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平反“六十一人案”始末【2012年第12期】

胡耀邦平反“六十一人案”始末

197712月春,胡耀邦出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上班第二天,胡耀邦便来到信访处同工作人员一起座谈。在座谈会上胡耀邦提出,不管是什么时候的案子,不管是什么人定的,只要是冤假错案就要平反。但此时,中央专案审查小组并未撤销。胡耀邦每前进一步都面临阻力,其中为“六十一人案”平反昭雪,便是典型例子。

薄一波的《反共启事》

19316月,薄一波在北平被捕,关进地处草岚子胡同的国民党“北平军人反省分院”。在狱中,薄一波与先后被捕的中共河北省委书记殷鉴、顺直省委秘书长安子文以及刘澜涛等相识,组成了狱中党支部,坚持斗争。

19369月,在刑期即将结束时,薄一波等人履行狱方的出狱手续——在《反共启事》上签字,然后分九批先后出狱。以中央代表名义到平津指导北方局工作的刘少奇对这批人的出狱起了关键性作用。

当时,华北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干部奇缺。19364月,时任中共北方局组织部部长的柯庆施向刘少奇进言,北平军人反省院里关押着一批干部,包括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等人在内,共计六十多人,“这批幸存下来的干部,是党的一笔宝贵财富,如果能将他们营救出来,可以大大加强华北地区的干部力量。”

鉴于这些人多数刑期已满,但不履行狱方规定的手续,就不能出狱。柯建议,让他们按规定履行手续,及早出狱。一方面缓解北方局干部奇缺的困难,另一方面避免日本人占领北平后不必要的牺牲。

“履行出狱手续”意味着什么,刘少奇当然清楚。他经过一番沉思后表示:“我个人同意。履行敌人规定的出狱手续,这是在特定条件下采取的一个特殊措施,有利于党的事业。但是这件事情关系重大,责任重大,必须请示中共中央。”

刘少奇立即请示中共中央。当时的中央负责人张闻天接到刘的请示报告后,和其他中央领导人商量后,很快批准了这个要求。19366月,刘少奇接到中共中央的批复,立刻安排柯庆施落实。从当事人的回忆看,由于监狱内外信息不通畅,整个出狱过程也是一波三折。

狱中党支部几经确认这是来自中共中央的指示,之后经全体党员讨论,一致同意服从组织决定。19369月,按国民党的规定履行了出狱手续,在《反共启事》上签字后,薄一波等54人分九批出狱。

薄一波“文革”蒙冤

在中共早期斗争史上,党员在《反共启事》上签字,虽经中央批准,系组织行为,但毕竟有损个人名节。19433月,薄一波在延安特意向毛泽东谈起此事。毛泽东说:“这件事我们知道,中央完全负责。”1945年中共七大期间,刘少奇再次澄清:“这件事,是中央让他们办的。”

但到了“文革”初期,这件事作为刘少奇的一个重要罪证,又被翻了出来。1966916日,康生写信给毛泽东,说:“我长期怀疑少奇同志要安子文、薄一波等人‘自首出狱’的决定。”“最近我找人翻阅了193689月的北京报纸,从他们所登报的《反共启事》来看,证明这一决定是完全错误的,是一个反共的决定。”康生随信附上1936年有关报纸的影印件。

毛未置可否。随后,红卫兵开始揪斗涉案人员。11月,天津南开大学红卫兵专程赶到西安,会同当地造反派,要就1936年出狱问题揪斗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一书记刘澜涛,西北局急电请示中央。1124日,周恩来批复道:“请向南开大学红卫兵和西安炮打司令部战斗队同学说明,他们揭发的刘澜涛同志出狱的问题,中央是知道的。如果他们有新的材料,可派代表送来中央查处。”为了慎重起见,周恩来又将批复送毛泽东审批,同时附信说:“当时确为少奇同志代表中央所决定,七大、八大又均审查过,故中央必须承认知道此事。”

