁、郭炳江和郭炳联三人的消息传出后,宛如舆论界的核弹爆炸,震撼了香港整个政商界。因为被捕的许仕仁是有史以来被廉署拘捕的最高级特区政府官员,而郭炳江、郭炳联二人来头也不小。据《福布斯》的最新统计,郭氏家族以183亿美元的身家排行香港富豪榜第二位,仅次于亚洲首富李嘉诚。

直至截稿前,廉政公署尚未公布案件的详情,只是说被捕人士涉嫌触犯《防止贿赂条例》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行。但有廉署消息人士透露,今次案件涉及极严重的“官商勾结”,许仕仁涉嫌在出任特区政府官员时,有系统地接受新地的利益,然后向新地提供政府内部机密文件。

许仕仁涉贪

据了解,许仕仁贪污的过程如下:许仕仁现正租住、由新地发展的跑马地礼顿山,在2000年开售,当时内购收票热烈,更出现买家抢购和炒筹情况,唯独第六座20B号的单位由始至终未有售出。毗邻的A单位本来在2001年以1900多万港元售出,但及后在2002年,突然由另一间郭炳联出任股东的公司以1700多万港元购入。令人诧异的是,时任香港积金局行政总监的许仕仁,在没有签署租约、没有缴付订金、没有缴交任何一个月的租金下,之后取得这AB两个单位的房屋钥匙开始装修。至20032月,许氏正式入住礼顿山豪宅,入住后依然没有交租。

20036月底,许仕仁离开积金局行政总监岗位,开始退休前休假,至8月底正式脱离公职人员行列。同年11月,许仕仁名下的私人公司德福企业与新地关联公司签订顾问服务合约,许受聘担任郭氏兄弟私人顾问,收取巨额顾问费。同一时间,许的公司与新地签订书面租约,租住许已入住的相联单位,月租合共11万港元,但之前13个月积欠的租金不用缴交。 

廉署调查员分析,许仕仁脱离公职后虽然恢复“自由身”,可当顾问挣钱,但其实是继续免租享受豪宅。他左手收新地巨额顾问费,右手开始向新地交市值租,还加上顾问袍金,证实许与郭氏兄弟的利益关系密切。这份特殊的顾问合约一如免租住礼顿山的特殊安排,并非一般新地行政人员可以决定的,只有最高层的郭氏兄弟有权,廉署因此很快就把调查的矛头指向郭氏兄弟。

廉署经过深入调查,果然发现许仕仁在免租入住礼顿山的豪宅期间,涉嫌向新地转送利益。据悉,许担任新地顾问期间,主要工作是协助新地谋划西九文化区40公顷土地的发展权。2003年中,主导西九项目的时任政务司司长曾荫权向行政会议建议,由于西九概念设计比赛的冠军设计有巨型天幕,故要采用单一招标模式。这个决定触发香港地产界群起争夺西九这块巨大肥肉。在许仕仁穿针引线下,新地破天荒达成与李嘉诚的长实集团合作发展的协议,成为夺得西九发展权的顶头大热。

20056月,许仕仁获行政长官曾荫权邀请出任政务司长,而政务司长的职责之一,正是主理与新地有密切利益关系的西九项目。在重返政府前夕,许虽终止了顾问合约,但仍继续收取新地郭氏兄弟提供的利益,以支持他过富豪式生活。

廉署的法律意见认为,许在出任政务司长前夕不避嫌地收受新地的利益,明显是为出任政务司长后给新地多加照顾,这种利益授受是为了促使他稍后成为公职人员时行为失当,可控其以“串谋促使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

此外,廉署的调查还显示,许仕仁在20057月至20076月期间出任政务司长时,与郭氏兄弟之间的利益授受并无终止,还有变本加厉的迹象;其中既包括无抵押品的巨额透支户口,也包括其他利益,更有材料显示许与郭氏兄弟像商业伙伴般一起寻找赚钱机会,利用政府内部的地政机密数据,令新地在地产发展上处处早着先机。

廉署的法律意见认为,根据《防止贿赂条例》,郭氏兄弟在新地与政府有商业交往的时候,向政府雇员提供利益,这已触犯了第8条“向公职人员提供利益罪”,此条罪毋须证明许仕仁收取利益后在公职上是否有过偏袒新地的作为。廉署因此决定向三人采取拘捕行动。

港府精英?

