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打造伊斯兰金融市场【2012年第12期】

银川打造伊斯兰金融市场
 

“且儿(前天),刚下银川!”平日里爱表演“波斯味儿粤语”的伊朗商人莫申·穆沙拉什,挺直鼻梁模仿起了回族土语。自2009年底大陆在宁夏开放伊斯兰金融试点以来,一批像莫申一样爱穿西装、不爱扎领带的波斯生意人纷纷将注意力转向银川。

 

 

虽然伊斯兰金融业务仅占全球金融资产的0.5%,但在美国次贷危机之后,包括花旗、汇丰、德意志、法国兴业及渣打在内的多家欧美大型银行争先追加设立伊斯兰金融窗口或分支银行,瓜分中东、东南亚以及欧美伊斯兰金融市场。

目前,全球已有1100家伊斯兰银行及120家伊斯兰非银行类金融机构在75个国家开展业务。而迪拜、德黑兰、伊斯兰堡、纽约、伦敦、吉隆坡也在为争夺伊斯兰“金融圣地”摩拳擦掌。在中国,宁夏揭开了大陆投入这场伊斯兰金融中心之争的帷幕,为这一新兴金融市场的命运增添新的变数。

霍尔木兹海峡上的格什姆岛既是伊朗对外开放的三个经济特区之一,也是拱卫伊朗战略重镇阿巴斯港的最后屏障。在格什姆从事纺织品贸易的白明苏是最早接触伊朗伊斯兰金融的中国商人之一。

“波斯湾的前线是霍尔木兹,霍尔木兹的前线是格什姆,格什姆的前线是‘中国巴扎’(中国市场)。”习惯了动荡时局的格什姆商人这样形容热闹的中国市场。据白明苏介绍,每当波斯湾局势紧张时,很多外国商家便早早撤出伊朗,这使得中国商品更为紧俏。

2007年起,在中伊商人屡次向中国内地银行申请担保受挫的情况下,矛盾中的白明苏经一位商会友人引荐,在阿巴斯的一家清真寺得到了当地教长的批准后,以“加价贸易”的方式获得了第一笔伊斯兰贷款。

“那可是没有利息的贷款。” 白明苏经过反复确认才明白了这种特殊的伊斯兰贷款的意义。商品实际上是由清真寺以成本价代为购买,而贷款人则在享受免息分期还款的同时,代替清真寺销售这些商品,并按比例与清真寺分红。

实际上,与普通银行不同,伊朗的清真寺承担着调控当地经济活动以及社会福利的重任。所以,越是经济不景气时,这些清真寺的贷款活动反而越积极。“清真寺在当地威信极高。”一位伊朗国民银行的工作人员向记者坦言,“在南部地区,人们有时更愿意把钱存进清真寺而非银行。伊朗国民银行虽然是全球最大的伊斯兰银行,也无力融合清真寺的某些金融业务。”

世界银行常务董事穆罕默德·穆希丁博士则表示,《古兰经》虽然允许借贷,但严格禁止利息和买空卖空的投机行为。中东各国强烈排斥西方金融体系的利差交易模式,要求以实物对应为基础,管理急速聚集的石油美元。伊斯兰金融是伊斯兰世界金融自由化博弈的产物,分配财富是这个体系要解决的根本问题。

据德意志银行发布的《全球伊斯兰银行业务报告》显示,截至201111月,仅符合伊斯兰教义的金融资产这一项,就已达1.2万亿美元。而以遍布204个国家的16亿穆斯林为服务对象的伊斯兰金融业的潜能无法估量。此外,在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经济衰退中,通过坚守“真实资产和债务价值永远相等”和风险共担原则,伊斯兰金融业表现出异于西方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其损失也“微乎其微”,而且该行业还在后危机时代保持高速增长。这一点也是引起北京关注的关键所在。

多地争相打造伊斯兰金融中心

实际上,早在北京决定开放宁夏伊斯兰金融试点前五年的时间里,伊斯兰资本就已通过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等中资金融机构在全球范围内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这一渠道,悄然进入大陆金融市场。

