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反内地游客“自由行”浪潮再起

从2013年3月1日起,香港“限制奶粉出境”新法规正式生效,仅仅允许每名16岁以上人士在24小时之内携带不超过1.8公斤(以一罐0.9公斤奶粉换算,即相当于两罐奶粉)奶粉出境。

 

争议声中,香港特区政府通过了一项将婴幼儿配方奶粉列为法定储备食品的法规。法定储备食品意味着,无论是奶粉进口数量还是出口数量都会受到严格限制。

2013年3月1日,“奶粉禁令”正式开始,内地满16岁以上的公民只能携带1.8公斤(相当于两罐奶粉)离港。限购首日即有10人面临检控,香港方面共截获了10个违规个案,其中8个香港人,2个内地人。检获的最大违规案例是一位香港男士携带15罐奶粉出关。

回归15年以来,旅游业成为香港经济的重要组件之一。内地游客巨大的购买力也让香港的零售业、餐饮业受益匪浅。但因本港名牌电子产品、国际主流化妆品、服饰品牌价格较内地便宜许多,加上内地奶粉不受信任,造成内地游客,甚至是商家专门组织的“水客”(指以赚取“带工费”为目的,频繁往来于粤港、粤澳之间,通过旅检等渠道,把涉税货物或禁止、限制进出境的物品化整为零,携带、运输进出境的人员)疯狂采购、并与本地购买者发生冲突的现象。

2012年底,本港发生多起市民不堪“水客”骚扰示威事件,部分示威者筑成人墙阻止水货客入闸。一些市民还提出“还我奶粉”口号,并在特首梁振英外出时当面抗议。

几乎与香港实行“限购”同时,澳门也在2月份实施“奶粉计划”。为了防止跨境水客造成奶粉荒,澳门特区政府为了让家有宝贝的父母安心过年,每个婴儿的父母可以免费登记领取奶粉卡,凭卡保障供应。

2012年8月,梁振英曾表示,特区政府将控制内地入境香港的人数。“奶粉”和“水客”事件爆发后,一些香港和澳门舆论也提出,内地旅客来港数量已超出当地设施负荷,检视“个人游”已刻不容缓。

本港服务业受惠丰厚

2003年,“非典”来袭,相关经济陷入低谷,北京宣布实施内地居民赴港澳“个人游”(即“港澳自由行”)政策。

资料显示,2002年“个人游”未展开时,访港游客仅为1660万人次,其中682万为内地旅客,占整体旅客量41.2%。而到了2012年底,访港旅客大幅增至4861万人次,较10年前增加1.9倍,内地旅客占整体旅客量更增至七成以上。消费开支方面,访港旅客总开支也由2002年774亿元,增至2012年的1383亿元,增幅逾七成。

其中,最受惠的莫过于零售业。根据香港统计处于2011年出版的《香港统计月刊》专题文章显示,2005年,旅客为香港零售业带来的毛利为156亿元,至2009年,已升近1倍至307亿元,充分反映内地旅客在过去10年对香港零售业的巨大贡献。

另一个直接受惠于内地旅客增加的行业,则是酒店宾馆业。现时香港三星级酒店房价逾千元,五星级酒店更是天价,影响所及,以往在油麻地、旺角旧楼开设的宾馆、公寓纷纷扩建,并改名为酒店名称,虽然条件十分简陋,但以数百元价格的房费接待希望节省开支的内地客及团体客,也经常客满。根据香港政府统计处的统计,入境旅游在2010年为香港GDP贡献了592亿港元,占香港GDP总量的3.5%。

香港五星级酒店盈利情况,或许可以从员工领得的年终奖金窥知一二。以2013年农历春节为例,港岛香格里拉向员工发放平均等于4.5个月薪金的奖金,九龙香格里拉员工获4.25个月奖金,君悦酒店员工奖金为3.25个月,奕居、JW万豪酒店及W酒店员工则各派三个月,远比其他行业高出许多,可见各酒店盈利丰厚。

