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金进退维谷【2012年第12期】

养老金进退维谷
 养老金进退维谷

2年居高不下的通胀压力,让大陆养老金管理层对一箭双雕的美国“401K计划”越来越怦然心动。但因各省市及部门的利益纠葛,加之爱融资不爱投资的股市制度设计,也让“橘生淮北”的风险积聚。

死资本的活与乱

想让不断沉淀的养老金结余跑过通胀率,不是件容易的事。

截止到2011年底,中国的养老保险基金结余1.92万亿元,有专家测算,若按照政策和制度参数不变,那么到2020年中国仅基本养老保险结余就将达10万亿元。然而,中国的社会保险基金投资被限制为银行存款和国债,长期收益率仅为平均2%左右,低于通货膨胀率。社会保险基金投资收益率低于膨胀率一个百分点,就意味着数百亿元资产的实质贬值。

2005年时任证监会主席的尚福林在公开场合谈美国401K为最佳养老金投资方式。401K退休计划在美国成功得实在诱人,号称是政府“给中产阶级最大的礼物”。1978年,美国法令要求企业为员工设立专门的401K账户,员工每月从其工资中拿出一定比例的资金存入养老金账户,而企业一般也按一定的比例往这一账户存入相应资金,交由专业机构进行资本市场投资。与此同时,企业向员工提供三到四种不同的证券组合投资计划。员工可任选一种进行投资。员工退休时,可以选择一次性领取、分期领取和转为存款等方式使用。该计划的实施很快让股市逆转,并源源不断地为美国资本市场提供长期资本,进而老百姓与金融业分享了长达30年的证券收益。到2011年美国60%接近退休年龄的家庭拥有401K退休计划。

而中国十年间,几乎什么都涨了几倍,只有股市回到原点。2007年国家确定的提高居民财产性收入计划破灭。

201112月底,新官上任的证监会主席郭树清旧话重提,称全国有2万亿元的养老保险金余额分散在各省,养老保险金和住房公积金可以学习全国社保基金,投资股市获取收益。仅隔数日后,全国社保基金理事长戴相龙隔空喊话:“我们地方养老金如果收上来,有一部分用来买股票还是可以的。第一保值增值了,第二增加资本市场的机构对我们的鼓励。”股市与社保的一唱一和,成为中国养老金上市之路不再遥远的信号。今年所谓的广东“养老金入市”第一单,是预料中的第一步。

如果全国社保基金管理养老金,按照最低值0.5%的管理费测算,近2万亿元的养老金基金,将至少会给基金公司带来上百亿的管理费用。如此庞大的数字自然会令证券业一片欢腾。

然而担心忧虑也接踵而来,“如果把这笔钱赔掉就会被老百姓骂死。”经济学家厉以宁直言。

财政部326发出一份一个月前就写好的通知称,“地方各级财政社会保障部门要根据社会保险基金结余情况,在与有关部门协商的基础上,提出可转存定期存款或购买国家债券的基金结余数量和期限的建议”;“地方财政部门不得动用基金结余进行任何其他形式的直接或间接投资。”

“定期存款和买国债虽然收益不高,但至少不会亏本,如果养老金入股市把本钱都赔进去了,这么大的窟窿怎么堵?这个责任谁能担得起?”财政部财科副所长刘尚希表示,通知主要还是给一些地方的投资冲动“降降温”,防止出现以保值增值的名义“一窝蜂”投资,引发资金风险。

养老金如散沙

截止到去年12月,广东省社会保险基金结余已经超过4400亿元,按照养老保险基金一般占社保基金结余总额70%80%计算,预计目前广东养老金结余滚存超过3000亿元,名列全国之首。广东省有足够的养老金闲钱,需要琢磨如何保值增值,但问题是这些钱不是在一个篮子里。

中国近2万多亿的社保基金结余被分散在全国2000多个县市级统筹单位分散管理,相当于2000多个资金池。除京津沪等四五个省份真正实现省级统筹之外,其他处在省、市、县三级政府分散管理的状态,多数省份的社保基金投资管理层以县市级为主。即使是此次可以拿出大笔委托单的广东,其社保基金的省级统筹模式也是以“省级养老调剂金”的形式实现的。根据广东省的相关政策,广东省一级能够统筹调配的养老金只有9%

