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国民政府不保钓内幕

古代社会,皇室有象征最高权威的皇旗皇徽,贵族则各有家徽。到了现代,这些都被国旗国徽国歌所取代。这些图案及旋律,都不再只是符号,而是被赋予许多神圣的意义,因此很长一段时间,这些符号是不容亵渎的。美国大作家凯洛克在他的名著《大路上》里就写道:“你知道吗?如果你把国旗挂反了就会被抓去坐牢!”亵渎国旗,纵使到了现在,许多社会仍认为它是一种不爱国、甚至叛国的行为。但在另一些宽容度较大的社会,人们已了解到,所谓的国旗不过就是个图案,它的神圣性只不过是人为的附加,可以不必理会。

而最近,香港保钓人士登上了钓鱼岛,由于登岛时插上了青天白日旗,于是围绕着旗子,遂惹出许多风波。

首先是台湾方面。台湾国民党政府乃是内战失败、偏安一隅的政权,这个政权所想的只是苟且偷安,并把苟且偷安当成最高价值。于是它遂各种好处都要沾一点,各种坏处都要闪一边。对大陆,它提出“九二共识,一中各表”的口号希望能分沾到大陆这个市场的好处,但它的“一中各表”只不过绕来绕去,企图把“一中”表成“两国”,于是面对钓鱼岛问题,它遂只好左躲右闪。它不敢得罪日本,也不敢得罪大陆。它知道如果两岸联合保钓,就会触犯到日本的禁忌,也会触怒美国,因此大家都在保钓,只有台湾的国民党政府在讲“主权在我,搁置争议”这种前后矛盾的话,它的前一句是我有主权,后一句则是我不去争主权,这不等于变相地说我没有主权吗?台湾的国民党政府对日本该争而不争,主因是大陆它该联合而不敢联合。为了避免两岸联合保钓,香港的保钓船“启丰二号”到了马公、台中和基隆三港,都被拒入港。台湾自己的保钓人士已谈好租用“大发二六八号”渔船,但在政府向船东施压下'船东临时取消租约,造成这次保钓行动,台湾无船也无人参加的局面。

台湾政府不想保钓,更不希望造成港、澳、中、台大联合保钓的企图。但在“启丰二号”抢滩成功、登上钓鱼岛后却出了个意料之外的状况。那就是当保钓人士抢滩登岛成功时,67岁的香港人王化民竞带着一面青天白日旗去插旗。登岛人士插了两面五星红旗,一面青天白日旗,这是典型的两岸联合保钓。这一下子让台湾国民党政府慌了手脚。台北的国安高层立即连忙撇清,说香港保钓船这次的行动并不是要保钓,而是要故意制造两岸联合反日的印象,“把青天白日旗当成了‘统战”的工具”。这个国安高层不知道,那个插上青天白日旗的王化民乃是香港的亲台派,马英九就职时他还带团至台北参加。他的这次保钓爱台插旗,居然成了“统战”。钓鱼岛插旗,台湾一点也没有光荣感,反而有极大的恐惧感。

而这面青天白日旗,也在大陆惹出了很大的风波。

对大陆而言,台湾乃是尚未统一的一省,青天白日旗,大陆当然不予承认。因此过去多年来,这面旗子早已成为两岸斗争的焦点。青天白日旗在大陆根本不可能出现,如果正式地出现,就等于北京承认台湾是个国家,这种基本的市场,大陆的媒体当然都知道。

但这次钓鱼岛插旗,却给大陆的媒体出了一个难题。钓鱼岛插旗是个大新闻,它的新闻图片就有青天白日旗,这个旗子的图片要怎么刊登,大陆的媒体当然绞尽了脑汁聪明的媒体负责人和编辑,用标题很巧妙地把青天白日旗盖住;而笨拙的,则把青天白日旗涂掉,这是图片造假,已明显地违背了新闻的职业道德和纪律;而最好的,则是图片如实地呈现。

一面旗子,只是一个图案和一堆颜色,而人们则将自己的企图、恐惧、好恶等情绪强加给这面旗子,于是围绕着旗子’遂不断发生象征式斗争。国民党政府想透过旗子的象征,让台湾变成国家,只是国家是否能够成立,靠的是实力以及愿意为了这个国家付出多大的牺牲,国民党政府却想不付出代价即成为国家,于是它只好各方讨好,各方不得罪地混着过日子,希望找到生存的夹缝,当出现保钓这种事,于是一切压力都集中到了旗子上,旗子居然变成了“统战工具”。旗子就是旗子,被说成是“统战工具”,旗子没错,只不过是国民党政府要的夹缝已被缩小而已。对于这面似乎没什么用的旗子,其实刊发出来又能如何?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141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