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油价的秘密【2012年第12期】

中国高油价的秘密

中国高油价的秘密201245日新浪新闻中心的“国内要闻”页面,《国内航油附加费今日起上调10元》与《国际油价4日大跌》两则报道在醒目位置被并列编排。这几乎同时发生的“一涨一跌”,折射出中国石油调价机制的扭曲。

2009年迄今,中国成品油价共调整17次,其中调升12次、调降5次。有网友算了一笔账:当前,国际油价比2008年历史最高价位147美元一桶低30%左右,而中国成品油价格已经比2008年贵了41.7%

油价机制的技术“硬伤”

石油现行调价机制,其实存在几个技术上的悖论。

国内成品油的价格调整,现主要“盯住”国际三地(迪拜、布伦特、辛塔)原油价格,再加上炼油成本和成本利润率确定。这种定价机制虽在一定程度上“与国际接轨了”,定价依据也透明了,但实际并非如此。

按照规定,当三地原有价格连续22个交易日涨跌超过4%时,油价就可以调整。表面上,“22个交易日”、“4%”是一个硬指标,对涨与跌一视同仁,但在实际操作中却存在着“涨快跌慢”、“涨多跌少”的现象。

先进行一个简单的计算:假如某一天三地原油平均价格为100美元/桶,连续22个交易日之后,升至104美元/桶,达到+4%,可以提国内成品油油价;但当三地原油价从104美元/桶在连续22个交易日跌回到100美元/桶时,却未达到-4%(4÷104×100%=3.85%),不具备下调油价的条件。要跌到99.84美元/桶,才符合-4%的标准。

还有就是“连续22个交易日”的规定,因国际油价总的趋势是上涨的,连续22个交易日上涨达4%的机会很容易出现,但连续22个交易日下跌4%的概率却要小得多,往往是在连续22个交易日内还没有跌到4%就又上涨了。

成品油调价是以按美元计的国际油价为准。在2008年,当国际油价从147美元跌至40美元时,中国油价并没有降低,而是在国际油价最低点时,开始以100美元为基数实施现行的油价联动机制。

即便如此,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秘书长陈永杰认为,“现行机制一直是以美元计价,忽视人民币升值对按美元计价的油价上涨的部分抵消,夸大了国际油价实际涨幅。”实际情况是,人民币汇率从2008年的8.3到今天的6.3,已升值三成多。

另一个影响公众观感的因素是油价参照系的选择问题。国际三地(迪拜、布伦特、辛塔)原油价格,分别代表产油集中的中东、欧洲和亚洲,却把国际原油市场最具代表性的纽约商品交易所原油期货有意无意间忽略了,后者恰恰是最具说服力的市场价格,也是最刺激公众神经的数字。

还有一个不为公众所知的事实是,中国在国际市场进口的原油基本都是长期合同供油,因此中国原油的实际进口价格,并不是与国内成品油价格挂钩的、被过度投机炒作的国际原油期货价格。此外,目前中国石油的对外依存度是56%,另外44%则是国内生产的。在考虑成品油调价因素时,这44%搭乘国际油价“顺风车”的国内自产原油被忽略了。

好肉坏肉烂一锅

在成品油价节节攀升之际,关于石油企业高档消费、高额福利的新闻屡屡见诸报端;但另一边,却又是石油企业大喊“亏损”,要求巨额财政补贴。

根据中石油内部的业务划分,有勘探与生产、炼油与化工、销售、天然气与管道四大板块;中石化略有不同,将炼油与化工两个板块分开。据这两大巨头称,亏损主要来自两个方面:进口天然气与炼油业务。

一位中石油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在西气东输二线工程建设完成后,公司每进口一立方米天然气平均亏损1元左右,一年亏损高达上百亿;而据中石油、中石化2011年报数据,中石油炼油亏损600亿,每吨亏损450元,而中石化炼油亏损348亿元,每吨亏损160元。

进口天然气业务亏损的原因,主要是进口天然气价格远高于国产天然气,而国产天然气又不能满足需求。据统计,当国际石油价格为80美元/桶时,西二线进入霍尔果斯边境的完税价格为2.20/立方米,以广东为例,西二线全线平均管输费1.08/立方米,这样达到广东门站的成本就是3.28/立方米。但为执行国家发改委制订的天然气基准价格,减轻民众负担,广东最高门站价格最终只能定为2.74/立方米,平均每立方米亏损0.81元。