常年在香港、迪拜和德黑兰三地奔波的莫申道出了伊斯兰金融的秘密:“资本主义的世界经济规则是穆斯林的沙漠。《古兰经》开辟了一条河,伊斯兰金融是水,中东贸易是鱼。离了水的鱼只能干死在沙漠。”随着中国在中东、东南亚和非洲等地区经济发展规模不断扩大,“无论中国商人是否准备好了,伊斯兰金融已经融入他们的经济生活中,区别只在于谁主动、谁被动而已。”

作为大陆唯一回族自治区的宁夏,正试图将大陆与伊斯兰金融关系由被动转为主动。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局长李连仲认为,宁夏完全具备打造伊斯兰金融中心的能力。

占宁夏总人口比例36%的回族穆斯林为伊斯兰金融发展提供了适宜的人文环境。而作为中国内陆交通生命线必经之地,也是中国发起中阿贸易的前沿阵地,宁夏为金融业发展提供了充足的能量。但李连仲指出,争夺金融中心地位将是对宁夏金融组织数量及辐射力的一次考验。

目前,大陆唯一一家获准开办伊斯兰金融业务的宁夏银行,是接受宁夏和银川两级财政控股的地方商业性银行。该行在吴忠、广场、光明、新华西街及新城等五家支行设立窗口,仅对中国籍穆斯林开放人民币境内伊斯兰金融业务。

不过,巴基斯坦联合银行中国首席代表扎伊迪·胡赛因向本刊记者表示,大陆伊斯兰金融中心最有可能实现的合作关系应该是同香港建立的。香港伊斯兰金融平台的设想早于宁夏两年提出。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在发现伊斯兰金融资本介入中国工商银行募股活动后,向香港特首曾荫权提出,将香港升级为伊斯兰石油美元投资中国的金融平台。曾荫权随后亲赴中东三国游说沙特国王阿卜杜勒、阿联酋总理穆罕默德以及科威特金融业领袖阿里·卡里姆。而恒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抛出的第一支伊斯兰基金在当月即募得6500万的石油美元。

2009年底,宁夏获得伊斯兰金融试点资质后,便凭借与大陆外国专家局签订的《关于引进国外智力为宁夏“六大基地、六个示范区和一个目的地”建设服务合作框架协议》,通过3年时间输送300名乡镇长赴港受训。这批学员14天内在香港金融管理学院接受金融、招商引资和公共突发危机事件应对等方面的培训。

关注大陆伊斯兰金融中心试验的远不止香港。作为全球第二大穆斯林国家,巴基斯坦将是大陆金融中心在境外设立伊斯兰金融试点最为理想的国家。而巴基斯坦丰富的伊斯兰金融运营实践经验是宁夏急缺的资源。20119月在卡拉奇举办的第一届世界伊斯兰金融峰会上,巴基斯坦财政部长阿布杜尔.哈菲兹.谢赫就表示,将全面推行中巴关于伊斯兰金融制度的合作。

相比穆斯林国家争先同大陆合作的热情,伊斯兰金融中心的竞争更为现实。2007年末,香港与宁夏确立金融引智工程协议后不久,马来西亚最大伊斯兰银行丰隆银行就以19.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并购成都商业银行19.99%的股份,成功将吉隆坡的影响力引入中国腹地。

随着中国不断加强同中东地区的经贸往来,大陆涌现出大量穆斯林中小企业。但由于这些企业在内地难以获得信用担保,使得宁夏、新疆及青海等地的地下金融市场及外汇黑市交易十分活跃。

不过,由于现行的由伊斯兰银行承担主要风险的运营原则与国内银行盈利为本的安全性原则相抵触,容易引发同大陆传统商业银行的恶性竞争。此外,由于伊斯兰金融体系在运营信息透明度上与现有金融业标准存在差距,也增加了对其实施监管的难度。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王正伟就曾表示,伊斯兰银行在有些方面也不一定符合中国实际。“比如,穆斯林宗教人士参与银行贷款项目审批就是多余的一道监督程序。”

《凤凰周刊》2012年12期 《凤凰周刊》 李灏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98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