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改风云 “占领中环”行动爆发

image

由民间组织“华人民主书院”主办的占领中环街头论坛,4月14日在旺角行人专用区举行,受邀请出席的嘉宾有戴耀廷、公民党主席余若薇,以及社民连主席梁国雄等人。

本港2017年普选特首方案将于明年初出炉,近月社会上已提前爆发一场前哨战。本港泛民主派不断叫嚷要发动万人占领中环,瘫痪香港金融中心,以争取一人一票方式的普选。

3月27日,香港佐敦区一间教堂挤满了各大媒体的记者,连一些平时甚少见到的欧美记者也有出席。大家的焦点,都放在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戴耀廷身上。戴耀廷当天正式宣布启动“占领中环”行动,目标是要争取2017年一人一票选出香港特首,并发表了声明。

戴耀廷和另外两名伙伴——香港中文大学学者陈健民及朱耀明牧师,一同召开记者会,发表“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信念书:“这运动的成败取决于公民的觉醒。为了唤起公民的反思和参与,我们必须进行对话、商议、公民授权和不合作运动。”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乔晓阳划下底线,明确表态,与中央对抗者不能当特首。于是本港有关普选的政治纷争再次点燃。

泛民派示威,中央摆硬

香港回归以来,争取普选特首的声音接连不断。2010年,中央明确指出,2017年香港可以首次普选行政长官,终于为普选特首打开了大门。按照特区政府的安排,有关政改咨询最快会在明年初展开。

然而,一向被外界视为温和泛民主派学者的戴耀廷,在1月16日突然投稿报章,以《公民抗命的最大杀伤力武器》为题,声称过去港人各种争取政治权利的方式,如游行示威、五区公投和占领政府总部兼绝食等等,带来的压力都可能不足以让中央政府让步,提议市民及民间领袖以事先张扬的形式实行违法、非暴力的占领中环行动。希望通过是次运动争取一人一票普选特首。

戴耀廷的主张一出,就有如一颗核弹,在香港政界引起广泛回响,多个泛民及民间组织逐步表示支持或作出响应。而民间团体的反应也不俗,代表47个团体及政党的民间人权阵线,与戴耀廷会面商讨后宣布加入行动,教协、学联也答允参与,学民思潮正积极考虑。

信念书指出,该运动有三个基本信念,其中一点是:香港的选举制度必须符合国际社会对普及和平等的选举的要求,包括:每名公民享有相等的票数、相等的票值和公民参选不受不合理限制的权利。

信念书说,“经过商讨日和公民授权后,此运动会对2017年特首选举提出具体方案,假如有关方面漠视公民的民主诉求,提出不符合国际普选标准的选举方法,我们会在适当时间进行一万人‘占领中环’的公民抗命,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

戴耀廷解释,期望最少一万人参与,是以每四名警员搬走一个示威者估算,一万人就要四万个警察才搬得走,但香港没有四万名警察。这会令旁观者醒觉到,原来当整个社会都同政府不合作时,香港就会成为一个不可能管治的地方,政府将付出极大的代价。

他强调,公民抗命旨在把政改议题与现有制度相扣,希望通过公民无私牺牲凸显制度不公义。预计5月份会举行千人小型商讨日,然后在明年年初举行万人商讨日。

面对民主派来势汹汹,以占领中环作胁,逼中央在2017年的特首选举上就范,中央政府随即迅速亮出底牌,试图让反对派知难而退。

3月底,刚升任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不久的乔晓阳,即南下深圳,与30多名香港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举行座谈会。在长达两小时会晤中,乔详细阐释了中央对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的立场,并划下底线。


他说,“任何政治包容都有一条底线,这就是只要他们坚持与中央对抗,就不能当选行政长官。”会后,乔晓阳索性把6000字的文章在网站公开,把中央对普选的所有争议一次讲清讲楚。

根据乔的说法,参选特首必须要过三关,第一是先由提名委员会作出判断;第二是由香港合资格的选民作出判断;第三则是当选者仍要待中央判断,才能决定是否任命。

乔晓阳特别解释作为第一关“提名委员会”的角色,跟过去几届行政长官选委会的提名完全不同,提名委员会将以”整体机构”提名,而非“个别委员”提名,换言之,泛民参选者必先在提名委员会中“胜出”才可以成为候选人,在这项新游戏规则下,将难以取得入闸权。一般相信,乔晓阳将普选特首底线说得清清楚楚,完全杜绝了泛民幻想或钻空子的空间。

泛民两党可能骑虎难下

乔晓阳代表中央亮出“底牌”,在过去可说从未发生过。但其实,中央摆硬是有迹可寻的。自十八大换届后,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为首的新班子,提出”中国要走自己的道路”,无论是外交或内交,都一改以往作风,处理香港问题显得比以往强硬。

譬如,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声3月初接见一批港澳政协委员时,已表明要确保“爱国爱港力量在香港长期执政”,亦强调“香港不能成为颠覆大陆社会主义的桥头堡”,透露了中央摆硬的端倪。俞正声当时即将接任全国政协主席,他的话足以为特首普选定下一个大原则,而乔晓阳南下讲话则就此再加说明。

一名香港亲中人士指出,自梁振英上台后,特区政府的管治长期陷于弱势,任何政策都不断被狙击,加上陆港矛盾日渐升温,反中情绪不断蔓延,中央不得不重新审视对香港的管治方针,在普选特首的主导权问题上,更是一步不能让,以防香港出现大乱。

香港城市大学专上学院社会科学部讲师方志恒分析,北京急不可待为政改划下红线,占领中环运动固然是催化剂;但真正关键,却在于北京将今回政改视作”政权保卫战”。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凌德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2015.html【责任编辑:徐南露】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