而造成炼油业务亏损的原因,“主要是技不如人,自主创新乏力。”前述中石油内部人士透露。从成本上来看,中国人力资源成本低于发达国家,差距主要在提炼技术和设备上。现在两大油企的设备全部是从美国进口的,无论是从技术更新换代,还是设备的维护,都还得依靠美国,单在技术方面就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成为中国炼油业发展的瓶颈。技术瓶颈的另一个后果,是产品竞争乏力,但为了不被甩出国际竞争,只能以政府补贴形式,低价冲击国际市场。

一位民营油企负责人怀疑,中石油夸大了炼油亏损的规模。“中石油业务覆盖了整个石油产业链,通过上下游一体化,完全可以调节各板块利润,达到盈利目的。油价波动对其造成的亏损绝对达不到600亿之巨。中石油是将部分甚至大部分利润转移到了销售板块,从而让炼油板块陷入了巨亏。”

前述内部人士证实了中石油内部账目的不透明,称中石油上下游公司间的账目核算,是“好肉、坏肉都烂在一个锅里”。也就是说,各个公司上下游业务板块间的结算,均由总公司进行统一协调。即便是中石油内部从业人士,也很难搞清楚各个公司之间的账目情况。

日前,《人民日报》海外版也罕见地质疑中国两大油企炼油巨亏水分大。该报援引陈永杰的说法称,中石油加工原油中自产原油占约90%,而中石化自产原油只占加工原油的不到20%,两者成品油售价基本一样,为什么中石油每吨亏损额是中石化的近三倍?并且,与2010年比较,国际油价、进口油价与国内成品油价格的价差并无很大变化,为什么2010年炼油能赚钱,2011年却出现大亏损?

其实,即便是上述亏损数据没有水分,也依旧令民众感到费解。据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对外公布的2011年业绩报告,“三桶油”去年总体盈利2750亿元、日均赚7.5亿元。其中中石油和中石化的整体净资产收益率超过12%15%,明显高于全国工业平均水平。作为上下游产业布局一体化的大型企业,在“整体盈利”的情况下,炼油和天然气的“局部亏损”为什么能直接作为财政补贴依据,又为什么会成为成品油涨价的理由?

一些业内人士甚至猜测,“发改委是真没办法。不涨价的话,‘两桶油’就会以各种原因减产压库存来要挟,一旦造成‘油荒’,后果比涨价更严重。”

政策扭曲成“死结”

对此,中石油新疆公司的一位员工表示,很多人并不真正了解隐情。

中石油的国内勘探与开采板块是赚钱的,但中石油却不能无限制开采,必须按照中央“指令性”计划生产,“这其实就是限产,不能竭泽而渔”。

而在国外的勘探、开采,则需要附带诸多隐性成本,甚至为了保障国内的稳定供给要不追求利润地扩大市场占有率。

成品油调价测算公式尽管不合理,可相对透明,这让业内诸多机构得以测算出买入、卖出的合适时点,因此在每次油价上调之前,民营企业加油站就会出现“囤油惜售”、出现车在路上加不上油的现象。这时候,中石油、中石化的加油站会接到指令,要求必须保证供应。

同时,国企的公共属性,使得每次成品油价格上调时,被要求不能将价格调整到位,由企业自身消化成本。而在下调成品油价格时,通过拖延下调时间,减少调价幅度,以弥补炼油企业的“损失”。

前述新疆公司员工还向《凤凰周刊》记者提供了一个数据:中国已实施从原油环节开始征税的“源头”税收,“三桶油”每年可为国家财政贡献37.5%的税收。这个数据来自2011上海世博会石油馆。该数据并不为公众所知的理由,他认为,是“发改委不便对外公布”。

在目前中国成品油价格构成中,增值税占比约为15%,消费税占比约为14%,城建税及教育附加费约3%,综合计算下来,各种税费在油价中占比超过三成,在国际上属于中等偏高水平。而美国占比只有一成多一点。

因此,“油价问题不是局部市场机制问题,而是深层矛盾的典型反映。”他认为,“时至今日,一系列扭曲的政策措施已经互相补位,打成‘死结’。”

不过,社会对“三桶油”的质疑并不能由此消除,漂亮的年报依旧刺眼地摆放在那里。

201110月,国家发改委曾高调表示,要推进成品油价格机制改革,缩短成品油调价周期、调整挂靠油种等。但迄今为止,新机制出台时间表并未公布。

改革仍在择机。不过,前述中石油内部人士提醒,“无论怎么骂,油价也很难降下来。”

《凤凰周刊》2012年12期 《凤凰周刊》 张弛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98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