有“桥王”(粤语中“智多星”之意)之称的许仕仁,纵横香港官场数十年,仕途上一直十分顺利。

他自1970年于香港大学毕业,便加入港府,一年后获聘为政务主任,此后历任多个职位。19959月获委任为首位华人财经事务司(其时“某司”即现在“某司长”之官职),回归时被任命为首任特区财经事务局局长,攀上其公务员生涯的高峰。2000年离开公务员队伍后,又在2005年回巢做了两年政务司司长,到2007年,还获曾荫权颁发最高荣誉大紫荆勋章。此次出事前,许仕仁一直被视为港府精英团队的代表。

而在生活中,许仕仁最为人熟悉的,是他极爱享受。据说许仕仁为一出心仪歌剧,可以放下所有工作,与太太专程于周末飞到欧洲、日本观看。此外,许仕仁亦有“肥龙”称号,平日嗜好美食和红酒。嘴刁的许仕仁,爱尝本地佳肴外,到世界每一个角落旅游,亦会事先做足准备工夫,搜罗当地的星级食肆。近30万的政务司司长月薪是否能满足他,的确可疑。

香港政商界人士透露,许仕仁虽然曾官至政务司司长,但由于经常赌马输钱,根本就没有积蓄。根据土地注册处资料,他一直只有一个物业,属1978年以23万元购入的湾仔广生行大厦单位;该单位已于去年11月以300万元售出。自去年底传出被查后,许仕仁即突然暴瘦,且经常一个人出入住所、教堂及中医诊所。外界相信,廉署今次高调拘捕许仕仁,相信他即将命途急转,身败名裂。

兄弟结怨,祸起萧墙

值得注意的是,今次案件最引人瞩目的,则是由“郭氏家变”演变出来的一场为争夺权力及地位,以致骨肉相残的斗争事件。大致情节是:郭家长子郭炳湘,自2008年被罢免集团主席职务后,一直以非执董身份监视公司的一举一动,虽然一度与两弟和谈,但最终不合破裂,甚至被踢出家族基金的受益人行列。被逼上梁山的郭炳湘,最后不惜走上了与兄弟同归于尽这一步。

一切要由1997年郭炳湘被绰号“大富豪”的绑匪张子强绑架说起。

当年,郭炳湘在深水湾豪宅大门外被人用房车拦截绑架,7天内每日都被打和恐吓,更被脱去身上衣服,困在小木箱内,只能进食叉烧饭和水。但两个弟弟郭炳江及郭炳联对交赎金有意见,令大哥迟迟未获救。最后,6亿港元赎金要由郭炳湘的太太李天颖先拿出来。之后郭炳湘获释,令他非常生气是两个弟弟反对赎金由公司支付,最终还是由三人母亲郭老太出面,亲自调停。

其后郭炳湘得创伤后遗症,变得忧虑、紧张和不相信其他人,只相信红颜知己唐锦馨,邀请她加入新地,渐渐介入公司事务及扩展个人影响力。郭炳湘任用外人,开始引起郭氏家族不满。20082月,郭老太及郭炳江、郭炳联站在同一阵营,要求郭炳湘以个人理由暂时休假,职务由两个弟弟分担。

被迫以“私人理由”宣布休假的郭炳湘不甘心,一边于当年5月入禀高等法院,力阻两弟及董事局通过撤其职位的动议,另一边则向廉署举报。

据悉,郭炳湘先向廉署举报积金局续租中环国金中心时有利益输送,调查不果后,他再投诉新地借礼顿山豪宅向许仕仁提供利益,矛头直指两弟之外,还指向在兄弟内斗中被传向郭老太邝肖卿献计的许仕仁。

经过多年调查,廉署终于在2012329日拘捕许仕仁、郭炳江和郭炳联。三人被捕的消息传出后,立即轰动社会尤其是金融市场。事件令新地股价一度暴泻,翌日复牌单日市值蒸发逾400亿港元。

为稳定军心,郭炳联、郭炳江在4月初一起公开会见记者,表示两人是清白的,并强调新地“一切如常”,销售等工作仍按计划进行。而最新的消息是,廉署现阶段还不会向三人提出检控。

虽然案件至今仍未完结,但许仕仁今次作为前港政第二把交椅人物竟涉贪被拘、现任特首曾荫权早前被揭涉接受富豪款待,而前政务司司长唐英年也涉僭建风波,香港政界普遍认为,连串事件为一直奉行高薪养廉的香港政府公务员制度打上了问号。而另一边,郭炳联和郭炳江的新地集团,一直获投资者誉为良好企业管治的优质蓝筹公司,以其不事张扬的专业精神、企业管理水平和楼盘质量著称,是香港企业的杰出代表。如今不但出事,且是涉嫌以官商勾结手法营商,无疑加剧了这一忧虑。

有评论称,虽然香港市民期待靠这次行动来改革香港地产业,但这次不一定是香港市民所期望的打击“地产霸权”和“杀一儆百”,因为廉署针对的仅仅是涉贪和商业罪行,无关政治,况且新地是最缺乏“霸气”的“地产霸权”代表,香港由工商界主导的模式不会改变。

   《凤凰周刊》2012年12期 《凤凰周刊》 凌德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976.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