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迎来梁振英时代【十日报】

        唐英年在参加香港特首竞选初期,曾告诫香港年轻人不要再抱怨楼价。这位投身政界的商业大亨在去年接受报纸采访时宣称,香港本地的大亨们也并不是一生下来就拥有数十亿身家,那些不满亚洲首富的人应该扪心自问:“为什么做不到下一个李嘉诚?”唐英年最终在竞选中失利。

唐英年这番言论引来了一片嘲讽。在香港,楼市中间价是家庭平均年收入的13倍,这个倍数是全世界最高水平。就在几个月前,一位天主教神父在万圣节前夜发表的言辞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邪灵恶魔并不可怕,李嘉诚这种人才是吃人的魔鬼。”这两件事都显示出日益扩大的不平等正激起香港普通民众的愤怒。许多人觉得,香港作为全世界最自由的经济体之一,政府和商界之间的亲近关系让极少数人获利,却损害了这座城市700多万人口中绝大部分人的利益。

在回顾20世纪70、80年代的“香港梦”时,香港大富豪之一、瑞安房地产主席罗康瑞说:“那时每个人都有很多机会。现在年轻人根本不觉得他们有任何实现梦想、成为大亨的可能性。”

今年3月击败唐英年当选香港特首的梁振英声称他将改变这种局面。他向民众承诺政府将更多干预经济,通过支持小企业,让民众买得起房,来改善绝大多数市民的生活。然而大企业的支持者却担心他会伤害让香港得以成为领先金融中心的自由市场模式。不管怎样,香港作为领先金融中心的未来,都取决于他能否成功。

房地产长期以来一直是香港经济实力的关键。英国政府在香港这块殖民地建立的体制中,政府大部分公共开支来自卖地收入,使这座城市得以成为低税率地区,受到全球投资者的青睐。几十年来,四家最大的地产开发商在香港的商业版图中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

最近两个月发生的三起事件表明,商业大亨的黄金时代正面临威胁。第一起事件是,北京最初属意的特首候选人唐英年在家中违规建造了一座地下室,其中包含了一个巨大的酒窖。这起事件激起了反商界大亨的情绪,最终有草根背景的梁振英赢得了选举,他将于今年7月1日就职。舆论的导向左右了选举委员会的决策。这个委员会仅有1200名成员,相当于香港总人口的0.02%,其成员主要从商业界和专业人士精英中挑选。舆论对北京也有影响。尽管中央政府并未公开表态,但是选委会的一些成员透露,中央政府向他们表明了意向。

之后,新鸿基地产老板郭氏兄弟3月因涉嫌腐败被捕,这宗调查中还牵扯到一名香港前高级官员。新鸿基地产是亚洲市值最高的地产开发商。

商界大亨从行为楷模变为千夫所指,这个过程值得玩味。香港自由市场的声誉在回归中国15年来一直未曾动摇,它一直是香港经济繁荣的基石。然而繁荣的果实落到了少数人的手中。收入最低的一成家庭的收入,即使按绝对金额计算,也比十年前更低。根据联合国的一份研究,香港的收入差距是发达经济体中最大的,不平等程度仅略好于厄瓜多尔和喀麦隆等国。

不过,候任特首梁振英表示,这种情况不会再持续多久了。梁振英在胜选后首次接受外国媒体采访,他表示香港必须脱离“大市场、小政府”模式,并说会着手解决经济不平衡的问题,让企业向社会支付它们应承担的成本。尽管透露的细节仍然很少,但已经提出的措施包括供应更多的资助房屋。

如果梁振英所主张的干预色彩更强的政府,能够改善成千上万挤在“笼屋”(一种危险的小隔间,通常是违规的)中的香港家庭的生计,同时又不伤害经济增长,那么就会打破20世纪60年代香港财政司郭伯伟爵士确立的“不干预”模式。批评人士称,如果梁振英在他那条路上走得太远,随着财富和实力向东转移,香港就会在与新加坡和上海的竞争中失利。

在香港,90%以上的GDP都来自服务业,尤其是金融业,而对那些所受教育有限、并且缺乏一技之长的就业者而言,他们很难在这一行业找到工作,草根理想的破灭与这种现状不无关系。由于人们担心梁振英与内地的关联将对香港的民权以及司法独立构成威胁,梁振英的入职民众支持率仅为40%。他需要在2017年举行下届选举前赢得更多的支持。无论是亚洲首富,还是住在贫民区的老妪,梁振英说:“我是香港人民的特首,每一个人对我而言都有特殊的意义。”

《凤凰周刊》2012年14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1046.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