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合编词典内幕

这本两岸合编的词典绝不仅仅承载普通工具书的功能。

收录了两岸常用的5700多个字,2.7万多个词,历时两年后,这本由两岸合作编纂的《两岸常用词典》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大陆有一些什么‘给力’,我看不懂,后来才知道是‘empower’的意思,就是使他有力量。还有‘雷人’,最初以为‘云层放电时打到人叫雷人’,后来才知道是‘震惊、无语’。”8月13日,马英九在《两岸常用词典》台湾版的新书发表会上说。

除“给力”、“雷人”这些新晋的流行语外,两岸词汇的差异实际上由来已久,几十年的隔阂让共同的汉语言演变成各自的分支。而近4年来,两岸民间交流远超以往,大陆访问台湾人数超过400万人,台湾赴大陆人数每年也超过500万人。从这个角度看,这本两岸合编的词典绝不仅仅承载普通工具书的功能。

马英九提出合编构想

2005年,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访问大陆,在清华大学演讲时,宋楚瑜说了一番热络的开场白:“听到顾校长刚刚的一番赞美之词,套一句北京人所说的话:听到以后,忒窝心。”怎么是窝心?听者面面相觑。其后大陆媒体发的新闻稿都将窝心改成了高兴,以为是宋楚瑜用错了方言。实际上,在台湾,窝心就是很温馨的意思。

同词不同义,有些词可以猜个大概,有些词却意思满拧。这也难怪,2008年大陆居民赴台旅游开放前夕,台湾旅游管理部门专门制作了大陆和台湾用语对照表,请来专家给导游们授课,教他们认识简体字,告诉他们,大陆人口中的‘‘土豆”就是‘马铃薯”,“扎啤”其实就是“大杯啤酒”。

国家语委咨询委员、教育部辞书研究中心顾问李行健记得,1990年代,在接待台湾代表团时,对方提出来说,大陆把速食面叫方便面,方便不是要上卫生间的意思么,方便面怎么能吃呢?
20年后,作为《两岸常用词典》大陆版的主编,2010年,与大陆团队访台,出版社带了一箱光盘,录制了大陆的风景名胜,作为礼物送给台湾方面。作为学术交流入境,过海关时本不需要检查的,看见一个大纸箱,海关问,你们带的什么东西?答光盘。对方不明白到底是什么玩意,一检查:呦,这不就是光碟嘛。

语言差异不仅是在生活领域带来沟通成本,在科研领域,两岸曾形成这样一种怪现状:同说汉语,却不得不借助英语来搞定词汇隔阂。

种种意想不到的沟通不畅。在2008年,当国民党主席马英九提出“两岸合编中华大辞典构想”后,不久便得到大陆海协会表示赞同的回应。2009年7月,在长沙召开的第五届海峡两岸经贸文化论坛上,正式确定了两岸合编中华语文词典的任务合作方分别为中华语文工具书大陆编委会与台湾中华文化总会。

有趣的是,“据台湾朋友讲,凡是国民党做的事,民进党都要反对,唯独这件事没有听到反对的声音。”李行健说。

十年前已尝试民间联手

台湾“国语”更靠近南方官话色彩颇重的1950年代前的现代汉语书面语,吸收了大量闽南方言以及大量日语词汇,再加上社会制度、生活方式的变迁,自然造成了两岸词汇的
差异。

特有差异词,比如大陆的“房改、妇联、试点、片儿警”,台湾的“奥步、捷运、打底、拜票、大车拼”,均为各自独有;异名同实差异词,比如鼠标对应滑鼠、分辨率对应解析度、方便面对应速食面;同名异实差异词,“公车”,大陆指公家的车,台湾则指公交车,“本科”,大陆指大学四年学制,台湾则指与选修学科相对的学科;同词义项差异词,比如“导言”,台湾的义项多过大陆,不仅有绪言的意思,还指一条新闻中起头的部分

实际上,两岸语文教育学者对种种差异的关注由来已久,而两岸合编词典的历史并非一片空白。十年前,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和台湾中华语文研习所便已联手合作过,并分别于2003年和2006年出版了《两岸现代汉语常用词典》的大陆版及台湾版。

1994年3月,中华语文研习所在台北邀请了两岸三地汉语研究和教育专家学者25位,举力、了为期两日的“两岸汉语语言文字学术研讨会”,李行健带队大陆方十位学者参加。在这次研讨会上,大家达成了“用简识繁,求同存异”、合编词典等共同目标。

1995年,北京语言文化大学与中华语文研习所联合邀请两岸语文专家,在北京举力学术研讨会,在中华语文研习所创始人何景贤的倡议下,两所民间机构决定共同编纂一部中型汉语文词典。

未完,详情请参见《凤凰周刊》2012年第25期   记者/张薇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143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