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贸易中心:拟邀300企业赴台采购

2012年12月18日,ECFA(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第6条内容——“推动双方经贸社团互设办事机构”——落实,台湾贸易中心上海代表处当天成立。这是台湾方面首度在大陆开设经贸办事处。

昨日,原台湾“对外贸易发展协会”拓展处副处长、台湾贸易中心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邱挥立在接受早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今年台湾贸易中心还会将其广州、成都、青岛以及大连四个驻点升级为代表处。

现年52岁的邱挥立介绍说,在台湾贸易中心上海和北京代表处(2012年12月27日揭牌)先后成立后,作为大陆经贸社团的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将于今年1月或2月在台北设立办事机构,驻台首席代表为李荣民。李荣民此前的职务是商务部国际经济合作事务局局长、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

两岸最早在2011年11月就已开始协商经贸团体互设办事处的相关事宜,并在2012年4月的经合会第三次例会上正式敲定。

其实,两岸不仅需要设置经贸社团办事处,更需要开设综合性事务办事处。马英九早前已明言把“两会(大陆海协会、台湾海基会)”互设办事机构,作为2013年推动两岸关系的重要目标之一。

台湾海基会董事长林中森1月10日表示,两岸互设办事处双边都在紧锣密鼓研议当中,他认为“很快就有好消息”。林中森当天指出,目前有几件事情列为当局重要政策,第一就是两岸互设经贸办事处,接着是扩大交流领域,包括媒体、文化、科技、教育、环保多方面交流,而不是只有经贸。最后就是针对“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进行修正。

针对外界瞩目的经贸办事处,林中森解释,所谓两岸互设办事处,指的就是“两岸‘两会’互设办事处”。

因为两岸关系的特殊性,两岸互设办事机构一直是个颇为敏感的话题,办事机构的定位和派驻人员体现了双方的信任度,并关系到后续两岸互动。台湾岛内媒体有评论指出,从此次互设经贸办的相关安排看,双方对经贸办的定位和功能明显有不同的想法与做法,这种分歧有必要加以正视处理。

商务部网站显示,去年前11个月,大陆与台湾贸易额为1520.6亿美元,同比(较上年同期)增3.8%,其中自台湾进口1194.8亿美元,同比增4.7%,大陆共批准台商投资项目1988个,同比下降16.3%,实际使用台资25.6亿美元,同比上升31.2%。

每季向台“经济部”汇报

东方早报:能否先简单介绍一下台湾贸易中心的定位?为什么要选择上海作为首个代表处所在地?

邱挥立:台湾贸易中心,其实就是台湾协助企业,拓展海外市场、国际贸易的一个机构,在全球有大约60个驻外机构,性质类似于大陆的贸促会。我们之前最被人熟知的是台湾对外贸易发展协会,之后为了在大陆开展业务改名为台湾贸易中心。

中心主要负责台湾中小企业参展、贸易访问、商贸接洽等。台湾贸易中心是台湾“经济部”的下属机构。

所以这次两岸互设经济代表处,是经贸部分的对口机构,从目前框架上来看,互设代表处也是很自然的一部分,大陆的贸易机构中国机电商会将会在1月或者2月正式成立台北代表处。

上海是大陆最大的商务城市,也是我们当初首个在大陆的驻点,所以上海首先升级为代表处。

东方早报:有台湾媒体认为,这次互设机构实际上并非完全对等,台媒认为机电商会在台的办事机构具有浓厚的大陆色彩,而台湾贸易中心则是撇开政治因素,单从贸易角度考虑,没有大陆机构这么全面综合,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邱挥立:大陆的想法的确比较积极,想早一点开设综合性的代表处,在灰色地带更进一步,一开始也不是由机电商会来派驻机构,而是海峡两岸经贸交流协会。其实去年4月敲定时,就想举办一个上海代表处的开幕晚宴,但之后被推迟了好几次。两岸的沟通和协调本来就比较复杂,双方的认知和理解还要加强,但双方的目的是一致的。

东方早报:目前上海代表处规模如何?是否要向台湾“经济部”汇报?

邱挥立:本来这边人员是2+3的编制,后来因为人手不够,增加到目前的3+5,3名由台湾派驻的代表,5名是大陆人员,北京代表处也是如此。大陆方面规定,3名台湾代表中必须要有1个首席代表。其实相比韩国、日本等在大陆的贸易办事机构,我们的规模已经很小了。

一般业务向台湾贸易中心汇报,每个月向台湾贸易中心以书面报告的形式进行汇报,每个季度要向台湾“经济部”汇报。基本上以活动的性质和量来做报告,例如多少个展览活动、洽谈活动等,属于记录性的报告,年度才会有总结和趋势分析。

今年目标吸引300个买主

东方早报:上海代表处平时的职能有哪些?

