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党主席竞争背后的真正问题【2012年第13期】

   《中国时报》这次的民进党党魁之争,虽然号称是史上竞争者最多的一次,但是了解民进党的人都知道,无论是来自党内极独,或是主张大胆西进的许信良,这两股向来势不两立的势力,这次有志一同参选都是为了“挡苏”;即使无法阻止苏贞昌当选党主席,但是至少要达到牵制的目的,防苏在2016大选前累积实力、趁势角逐大位。

民进党败选后首次党主席选举,蔡英文既无意续任,而且按照党纲规定,她已连任一次,这次也无法参选。理论上,苏贞昌应是党内的另一位实力派领袖,角逐党主席即使不是众望所归,也应是理所当然。相反的,党内的反对力量却来势汹汹,其间有对立场、路线的清算,也有党内的派系恩怨。

民进党极独力量公开反对苏贞昌最卖力,先是立委陈唐山不点名的批评,“有人再怎么选都选不上,应该放弃,不要再出来”。民进党前主席姚嘉文则公开批评,“我们不认为苏贞昌是台派、独派”。更有人呼吁吴荣义、蔡同荣这两股独派势力要集成,以免苏贞昌渔翁得利。

不过,独派耍的是明枪,只伤苏贞昌的皮肉,真的可能会让苏贞昌中箭落马的是党内的派系恩怨。这包括民进党反新潮流势力,还有过去的苏谢之争,更重要的则是2016大位之争。事实上,大选刚结束,民进党内就有不少人放话,蔡英文才是2016最适合的候选人,这一任的党主席应专事辅佐工作。许信良这一次参选,表态是为了“支持蔡英文再战2016”,即使蔡英文宣称这是“许信良个人说法”,但这却是不少党内人士思考的逻辑。

可以说,即使民进党内极独声势不小,但是只要他们还未在党内找到实力派的代理人,苏贞昌暂无后顾之忧;相对的,派系长年的恩怨及竞争态势,反而难以化解,这也就难怪苏贞昌近日急奔台北监狱探视陈水扁,为的就是要先化解独派的反弹声浪。

如果说“挺扁特赦”是独派的一项主诉求,苏贞昌未来可能被迫妥协,那么,独派坚持“独立建国”、“一边一国”的主诉求呢?苏贞昌是否要照单全收?民进党经过2012大选的洗礼,好不容易认清,两岸罩门正是该党无法登上执政宝座的“最后一哩路”,民进党应该检讨两岸政策,选后第一次党主席选举,如果讨论的竟然还是要与大陆为敌,岂不是走回头路,离执政之路愈来愈远。   

从这个角度来看许信良参选的战略意义,他当选的机会微乎其微,但并非没有战略意义。他至少可以透过公开谈话、党内的政见发表,将党主席选举焦点拉回当务之急,而不是停留在永难解决的历史问题上。台湾目前有产业转型、人才流失等种种迫切的难题,要面对这些问题,闭关自守绝对不该是选项。更何况,民进党领导人该从2012大选学到的一件事是:如果未能提出一套务实、合理的两岸政策及做法,只想含混过关,则从美国、对岸乃至台湾的中间选民,都无法对民进党投下信任票。

可以说,未来二年的党主席攸关重要,他不只要带领民进党迎战2014年的七合一选举,更要趁未来没有大选的这两年时机,好好对民进党两岸路线转型定调,这才是民进党的当务之急;但是,懂政治的人都知道,志在大位者,若提前投入这些党内纠缠经年的路线问题,只怕会提前折翼,但这些隐忧显然不在苏贞昌的思维中。

在这次选举中,苏贞昌最受瞩目。他从未放弃角逐“总统”的鸿鹄大志,也是民进党被看好的2016人选之一;但是到目前为止,苏贞昌和他党内最强对手蔡英文一样,在两岸政策一直采取模糊策略。苏贞昌虽然于登记时宣示,民进党未来对两岸要“对话代替对抗,两岸要共存共荣”,但是他提出的“台湾共识”,和蔡英文的说法一样模糊。

这对苏贞昌个人或是民进党而言,都是危机。如果苏贞昌为了党主席胜选向极独社团妥协,形同是民进党浪费了两年的转型好时机;同时,苏贞昌个人也无法取得中道势力的信任,更别想赢得大位;如何在极独与中间平衡,并提出务实的两岸主张,既是苏贞昌的挑战,也是这次民进党党主席选举的最关键主轴。

2012年第13期  《凤凰周刊》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99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