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提防遗忘“文革”历史【2012年第11期】

如何提防遗忘“文革”历史
 

世人皆知作家巴金的“文革”博物馆梦想。1986年,巴金在《随想录·“文革”博物馆》一文中,第一次提出了希望国家能建立“文革”博物馆的构思。他说:“不让历史重演,不应当只是一句空话。最好建立一座‘文革’博物馆,用具体的,实在的东西,用惊心动魄的真实情景,说明20年前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有一个坚定的信念:这是应当做的事情,建立“文革”博物馆,每个中国人都有责任。”

不过,世人不大知道对于“文革”,作家季羡林先生也有过两个期待。他在《牛棚杂记》中谈到这两个期待,一个期待是,他希望“文革”中的受害者能将自己亲身受的灾难写出来。第二个期待是对在十年浩劫中痛苦折磨他人的人们而说的,折磨人甚至是折磨至死的当时的“造反派”实际上是打砸抢分子的人,为什么不能够把自己折磨人的心理状态和折磨过程也站出来表露一下写成一篇文章或一本书呢?他愤怒地说道:“这一类人现在已经四五十岁,有的官据要津。即使别人不找他们算账,他们如果自己还有点良心,有点理智的话,在灯红酒绿之余,清夜扪心自问,你们能够睡得安稳吗?”他说,他并不是要求他们检讨和忏悔,只要他们“秉笔直书”,就是为我们民族立了大功。

为什么两位老作家不约而同地谈到不能忘记“文革”,一位是建议建立物质意义上的“文革”博物馆,将“文革”在历史上立一个“碑”,一位是请求诉诸文字形式,为“文革”历史留下“踪迹”?这当然跟他们本身是“文革”的受害者有关,对这一十年浩劫有着切肤之痛,更重要的是,他们对“文革”之后,“文革”思维与土壤仍然阴魂不散的警醒。

“文革”之后,对于“文革”的遗忘速度令人吃惊。季羡林在他的文章中提到,“我同今天的青年,甚至某一些中年人谈起这一场灾难来”,他们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他们甚至怀疑季先生是在讲“天方夜谭”,是故意夸大其辞,甚至是别有用心。季羡林先生这话是在1998年说的,离“文革”仅仅过去二十余年,人们对于“文革”的遗忘就如此之快。如今,时光转到2012年,如果你问问80后、90后的年轻人,对于什么是“文革”,要不根本不知“文革”为何事,要不就是认为“文革”是一群人人平等、老百姓都可以扬眉吐气的造反,打倒“官僚”、腐败与为富不仁者的田园牧歌式革命。

与“文革”迅速被遗忘或被美化相伴生的是,“文革”的沉渣开始泛起,“文革”思维深入某些人的骨髓,“文革”幽灵开始游走于神州大地。一些网站公开歪曲历史,美化“文革”,宣传极左思想;一些教授用“文革”思维动辄对人上纲上线,用阶级斗争思维划分人群,煽动底层民众“仇富”,不惜爆粗口,吸引眼球;一些地方官吏试图重走“文革”路,践踏法治,排除异己,借“共富”掠夺民营企业家财产,蒙蔽底层民众,捞取他们的支持。而担心“文革”被有意无意地被遗忘,恐惧“文革”历史悲剧重演,正是两位老作家所忧虑的,也是他们提出“文革”博物馆和提出拿起笔来写“文革”的主要目的。季羡林先生不无忧虑地说“‘文化大革命’过去了没有”,那些对“文革”无知的人们,“他们昧于前车之鉴,谁能保证,他们将来会不会干出类似的事情来呢?”而巴金先生做梦都怕历史重演,他问道“十年浩劫究竟是怎样开始的?人又是怎样变成兽的?我们总应弄出个眉目来吧?”

《凤凰周刊》2012年11期 《凤凰周刊》 杨涛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99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