香港接待能力堪忧

但“个人游”发展至今,也逐步膨胀成香港吃不消的庞然巨物。

一方面,主攻个人游市场的国际品牌名店或珠宝店,近年纷纷进驻香港旅游区。其不计算成本,在一线地区的商铺,如铜锣湾罗素街、波斯富街及尖沙咀广东道等租店,令这些地区的铺租往往飙升三至五成,部分更高达一倍,结果当地不少食肆或者一些传统店铺被迫搬迁或结业。

随着老店逐一消失,取而代之是内地旅客来港必光顾的药房。本刊绕铜锣湾一圈统计区内的药房数目,范围由东起告士打道南行线、西至坚拿道天桥对落的轩尼诗道友光大厦;北由告士打道西行线,南至礼顿道。结果发现,区内共有29间街铺药房,便利店却只有13间,药房数量是便利店的1.2倍。从药房出来的十居其九都是挽着大袋小袋的内地旅客。

湾仔区区议员伍婉婷坦言,最近一年,铜锣湾药房开张的速度很快,感觉好像每个月都有新药房,走两步就有一间药房、化妆品连锁店或者珠宝钟表,全部都是做个人游生意,严重了影响本地居民的生活。

她举例说,“位于骆克道与景隆街交界的地方,以前有一家便利店,每天都有很多顾客,去那里买东西经常要排队,但这家便利店最近竟然也倒闭了,变成药房。以后居民晚上到街上,都不知道去哪里买午餐肉罐头煮面吃了!”

另一边厢,香港地少人多,对庞大的个人游旅客的承受能力也开始出现问题。近年来,来港旅游购物的内地“个人游”旅客与日俱增。2013年春节期间,大批内地旅客涌港,更出现迫爆商场、景点的现象,港人无论是在地铁车厢、大小商场、食店,都不难碰到拉着行李箧冲来冲去的内地旅客。

在此情况下,一些两地文化、习惯上的差异也日益明显以至尖锐地呈现出来,部分内地旅客大声讲话、排队紧贴身体以至抢位等习惯,令到部分港人为之侧目,甚至感到被滋扰和“侵犯”。 

与香港只有一海之隔的澳门,情况也不乐观。据澳门特区政府统计,在2月9至15日的农历年假期间,澳门录得的入境人数为93.7万人次,当中有近63万人为内地旅客,比澳门的57.7万人口还要多。由于澳门地方小,社区、景区相连,居民饱受人多之苦。

其中,大三巴牌坊脚“手信街”,游客众多,经常造成交通长时间瘫痪的局面。新马路行人道本已狭窄,平日已有人满之患。假日期间的景况更壮观,人群背靠背,龟速前进,举步维艰,不少旅客被逼走上邮政局旁的梯级休息。而人潮也为公共交通带来压力,交通督导员忙于疏导,但经常有人为求方便,胡乱冲出路面,险象环生。

此外,近年内地流行以“香港奶粉”送礼。每逢内地法定节假日和周末,许多内地旅客到香港和澳门大手扫购奶粉,令两地奶粉供求进一步失衡。不少港澳的婴儿父母怕子女没有奶粉吃,和水货客在店内争抢奶粉并引发口角,更有人在网上提倡“港人/澳人港奶”,要求政府保证市面奶粉优先供应本地人。

这些行为让一些港澳居民觉得本地的资源正被抢走,与内地居民之间的矛盾也不断升温。每当香港市民和内地游客发生冲突时,此前“双非”孕妇赴港产子、水货客扰民、奶粉被抢购一空、本地婴儿父母买不到奶粉等问话题就会引起媒体和舆论积极讨论,话题再度发酵。

而在互联网上,两地网友也常互相指责。内地网友经常以内地游客在香港遭遇黑旅行社,被迫夜宿大巴、强制购物等遭遇举例,痛诉香港旅游业的种种不规范,并列举北京对香港的各种经济层面上的“帮助”,而香港网友则以数落内地游客在各种公众场合的“表现”回击。

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会长杨耀忠表示,内地人与香港人在成长环境、生活习惯等方面有所不同,社会制度及价值观上也存在差异,造成彼此的不适应和隔膜。

