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新内阁” 消失的行政机构

台湾新“内阁”于2013年2月18日上路,细心者会注意到,“行政院”各机构里,没有了“青辅会”的名字。如果和一年前比起来,名单里还少了“新闻局”。原定于2012年元月裁撤的“蒙藏委员会”和“公共工程委员会”虽然还在,但随着下一轮机构改革的布局,其存活的时日也不会太久了。

这是台湾“行政院”组织改造的结果。在陈冲“内阁时期”,出任“行政院”副院长的江宜桦就是主持组织改造推动小组的负责人。如今,陈冲以健康和家庭原因引退,江宜桦升任“行政院”院长,台湾的“中央组织”改造还在进行时当中。

组织改造,牵涉到众多既得利益。有的部门升格,有的部门降级,有的被裁撤或并入其他部门,有的则横空出世。民主政体下,游说和造势必不可免。这一方面可以规避暗箱操作,另一方面也平添了改组的复杂性。

曾经作为台湾威权体制象征之一的“新闻局”在2012年5月20日寿终正寝。成立于1966年“统筹处理全国青年辅导事宜”的“青辅会”,今年元旦主体业务转为“教育部”下的青年发展署,青年就业业务则转入“劳动部”。长期以来,一直形式大于内容、名义性存在的“蒙藏委员会”,虽然裁撤的呼声很高,但迄今仍未有实际动作,不过将其并入“陆委会”的结局已定。“公共工程委员会“的裁撤命运也无悬念,这个成立于1995年的台湾各级政府工程建设的最高监督机关,相关业务将分别由“财政部”和“交通建设部”承接。

按照改组方案,“行政院”37个部会将减为29个,在江宜桦出任“阁揆”之前,已完成了16个部会的改组,其中最受舆论关注者包括“文建会”升格为“文化部”。而进度最慢者,则为“环境资源部”的整并。

政府改组,牵涉到人、钱与业务的争夺,其间不独为理念推动,还有利益导致的激烈博弈与妥协。在劳保局、健保局金融雇员能否转任公务员问题上,“行政院”与“考试院”各持立场,险些酿成“宪政”危机。

新闻局带走言论管制记忆

2012年5月20日,杨永明成为新闻局的末代局长,这个有着55年历史的机构正式熄灯,走入历史,成为此轮机构改组中最引人注目者。在观察者的点评中,杨永明是历任新闻局长中最“悲情”的一个。2011年5月,他从江启臣手中接过“新闻局长”印信时,他将主要精力用于为整个机构安排出路的命运就已注定。

国民党还统治大陆时,新闻局即已存在。1947年,抗日战争刚刚结束不久,与共产党的关系已经恶化,内战开始。“新闻局”此时承担“戡乱”宣传职责,既为延续国民党统治合法性努力,又要承担批判中共的任务,同时还要在国际上争取支持。新闻局首任局长为董显光,总部位于南京新街口,彼时下设三个业务处,分别掌管国内宣导、国际宣导、传播业辅导和新闻分析等事项。

那是国民党相当艰困的一段时期,新闻局的荣辱也与整个党国命运联系在一起,其间充满不堪的记忆。1949年春,新闻局曾被精简,划归为行政院秘书处下的一个处室,先后随国民党中央政府播迁广州与台北。

迁台伊始,“行政院”秘书处新闻处的地位进一步下降,惨遭裁撤,替代者为“行政院”发言人办公室,专司政府新闻发布事宜。

直到1954年,“行政院”新闻局才恢复原有建制。接下来是新闻局不断扩张的年代,除岛内与境外宣传外,还包括出版、电影、广播电视和资料编译等业务;但另一方面,新闻局对媒体的掌控权力,一直被其他机构分割。

赴台湾后,国民党汲取失去大陆的教训,开始重视情报工作,并加大对“匪谍”的打击力度,所谓“白色恐怖”时期从此发轫。因国民党彼时“以党领政”的制度设计,“新闻局”的权力实际上不及国民党文工会,在对新闻媒体的管制上,着力尤多。较大陆更进一步的是,那时警备总部也介入对思想与言论的审查。他们与“新闻局”一道构成臭名昭著的台湾新闻检查体系——“新闻局”不仅需要负责台湾地区的对外形象传播,还需要管理报纸和图书出版,甚至《末代皇帝》等当年尺度较大的电影的公映与否也由之负责。

两蒋统治时期,有两个“新闻局长”曾经名噪一时。一是宋楚瑜,他在“美丽岛事件”中的强硬态度,给外界留下深刻印象。不过,在台湾民主化转型后,宋楚瑜也能迅速变身,以最亲民的政治领袖姿态,成为后蒋时代的闪耀明星。另一个是邵玉铭,在他任内,新闻局从管制单位转变为服务角色。邵玉铭亲自宣布了台湾解除报禁的消息。在马英九执政时期,他还出任过“行政院”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主委。

在陈水扁时代,新闻局的服务色彩进一步强化。以至于马英九执政以来,新闻局长史亚平因对媒体比较不留情面,而饱受媒体批评;在末代新闻局长杨永明上任之初,也曾要媒体“手下留情”。

由于历史包袱,“新闻局”成为不少台湾媒体批评的对象,也是政治颜色最为鲜明的“部会”。由于新闻局负责官方对外宣传的工作,因此有巨大的资金,以及选择将广告投放哪家媒体的权力,被批评有“球员兼裁判”之虞。于是,绿营当政期间,那些颜色较绿的媒体能获得更多的广告,蓝营当政则反之。

2008年以后,新闻局里类似宣传处等的单位纷纷更名为新闻处,监管广播电视、电影节目的业务则交给具有公共行业协会性质的“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彻底转型。而此番新闻局被裁撤之后,1950年代初设置的“行政院发言人室”又恢复建制,只是这个发言人不再由所谓的新闻局长兼任。而新闻局原有的其他业务,如国际新闻业务移交到“外交部”,大众媒体及影视产业业务则划并到“文化部”。

人、财与权力的博弈

“蒙藏委员会”则是另一种记忆。它的成立最早可追溯到民国初年,当时辛亥革命事发,为管理蒙古、西藏等少数民族事务,中华民国政府在内务部设立蒙藏工作处(后更名蒙藏事务局),两年后,将其升格为直属大总统府的蒙藏院。待国民党北伐成功后,1929年,蒙藏事务委员会才依《中华民国组织法》宣告成立,并一直延续至今。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1849.html【责任编辑:徐南露】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