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检举达人”靠检举发财

有一群特别的“赏金猎人”活跃在宝岛各地。

只要一台摄像机,他们就能让乱扔垃圾的人们避之不及、哀求“高抬贵手”,甚至有人自制“头盔暗藏型针孔摄像机”,骑着摩托车在城市里穿梭,让那些向车窗外扔烟蒂、吐槟榔渣的车主无所遁形。

在岛内,检举他人破坏环境、偷逃漏税等不法行为都能依法获得奖金,通常是遭检举人罚金的5%到60%不等。由于赏金丰厚,月入破10万(新台币,下同)的人比比皆是,更有不少人因此发了财,被称为“检举达人”。

“你越不守法,我越有钱赚”

家住新竹市的杜先生,当“检举达人”已经两年了。

每天上午9点,杜先生会带着他赖以为生的工具——一台DV准时出门“上班”。他的工作是跟拍那些向车外扔烟蒂、吐槟榔渣的车主,再以此向环保部门检举获得奖金。他的妻子是越南人,经常在外籍劳工圈子走动,只要发现非法外籍劳工就会叫丈夫检举。台湾目前有上万名非法外籍劳工,每检举一人就能获得“劳动委员会”发给的5000元奖金。
“你越不守法,我越有钱赚。”杜先生说。

杜先生曾是业务员,工作繁忙收入微薄。两年前他偶然尝试跟拍,小赚一笔后辞去工作,决心成为“检举达人”。去年9月,新竹市检举奖金提高到罚金的6成,他便花4万多元买了高画质DV,安放在车内预先设置好、锁定最佳角度的防震三角架上,每天“朝九晚五”,平均可拍到15件违法事例,累计下来月入不下10万元。

岛内的检举奖金制度由来已久。早在戒严时期,检举“共谍”便能获得奖金。针对保护环境的检举奖金制度,则是近年的产物。

台北市交通发达,但由于管线铺设问题,马路经常被各类维修工程挖得体无完肤,引发民怨。2009年,市府推出针对违法道路施工的检举奖金制度,检举认定后每案裁罚3至15万元不等,检举人可领取罚金50%的奖金。

制度实施后,台北市内违法道路施工日渐减少,引发各县市纷纷效仿,检举范围也从施工扩大到诸如环保、交通安全等方面。这些制度不仅降低了各县市的管理成本,还额外催生了靠检举奖金维生的职业检举人。

家住新北市的周先生也是“达人”之一,无奈当地同行太多,竞争之下他月入仅有6万元,使得他另辟蹊径:自行研发偷拍设备。

他在安全帽上钻洞,将针孔摄影机置入其中,再在电源线上安装手控按钮,就可以边骑摩托边跟拍,对方难以察觉,这也让他安心许多。“有一次偷拍时被摩托车车主识破,我吓得猛加油门离开,对方还追过来大骂脏话,差点被打。”

除了“偷拍神器”,周先生还有跟拍要诀:“看到车主叼根烟快抽完了,或者刚朝嘴巴丢槟榔嚼,就要跟过去,也许下一秒他就会丢烟蒂或吐槟榔汁。”

他说,身为“检举达人”,平常一定要做好功课,比如他骑摩托时都会留意哪些路段摩托车较多,等红灯时间较长,哪个角度偷拍效果最佳等,要观察一阵子再“工作”。

为了拓宽收入,周先生还开设“偷拍补习班”,一天速成班学费7000元。“要教的很多,比如违规车主要整个人入镜,车牌也必须可以辨识;车主丢烟蒂等要连续画面才算完整;送交警察局时,得附一段动态影片及一张截 图。”

他说,拜近期岛内高失业率所赐,至今已有50多人“学成出师”,正在街头争夺奖金。


“达人”太多 当局很头痛

岛内经济不景气,“检举达人”成为另类谋生管道。但如今“达人”越来越多,无处不在的偷拍经常让民众不堪其扰,“达人”为了检举时而引发官司。

2012年10月,新北市的陈先生被指控因为偷拍机车骑士点烟被发现后不甘心,硬挡在机车前方,结果被对方控告妨害自由。

陈先生解释,当时他并未偷拍,却被对方以脏话辱骂,令他愤而拦车;车主则说,他发现有人在偷拍自己,便告诉周围人小心,没想到对方找茬故意拦车,他才愤而报警。

当地人透露,两人冲突地点在一家便利商店附近,这名“达人”每天都会到此拍照,先寻找吸烟民众,再以针孔摄像机跟拍搜证。由于陈先生的行为时常引发争执,附近店家不堪其扰,特地贴海报提醒客人“有人检举搜 证”。此外,“达人”多了,要支付的奖金也日益增长,时常让各地管理机构颇为头疼。

台媒报道,花莲县有一名“达人”专门检举尾气排放过量的“乌贼车”,今年1月至10月,他一共检举了3573件事例,奖金累计达107.19万元。由于花莲县对“乌贼车”目前仅劝导不罚款,奖金要从预算中支付,而花莲县环保局今年编列的检举奖金预算才97万元,根本不够付奖金。结果,县环保局只好申请追加预算105万元,才把众多“达人”的奖金付 清。

对此,花莲县议员黄振富感叹,“达人”们功夫了得,为了“业绩”可谓不择手段。他说,现在很多老人家还在骑老式机车,这种车只要猛加油就会大量排气造成“乌贼烟”,经常成为“达人”们盯梢的目标。“最近经常有长辈向我陈情,希望检举制度不要肥了达人,苦了民众。”
不仅花莲县付不起奖金,岛内诸多县市也面临类似问题。台北市议员刘耀仁据此质疑,认为检举奖金制度与原本鼓励保护环境的初衷已背道而驰。

刘议员说,检举奖金制度名目繁多、涵盖面广,但近期以来检举案件都集中在“好检举、奖金高”的项目。如乱丢烟头一次处以6000元罚金、罚金5%归检举人,有民众两年检举7千多次,扣除税款后150万奖金落袋,却不见控烟情况有实质性好转。
“检举制度上路以来,近几年奖金总额均超过500万,个人单一年度最高检举奖金单次甚至上百万。”刘耀仁指出,目前检举奖金多集中在特定人士上,把市府和民众“当提款机”,对维护环境清洁并无太大协助,市府有检讨政策的必要。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2196.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