香港的电视剧《老表,你好野!》最近热播,剧情反映中港两地文化差异,勾起了港人与内地个人游旅客、水货兵团、以至双非孕妇之间种种不快经历,在香港社会大受欢迎。

反思“个人游”政策

一些舆论和学者提出,内地旅客来港数量已超出当地设施负荷,重新审视“个人游”已刻不容缓。港澳个人游客政策应否调整?是否应该设定限额?已开始在两地社会引起反思。

澳门理工学院社工课程副教授苏文欣表示,2012年游客已超过2800万人次,接近有研究所指澳门旅客承载力约2900万人次的上限,特区政府有需要重新检视现行政策。

苏文欣指出,对承载力作出评估,不只是简单规划这个城市能够容纳多少游客,更主要是设施和空间使用问题。显然,现时不少澳门市民已有怨言,质疑世界旅游休闲中心是否要建立在市民的不方便及不快乐之上。他说,市民和游客都应享有开心,“本地人不感到太大压迫感”。

2012年8月,深圳市计划放宽自由行的措施,允许当地非户籍民众可“一签多行”赴港。此举引发港人新一轮反自由行浪潮,而被迫暂缓。特首梁振英称,“一签多行”得来不易,对香港发展有好处,但他也关注到香港旅游和社会设施可能面对负荷饱和的情况,特区政府会密切留意和跟进有关问题。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副教授成名则认为,一签多行旅客占内地旅客的比例大,目前已影响港人生活,成为计时炸弹,政府应尽快收紧一签多行及检讨个人游。他警告说,“政府不出招是会有代价,就是香港人对北京反感,对一国两制的信心也会动摇。”

不过,在港澳社会尤其是商界,反对为个人游人数设上限的声音也有不少。

香港经贸商会会长李秀恒指出,内地客已经成为香港旅游业的“命脉”,当中养活不少行业,如果失去内地客源,后果可想而知。他质问说,“内地客消费力之强,已经国际闻名。当全世界都把中国游客视为‘财神’的时候,难道我们反而想赶走‘财神’?”

李秀恒承认,水货和奶粉问题,对新界部分地区居民生活和有婴家庭经济开支的确有所影响,这是内地客“个人游”衍生的一些后遗症,但香港不能因噎废食,而是要设法采取一些针对性的措施来解决。

本港时政杂志《东周刊》2月20日的一篇评论文章甚至警告,百多年来香港之所以成为傲视全球的富裕城市,是因为没有保护主义和排外主义,从来不仇视和排斥外来的人和财,“如果上述的闭门心态抬头,让这个致富特质消失,香港将走上死路。”

面对社会要求控制入境内地旅客人数的呼声日益高涨,澳门政府政研室主任刘本立表示,当局将就自由行政策的实施成效进行全面回顾分析,评估澳门承载能力和旅客接待能力,并探讨自由行政策未来的发展方向。香港政府的态度则明显较为谨慎.香港保安局长黎栋国表示,港府正检讨自由行政策,但认为难以一刀切为自由行人数设上限。

据悉,香港特首梁振英希望对个人游问题中间落墨,并且已有初步腹稿,具体的措施内容有待公布。

业界估计,港府可能会集中火力,针对造成社会问题的一签多行水货客。2012年访港旅客中,有1000多万次是透过一签多行来港。

然而,有香港政坛中人认为,限制内地旅客来港个人游的议题,具有一定敏感性。因为内地旅客来自不同省市,一刀切可能导致内地较偏远地区旅客枯候来港旅游名额,索性不来。相比之下,粤深居民以一签多行方式入境,大多数不留港过夜,当中部分人更从事水货活动。问题是只向一签多行的粤深居民设限,又可能不利香港和广东的睦邻关系,而且还涉及内地出入境部门是否配合协调的问题,并非说做就做。

在各种报章的评论中,许多声音认为,港澳政府除了对外协调旅客来港步伐外,对内更要从速在住宿、交通设施及旅游景点等各方面作规划,以免本地市民日常消费品与旅客消费相争的情况蔓延,才能有助降低民怨,也可以令旅客宾至如归,将目前的双输扭转为双赢局面。

不过在内地一些舆论看来,造成内地游客在香港和澳门采购奶粉、电子产品、化妆品等行为,主要原因在于对本地产品不信任和高企的价格。解决“个人游”给港澳地区带来的压力,重拾内地消费者对本地商品信心也迫在眉睫。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1792.html【责任编辑:徐南露】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