胡耀邦平反“六十一人案”

 

周的努力,并没有制止事态的恶化。1967年初,正在广州疗养的薄一波也被红卫兵揪回北京,自此开始了长达8年的“监护”、4年的“管制”生活,经历了大小136次批斗、206次审讯,妻子儿女都受牵连,弄得家破人亡——薄一波的夫人、二轻工业部党组成员胡明1967115日被迫害致死;他们的三个孩子(20岁的薄熙永、18岁的薄熙来、16岁的薄熙成)被关押在“可教育好子女学习班”,长达5年之久;薄家也被洗劫一空,工资取消了,尚未成年参加工作的孩子无家可归,没有生活来源,深陷于饥寒交迫之中。

据薄一波的女儿薄小莹回忆,196713日,薄一波被押到北京“监护”,7日开始写“交代材料”,10日开始提审,21日写完《关于在北平草岚子监狱斗争始末——兼答19369月出狱经过》,29日在批斗会上得知夫人胡明被迫害致死后,很长一段时间情绪不太正常。他在《人民日报》的报纸边缘写日记,“我这几天除了想到胡明同志之死以外,就只想到小孩们怎样生活下去的问题。”

薄这段时间的日记还详细记录了其所遭遇的种种非人折磨。76日,“我今天受了一次毒打,身上到处是伤,衣服全被撕破。”88日,“两人反绑手,是训练过的,不只是反绑,而且扭折,后面一人专门踢打,?押我的3人一班,大约15—20多(人),共换了6班,每隔2分钟折腾一次,扭坐飞机式,两臂反扭几次,腿伸直头压到地下,但必须抬起头来立正,抓头发踢打?”

而他1936年出狱的事,在这期间被康生锻炼成狱,并得到毛泽东的认可,于1967316日,以中共中央名义向全党印发(1967)96号文件《关于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等人自首叛党问题的初步调查》。称“薄一波等人自首叛变出狱,是刘少奇策划和决定,张闻天同意,背着毛主席干的。这批人的出狱,决不是像他们自己事后向中央所说的那样,只是履行了一个什么简单手续。他们是签字画押,公开发表《反共启事》,举行自新仪式后才出来的”。

报告还说,“当时在狱中的人,对刘少奇、张闻天这个叛卖的决定,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刘格平、张良云同志坚决反对,拒绝执行,表现了共产党人崇高的革命气节。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等人本来就企图叛党保命,刘少奇的这个决定,就成为他们自首叛党的合法根据。”

至此,薄一波等六十一人被定为叛徒集团。“六十一人大案”成为仅次于刘少奇案的“文革”第二大冤案。

 胡耀邦力推薄案平反

1975年邓小平复出后,许多老同志先后从监狱获释,薄一波的境遇开始有了转机。29日,中央专案组向薄一波宣布:“经毛主席批准,解除对你的监护。”此时,薄一波已无家可归,被送到西直门外国务院第二招待所,孩子们获准和他住在一起。但案件的平反昭雪仍遥遥无期。

两年以后,邓小平再次复出,任中共中央副主席。1977128日,“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涉案人之一王其梅的遗孀王先梅向邓小平写申诉信。邓小平批示:“请东兴同志批交组织部处理。王其梅从抗日战争起做了不少好事。他的问题不应影响其家属子女。建议组织部拿这件事做个样子,体现毛主席多次指示过的党的政策。”汪东兴也批示:“请耀邦同志阅办。毛主席历来有指示,应区别对待,不能歧视。”

19771215日,胡耀邦出任组织部长,收到薄一波要求平反的信,即派秘书去薄家听取薄一波的申诉。这是胡最早介入“六十一人案”。

之后1231日,胡耀邦看到党中央两位副主席阅批过的王先梅申诉信后决定:应把这个问题的解决,当做彻底平反“六十一人案”的突破口。在他的努力下,王先梅于1978年初回到轻工部,担任外事处处长,孩子们也安排了工作,个人问题算是彻底解决了。

