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的“元首外交”平衡术

“早安,很高兴见到您,我的名字是马英九,‘中华民国’台湾的总统,旁边这位是我的太太,今天我们一起来向您致意,我会说的西班牙文都在这里了。”这是马英九在梵蒂冈与新教宗方济各会面时说的第一段话。

马英九用短期恶补的西班牙文,逗笑了方济各,然后他们开始英文交谈。

这是3月19日上午11点15分,马英九身着深色西服,打着条文领带,夫人周美青则是黑白细纹外套、黑色高领上衣和黑色长裙打扮。他们刚刚坐在贵宾席第一排中间位置,参加了新教宗弥撒就职典礼。

马英九特别提到阿根廷籍(与方济各同籍)、在台湾服务超过50年的费神父事迹,他与方济各教宗的会谈仅一分多钟,但台湾《中国时报》特别提及,这个时间“比其他元首长”。

在为新教宗庆谊的过程中,马英九仍把握一切时机见缝插针,宣扬“中华民国”在国际社会“和平缔造者”与“人道援助者”的角色扮演,甚至专机途经意大利罗马降落,获等同于“国家元首”的礼遇通关细节,也被媒体放大,作为台湾外交实绩的一次展示。

在不触怒北京的前提下,马英九也在迎合渴望外交能见度的台湾民意。

被夸大的“外交”新

罗马天主教会新教宗的就职典礼,成为台湾扩展国际空间的一次机会。马英九决定亲赴梵蒂冈祝贺,成为首位参加天主教教宗就职大典的“中华民国总统”。

在马英九之前,2005年时任“总统”的陈水扁,也曾前往梵蒂冈,出席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殡葬弥撒。虽然本次出访模式和逗留时间大体比照8年前的陈水扁,但那是一次以告别为方式的出访,教廷后来拒绝了陈水扁参加教宗本笃十六世的就职弥撒,和这次马英九亲晤教宗又有不同。国际空间逼仄的台湾,为马英九此行做了大力的宣扬。

台“外交部”将此行命名为“庆谊专案”。参观教廷、视察台湾驻梵使馆业务、与台籍神职人员和当地侨民餐叙……马英九此次出访70.5个小时,有将近一半时间在飞机上度过,在梵蒂冈停留的38.5小时中,马英九的行程安排相对单纯,并无顺路访问其他国家的规划。  

新教宗就职,是天主教内罕见的国际盛会。有一百余个国家和地区派出代表团庆贺,其中比较受瞩目的大国领袖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和美国副总统拜登。在教宗就职弥撒典礼之前,台湾媒体就在报道中提及马英九可能与这些国家元首政要的互动。

在现场的中央社记者捕捉到,马英九夫妇先与智利总统皮涅拉伉俪寒暄,就座后又和身旁的哥斯达黎加女总统钦奇利亚交谈。“虽然多数国家与台湾没有正式外交关系,但马总统在大典中主动、从容与这些无邦交国家元首政要致意、互动,并得到热烈回应,充分显示马总统超越了有无邦交的界线,赢得对方友谊与尊敬,无形中提升台湾的能见度。”这样奇特的评论,只可能在一个国际空间长期受到压抑的地区才可能成为主流。

马英九此行,被台媒上升为开启“元首外交”新页的高度。

“庆谊专案”成员仅有5人,除马英九夫妇外,还有“国安会秘书长”袁健生、“外交部”常务次长史亚平和天主教辅仁大学校长江汉声。随行媒体10人,费用自理。

在出行前,马英九就在“脸书”上浓墨重彩,回忆了自己与天主教的渊源。他幼年时候,曾和祖母一道,去西园路天主教堂望弥撒,领取奶粉等救济品,对文怀德神父的亲切博学印象深刻。大学时代,他向神父、修女学过英、法文对话。担任公职后,也多次造访台湾各地天主教堂。台湾天主教枢机主教单国玺病逝时,手腕上还带着马英九赠送的纪念表,让他深感不舍。

这是马英九第三次造访梵蒂冈,但前两次他不具备“总统”身份。梵蒂冈是“中华民国”在欧洲的唯一邦交国。这是“中华民国”1942年与梵蒂冈建交以来,71年间首次有“总统”出席教宗就职典礼,也是首位与教宗见面的民选“总统”。马英九说,此行有庆祝双方71年稳固邦谊的意义,他内心非常期待。

马英九的平衡术

红色喜鹊瓷瓶,这是马英九赠送给教宗的礼物。就职弥撒之后,马英九在“中华民国”驻教廷大使馆召开了记者会,表示教廷有很多善意举动,过去几年与台湾有蛮多互动,看得出不是某一个人的努力,而应归功整个外交部。他说,外交上没有奇迹,一定是长期以来点滴的累积。

马英九与新教宗相见甚欢,没有说出的另一个理由是,两岸关系和缓的大背景,让教廷不必像此前陈水扁时期那样有太多顾忌。说到底,教廷拒绝陈水扁参加教宗本笃十六世的就职弥撒,和本次对马英九表示欢迎,其更深层次的原因都在于,教廷也要顾忌北京的观感。无论从任何意义上,教廷都无法忽略十余亿中国大陆人口中众多的天主教徒。陈水扁冲撞两岸红线之际,和现在国共你侬我侬的状态已不可同日而语。

马英九行程中,额外需要提上一笔的是,他在路经意大利时,还特地前往台湾驻意大利代表处看望了工作人员。意大利与中国大陆建交,并不承认“中国民国”的国家地位,马英九成为台湾有史以来第一位前往无邦交国探视外事人员的“总统”。意大利之所以允许马英九如此行事,大抵也是知道马英九会低调探视,而北京并不会因此大动肝火。

果然,台湾方面提及此事时,仅以“便利外交”一笔带过,宣称探视当地驻外同仁自然又平常。这样低调言行,仍然可以让台湾民众感受到外交领域的突破,但另一方面,又不至过分激怒北京。

针对马英九梵蒂冈之行,大陆国台办发言人表示,大陆会持续关注事态的发展,希望不要发生影响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事情。而外交部发言人则表示,希望两岸以大局出发,谨慎处理,共同维护得之不易的两岸关系。中方真诚地希望同梵蒂冈发展关系,但是梵蒂冈必须与台湾断绝所谓外交关系,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其次,梵蒂冈不得以宗教问题为借口干涉中共内政。

在针对台湾问题的回应上,大陆外交部永远比国台办更为强硬,这已经成为一种惯例。马英九对此回应说,原本大家都笑眯眯的,突然间大陆就要教廷跟台湾断交,“那个嘴脸”又出来了。不过他又称,也有人解读大陆此次的措词,不像以前那么凶狠,这应是大陆的制式反应,但无论如何,我们仍不能掉以轻心。

这个说法是对的,大陆的反应的确不如2005年那样凶狠。那一次,因陈水扁出席前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葬礼,北京拒绝派代表出席,并向意大利政府抗议核发签证给陈水扁,最终导致陈水扁失去与教廷的进一步交往。

”外交休兵”,以退为进

梵蒂冈是台湾在全球仅有的二十三个邦交国之一。但自1942年建交以来,双方波折不断,“中华民国”1971年退出联合国后,教廷已将关系降级,驻台使节层级从大使降为公使,14年后更降为参事衔代办。在这之后,只有陈水扁夫人吴淑珍打了一个擦边球,于2003年得以前往教廷祝贺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就职二十五周年,算是亲晤教宗。但也是这一年起,教廷驻台代办的头衔前有了“临时”两字,这其实已经表达了一种态度和趋向。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韩福东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1964.html【责任编辑:徐南露】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