尽管自去年7月开始实行的《社会保险法》中就提出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要逐步实行全国统筹,但现实是连推动省级统筹都有困难。

人保部社保研究所专家表示,省级统筹在全国推行的过程中,实际上欠发达地区的进程要远大于经济发达地区。欠发达地区将中央财政补助资金、省级财政补助资金和上解的调剂金都集中在省一级,省就有足够的物质基础推行省级统筹。而发达地区则相反,既无法得到中央财政的补贴,基金又大多结余在市县一级。市县级通常把征缴基金看做为自己的资源,继而不愿拿出来支援兄弟市县。

上海富晶资产管理中心总经理王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提到,养老金是财政第二支柱,是当地银行最重要的资金来源,地方银行依靠这些资金向外贷款。在各地方都缺钱的现状下,抽走巨额资金交给社保基金理事会也将难以权衡地方利益。

“适当地、稳妥地衔接地区之间的利益关系是一项难度很大的工作。”人保部尹蔚民3月份在答中外记者问时提到,地区之间的经济发展很不平衡、各地方的收入水平也有差异,即使是按照统一费率和比例计算的缴费以及支付水平,各地的养老金数额差异也很大。

“很多人会在转移社保的时候进行咨询,基本上一个统筹区一个规定,乱。”南京大学劳动法律援助项目主任屈鲁宁说。

养老金如果不能汇集起来发挥规模效应,2万亿元养老金入市就是个空中楼阁。

 决策层选项无多

目前,对投资增值愿望强烈的是沿海几个发达省份。

根据《2011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提供的数据,截至2010年,全国有广东、江苏、浙江、山东等4个省份的养老金结余超过1000亿元,共计5640亿元,占全部累计结余的38.8%;而西藏、青海、海南等省份的累计结余不足100亿元。结余排在前列的均属劳动力输入大省。

这些输入大省正面临劳工撤退和人口老龄化,它们曾自己尝试着将养老金上市,只是未见开花结果。浙江省社保中心去年研究过养老金入市的事情,也曾制定相关政策方案,不过今年却转由财政厅以及人事厅负责。辽宁也一直尝试市场化招标,自主选择基金公司等机构管理部分养老金,至今未有重大进展。上海曾在2007年由上海金融服务办公室牵头,多家企业集团与金融机构共同组建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养老金上市有风险,但不上市也有风险。财政部326发布在政府网站上的《通知》指出,在地方财政专户清理整顿核查工作中发现,一些地方存在着社会保障基金多头开户和重复开户问题。

有关专家指出,“社保基金在银行开设的专户多为活期存款,由于存取款方便,再加上多头开户和重复开户问题,导致社保基金成为一些管理者捞取不正当利益的‘温床’。”

对大陆决策者来说,解决今后的养老金支付问题,不外四个选项:国有资产收益划转、延长退休年龄、财政补贴和既有养老金资本化运作。

显然,前两个选项都涉及巨大的既有利益调整,第三个选项也难以持续增长。中国社科院社保专家郑秉文表示,“各地养老金是有近2万亿元结余,但十多年来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累计就达到1万亿元。”是中央财政成就了地方养老金的结余。

相比之下,养老金入市这个选项有点更为诱人,何况证监会和社保理事会正在一旁热情招手。

戴相龙在4月初的博鳌论坛上向本刊记者特意解释:广东省政府委托全国社保基金会投资运营养老金,是经社保基金理事会和广东省密切联系协商,经过财政部和人力社保部同意,国务院领导批准的一个试点。“有利于国家走出一个路子来。”戴相龙还不讳言地表示将来会用一部分资金投入股市,比例在财政部规定的40%以内。

4月,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选秀答辩结束,18家社保基金管理人递交的投资方案多以激进的股票投资组合为主,债券投资组合较少。

不过,接下去若不加速养老金统筹和周密设计养老金入市避险机制,社保理事会和证监会的积极,只会让社会更生担忧。

 《凤凰周刊》2012年12期 《凤凰周刊》 徐佳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982.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