 

但平反“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在党内遭遇重重阻力。直到197869日,中央专案组才将部分材料移交给中央组织部。移交当天,另一位中共中央副主席表态说,不要以为“四人帮”粉碎了,过去定了的案件就可以推翻,“一些案子,包括‘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还有彭德怀、陶铸的结论,都不能随便翻过来。”

胡耀邦心里很清楚,中央专案组审查案子搞的都是实用主义,不符合口味的东西他们绝对不会写入结论,所以,即使把所有的材料都交过来也没有多大用处。他决定另起炉灶,由中央组织部复查这一案件。他把想法告诉了中央组织部的几位干部,交代说:“我们要靠实事求是吃饭,不靠精神吃饭。还是那句话,凡是不实之词,凡是不正确的结论和处理,不管是什么时候、什么样情况下搞的,不管是哪一级组织,什么人定的、批的,都要实事求是地纠正过来。一句话,就是用‘两个不管’的矛,去对付‘两个凡是’的盾。”

考虑到案情重大,胡耀邦向邓小平作了汇报,寻求邓的支持。625日,邓小平在一份关于“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的申诉材料上批示说:“这个问题总得处理才行。这也是一个实事求是的问题。”74日,华国锋也指示胡耀邦:“61人的问题要解决,由中组部进行复查,向中央写个报告。”胡耀邦随即指定干审局副局长贾素萍、倪书林、周曦和、张汉夫4人,对“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进行复查。他叮嘱道:“此案关系重大,为了减少阻力,先不宜声张,要认真负责,审慎、精细、踏踏实实地进行调查,珍惜每一份资料,抓紧时间,争取三个月复查完毕,写出复查报告,等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时拿出来。”

胡耀邦还特意委托贾素萍等人,登门探望临时栖居于西直门外国务院第二招待所的薄一波。当天下午,在第二招待所传达室,贾素萍见到薄一波,转达胡耀邦的问候,并以同志相称。薄一波异常激动,涕泪交流。他把贾素萍等4人请进房间,一口气谈了7个多小时。

随后几个月,贾素萍等4人走访了该案件所有健在的当事人,并且查阅了中央档案馆有关这些人的材料。在此基础上,胡耀邦同贾素萍等起草了一份《关于“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件的调查报告》,于1120日送给了中央。19781216日,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的前一天,中共中央发布《中央同意中央组织部〈关于“六十一人案件”的调查报告〉的通知》,宣布为“六十一人案”平反。

调查报告说,“薄一波等同志在敌人的反省院对敌斗争的表现是好的。出狱时他们在敌人拟好的《反共启事》上捺手印,并发表在当时平津的报纸上,是执行党组织的指示。”“中央和北方局指示他们可以履行敌人规定的手续出狱,以便为党工作,这是组织上当时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采取的特殊措施。”这个指示即使有什么不妥,“责任也只在于指示者,而不应归咎于指示的执行者。”

对于此案中“被错误处理的同志”,报告提出的处理意见是:恢复其党籍,恢复其原工资级别,酌情安排适当工作。此后,薄一波复出,直至担任国务院副总理。

胡耀邦不遗余力地推动和落实“六十一人案”的平反,原不抱个人恩怨,其着眼点是大局需要,将对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等人的平反昭雪,作为全面否定“文革”、落实干部政策、平反冤假错案的最大突破口。但整个案件彻底平反,对薄一波等人及其妻儿老小来说,胡不啻是根本改变其人生命运的恩人、贵人。然而,让包括胡耀邦在内的政治人物都始料不及的是,不到九年时光,已任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的薄一波,却在北京怀仁堂主持的“民主生活会”上,带头对胡罗织罪名大张挞伐,迫其辞去中共中央总书记之职……

如今,胡、薄二人均已作古,其后人状态也是一言难尽,各得其所。真所谓,是非曲直,史有公论;善恶因袭,自在人心。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99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