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中环行动是如何开始的?

image

外国势力和反对派部署夺取权力已经有20年的时间,做到了精心策划,积窥力量,逐步推进,这是一个非常大规模的选举工程。反对派从李柱铭到戴耀廷,毫不讳言,“占领中环”势在必行,目的是增加反对派与北京谈判的筹码。

“占领中环”表面看是香港反对派中的学者发起的,但说到底,是外国势力和反对派向中国争夺香港管治权的问题。其实这场斗争始于香港回归中国之初,而随着2017年普选临近,斗争势头愈演愈烈。外国势力和反对派并非随心所欲肆意妄动,而是早已制订好夺权的路线圃,不妨试析之。

掌控舆论优势精心布局

第一步,在香港建立舆论传媒的优势。1995年,苹果日报在香港创办,不懂中文的彭定康为苹果日报站台,出动警察对付杯葛苹果日报这是一侗精心部署。现代社会舆论传媒何等重要,单看香港电台和某一两个电子传媒一路以来的表演,就知道他们全力贬低特区政府,唱衰爱国爱港力量参政、治港的表现,是为了抹黑爱国爱港力量,为在适当的时机夺权而作的舆论准备。

第二步,情报机关和传媒配合,制造政治事件。为阻挠特区政府吸纳人才,不断发动丑闻攻势,以证明特顶政府腐败无能,需要按照他们所说的国际标准的选举方式,抛弃基本法和人大常委会决定的宪制文件,以方便他们夺权上台。本届行政长官选举时,不断出现抹黑新闻,不断爆出以前政府的内部材料,都绝不是一般记者可以掌握的材料,而是港英统治时期所蒐集掌控的机要材料。从唐英年、梁振英住宅的详细的图纸、有没有申请改建的纪录,年月日都掌握得非常准确,这说明有人取得政府的材料,等待时机才发难。到行政长官要组织内阁班子了,“恰好”就爆出麦齐光的,“对租”事件,有关所有买卖的条款和文件,都在报纸上刊登出来。这个举动就是要警告有能力的人,千万不要加入梁振英的治港班子,否则,外国势力可以用相同的办法对付之。梁筹组班子受干扰寸步难行,当然影响到上台后的表现,“恰好”此时,社会上就响起了所谓,“政党轮流执政”和“应该让反对派加入政府担任律政司司长”的言论,他们以“今不如昔”的论调,包括行政会议组成缺乏勐人、局长级的人员人手不够秤、“有料到”的言论,排着队出台,“日新鲜”“恰好”又在此刻,传媒爆出有所谓B计划的谣言,蛊惑人心。难道这样的舆论准备还不够精心吗?

洗脑青少年要香港变天

第三步,控制教育阵地,改变年青人的思想。利用学民思潮控制学生会,到了一定的时候,吹响了集结号,爆发了为反对国民教育而占领政府总部的事件,教协更积极利用网上教材,推动“占领中环”,然后出动了校长级人物,公开邀请蚕耀廷到学校里“上通识课”,向中学的青年学生进行洗脑,煽动学生参加“占领中环”。

第四步“去中国化”乃长期酝酿的工程。反对派通过了补选,搞出所谓“五区公投”,“公民起义”培养“香港主体意识”,也即是彷效台湾陈水扁的台湾独立的策膏,先建立意识形态,然后冲击宪法文件;

第五步,提出“占领中环”的具瘤时间表,明刀明枪要以此为筹码自中央讨价还价,制造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瘫痪,以700万人的利益要胁中央放弃基本法和人大常委会决定宪法制度文件,改为跟随国际的标准,把香港变成“人权公约”签字国的国家一样的主权实体。

第六步,到了2017年,他们就会推举出反对派的核心人物余若薇,竞选行政长官,真正向着,占领中环“香港变天”的方向出发。

谁能让她们一起转軚?

这样一个路线图说明,外国势力部署夺取权力已经有20年的时间,做到了精心策划,积怒力量,逐步推进,这是一个非常大规模的选举工程。近期的“占中商讨日”所有的反对党的领袖人物都出席了会议,说明“占领中环”并不是戴耀廷等人可以动员得来。无论是余若薇、刘慧卿,最初都非常低调,表示很难动员港人参加“占中”,刻意和戴耀廷的激进主张保持一定距离,后来,却在戴耀廷主持的“占中商讨日”突然一起转軚,表示一定要“占领中环”的决心,并说占中不是手段,而是目的。很明显,这是幕后波士吹鸡,下令一定要把“占领中环”付诸实施的结果,而不是戴耀廷能够指挥这两个反对派的勐人。

“占领中环”为甚麽这麽重要?因为美国波士在中东煽动和组织茉莉花革命,就是採取群众聚集起哄,接着就是暴力冲击政府,美国波士很有兴趣在香港试验一下这种模式,所以,改了一个名字,叫做“占领中环”,反对派也开始转为高调,宣称不排除出现“流血事件”。

这是一种讹诈政策,反对派从李柱铭到戴耀廷,毫不讳言“占领中环”势在必行,目的是增加反对派与北京谈判的筹码。“占领中环”还出现了非常奇怪的现象,李柱铭和陈方安生都没有出席“占中商讨日”的第一次会议,他们的不出席,就是留有后着,准备将来要和中央政府进行“谈判”。

李柱铭盘口中的要害

李柱铭已经开出了“谈判”的盘口,可以在基本法规定的提名委员会的基础上进行讨论,但无论如何,提名委员会一定要提出5名行政长官的候选人,每个提名委员会委员只可提一名行政长官候选人,反对派已经计算过,1200个提名委员,分别代表四个阶层,反对派一些专业功能组别、在立法会和区议会的代表、在政协委员中可以争取到175张票,这样就可以第5名的最小的多数,推出一个代表反对派的候选人,进入普选。这个反对派代表,究竟是甚麽人?各种迹象证明,从美国人到反对派内部,都准备推余若薇出选。如果建制派接收了5名候选人的方桉,建制派就一定要推出4名候选人,这4名候选人的背景差不多,一定分薄了票源,每人在提名委员会得到的支持度不可能超过,207C,他们不能不被动地投入一场泥浆摔角之中。如此一来,反对派的候选人就可以集中票源,占尽了优势。

越来越多香港市民发觉:候选人数越多,认受性越低,效果越差。 行政长官的候选人,应是两个起,三个止。这样,一来可以提高每个人的得票率和认受性,二来候选人数少,有利于在选举论坛有足够的时间去宣传自己的主要政纲,选民可以在不同的政纲中间作出比较和抉择,提高选举的质量。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218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