邱挥立:主要有四项职能:举办展览;帮助台湾经贸访问团举办一些对接会;邀请买主(即采购台湾商品的企业)前往台北参加展会;提供大陆市场资讯。这几年办的台湾名品展都是由台湾贸易中心主办的,今年将在上海代表处辖区杭州办一场,协助台湾企业拓展大陆市场。我们还会及时向台湾反馈一些市场讯息,包括各行业的动态商情以及简易产业调查报告,这些市场讯息报告通常在1-2页的规模,根据情况随时提供。

东方早报:听说上周你去浙江出差,上海代表处成立也快有一个月了,这一个月开展了哪些业务活动?

邱挥立:是的,这是我(任台湾贸易中心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后)第一次出差。去了温州、台州和义乌,拜访了当地一些企业。实际上,只要是潜在买主,我们都会去接触,包括在大陆的外资企业,这部分以汽车行业为主。

我们几乎每天都会拜访企业,每天拜访1-2家,特别是重要买主,了解下公司的情况,是否适合。所以我们接触的主要对象基本上买主占了很大一部分,我们以贸易为主,投资少。

东方早报:既然都为台湾企业服务,你们是否与台商协会有一些交流合作?是否在职能上有重叠?

邱挥立:对台商的部分,以协助和辅导为主。这些台商协会会有一些交流沟通。台商协会推的活动与我们比较类似,很多地方可以合作。比如台北有团来,我们会找台商协会一起合办,目的都是一样,只是我们的比较多样化。

台商协会接触更多的是在大陆的台湾企业,而我们接触更多的是台湾商品的买主。对我们来说,台商协会里的台商,和在台湾的台商一样,如果都有拓展大陆的市场,我们都会帮助他们。例如今年在杭州要举办的名品会,杭州台商协会邀请的是杭州台商,我们是邀请买主和在台湾的台湾企业,整个统筹也是我们负责。

东方早报:2013年,上海代表处有具体的目标吗?

邱挥立:我们每年都有一个工作量的计划,这是台湾贸易中心确定的。今年的目标是邀请到300位买主,意味着上海代表处要邀请到300家企业前往台湾参加展会,采购商品。

我们会给这些前往台湾的买主提供补贴,例如2013年的预算在2012年中就已经制定。

东方早报:目前有哪些大陆企业偏爱去台湾采购?两岸形势或者政治色彩是否会影响到采购?

邱挥立:食品、汽车、电脑、工具机、自行车、医疗用品以及连锁餐饮(类企业)是这些年的重点,也是我们主要的邀请对象,无论是大陆企业还是在大陆的外资企业。

我认为是否采购还是看商品本身是否合适,没有其他的原因。

综合性机构“有必要”

东方早报:虽然你们主要服务大陆潜在买家,但也接触到了不少台湾企业,台湾企业眼下主要诉求是什么?

邱挥立:大陆台商最大的困难在于转型升级,不少台商要求台湾当局帮助其转型升级,因为在台湾有“工业研究院”、“创意中心”以及“生产力中心”等辅导台湾企业,现在台商就会要求台湾“经济部”做一些升级辅导。我们也会提供一些,但很难做得完整。

东方早报:目前台湾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与大陆的经贸往来,尤其在马英九连任后,虽然两岸局势可以持续平稳发展,但岛内经济形势依然很严峻,贫富差距严重,纳税体系也饱受诟病,你如何看待?

邱挥立:台湾是一个相对开放、发达的地区,但物价在前几年一直保持稳定趋势,让不少在大陆的台商返回台湾后感觉“赚”了,也觉得台湾经济不行,在台湾企业走出去时,当局却比较传统,不够全球化。纳税的确是个问题,在越来越多台商前往大陆投资后,台湾税收减少。

东方早报:大家一直在讨论何时会有真正的官方互设机构,这次经贸机构的互设也是一种尝试之举,你预料何时会进入到这种官方互设机构的阶段?

邱挥立:很难预料,要看双方的观念何时一致。但是综合性的机构有迫切的需求,两岸交流不仅仅是贸易旅游,还有各种问题,台商遇到困难,或者大陆企业在台湾遇到困难怎么办,谁来解决?两岸交流到这个程度,(设立)综合性的机构还是有必要。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1657.html【责任编辑:徐南露】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