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士兵意外死亡之后

在东亚儒家文化圈的转型社会中,台湾较之香港、新加坡被认为民主、自由程度较高,而法治程度较差。士兵洪仲丘被虐致死一案,再一次暴露了台湾实现法治的距离。

“总统”道歉,“国防部长”下台,1亿新台币的“国家”赔偿,这些都没能让一个死去的台湾士兵的家属和许多台湾人释怀。

2013年8月4日,台湾领导人马英九来到台中乡间,出席被虐致死士兵洪仲丘的告别仪式。一路步行一路被当地民众围堵谩骂。当马英九伸出手想与洪仲丘姐姐握手时,更是遭到了回绝。

同样无法原谅马英九的还有许多台湾民众。此前一天,数以十万计的台湾人聚集在通向“总统府”的台北市凯达格兰大道(简称“凯道”)游行示威。

台湾士兵非正常死亡事件并不是第一次发生。根据台湾“国防部”的统计,在实行义务兵役制的台湾,过去10年共有1392人死亡,其中不乏不当处罚致死的案例。

不过,这一次,台湾人决定不再坐视不管,他们不仅向政府要真相,还要求政府建立确保真相大白、杜绝悲剧的军法制度。

从“意外”到“他杀”

2013年8月4日,在马英九的干预下,洪仲丘的亲属终于收到了明确标注“他杀”的军方死亡鉴定书。此时距离洪仲丘过世已经整整一个月。

一个月前的7月3日,当洪仲丘的父母赶到台北医院时,他们不满24岁的儿子已经失去意识,全身淤青渗血、面目难辨,而10天前,他才刚从台中的家中健康地返营。

军方最初告知的死因是中暑,属于意外身亡,这让家属无法接受。洪仲丘一年前刚从台湾成功大学交通管理系获得学士学位,在学校里还是篮球队员,并取得了研究所入学资格。按计划,他应该在7月6日退伍。

4日,洪仲丘去世。当天,家属就将此事披露给媒体。洪仲丘的母亲表示,她6月27日还接到洪仲丘的一通电话,儿子在电话里哽咽地说有人要“整理”他。

一桩冤案就此浮出水面。

在被送往医院前,洪仲丘刚刚在台湾桃园县杨梅山顶营区的禁闭室经历了5天的高强度体罚。体罚的原因是:洪仲丘返营时被卫兵查出携带有照相功能的手机和MP3播放器。

“携带这样的违禁物品固然不对,但因此送禁闭室就像闯红灯被抓去枪毙一样,绝对是上纲上线。”退伍军人、平面设计师陈亮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介绍,禁闭是目前台军内部最高强度的体罚形式。台湾海陆空三军共有禁闭室18座。

同样令人生疑的是洪仲丘被送禁闭室的速度。送禁闭室需要经过层层批准,还需要严格的体检和心理辅导以确认身心健康。退伍军人、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学生陈声浩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走完流程一般需要三到四天,但洪仲丘事件中,这部分只用了两天。

7月9日,台湾“国防部”公布了行政调查结果,承认此案有“处分程序不周延”、“禁闭室管理欠当”、“体能训练强度不合规”等情形。两天后,台军参谋本部宣布处分26人,并将其中12人移送军事检察机关(简称“军检”)侦办。

但事件并未因此淡出公众视野。7月11日,洪仲丘家属在军事检察官陪同下复勘禁闭室时要求调阅体罚录像。随后家属发现,有80分钟的洪仲丘体罚录像不见了。

消息一出,民众对军方的愤慨进一步升级。7月19日,军方决定将禁闭室戒护士涉嫌湮灭证据、销毁录影带一案移交桃园地方检察署(简称“桃检”)。

洪仲丘的家属也因此忍痛决定让法医解剖尸体,7月26日,负责尸检的法医石台平公布尸检结果,认定洪仲丘死于他杀。他强调,这意味着洪仲丘的死亡是第三者介入的结果。同时宣告了,必须有人得为他的死负责。

两个“审判场”

洪案在岛内引发了巨大的舆论冲击波。

“大家本来觉得这件事情吵了两个礼拜应该告一段落了,但是相关新闻总是获得热烈的回响,造成了欲罢不能的局面。”台湾《中国时报》副总编张景为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发现,自己所在集团旗下的中天新闻台由于有一档晚间节目在过去一个月不断报道洪案、公布爆料,已经带动整个频道收视率从第四位跃升至第一位。

案件移交检察机关后,台湾的媒体和民众并没有放松关注:一方面,调查的结果似乎总在背离公众感知;另一方面,媒体不断收到军中人士的爆料则好像在为事件架设出另一套逻辑。

关于洪仲丘被送禁闭室的真实原因,军方调查认为是由于洪仲丘之前屡次犯错不思悔改;而洪仲丘的军中同袍则爆料,这是因为洪在离营座谈会上对上级军官大胆建言而遭遇报复。而关于消失的80分钟视频,“桃检”的调查结果是监视器线路老旧,排除了人为因素,而洪仲丘的家属和台湾“立法院”的“立委”们在实地勘察后均认为有湮灭证据之嫌,甚至怀疑有人用黑布包裹镜头。

此外,洪仲丘的大兵手记遗失、急救录像消失、禁闭室戒护士急救不积极、急救车时速过缓、下令禁闭洪仲丘的军官事后获得表彰等等——媒体每天报出的新料让军方应接不暇,也让马英九政府的危机公关捉襟见肘。

2013年7月15日,时任“国防部长”高华柱请求辞职,在获得了马英九的短暂慰留后获得批准。7月20日,马英九首次前往洪家祭拜,并承诺对此事“管定了”。

不过,他的到访和承诺来得似乎有些迟了。同样是7月20日,3万台湾民众在一周前刚成立的非政府组织“公民1985行动联盟”(以下简称“行动联盟”)的号召下来到“国防部”大楼前集会。而7月17日,行动联盟向警方提出游行申请时预估参加人数只有5000人。

台湾作家、导演柯景腾(笔名“九把刀”)参与了事前动员,为活动捐款3万新台币(约合6000元人民币),并在媒体上号召年轻人把“键盘正义”变成实质力量。

尽管面对公众压力,7月31日,台湾军检宣布洪案侦结时并未突破之前的调查结果,并否认了有上级指示凌虐洪仲丘的传言。在18人的起诉名单中,除了一名禁闭室的戒护士被控凌虐部署致死罪之外,其他17人均只涉嫌行政过失。消息一出,便被反对者批为“抓大放小”,

“从外界角度看,为什么非要搞得这么难看?外界疑点这么多还要去掩盖,怎么不去查?所以,到了军事管教、军法制度彻头彻尾改造的时候。他们(军方)可能觉得自己没错,所以这个事情难以善了。”张景为说。

台湾政治大学政治学系教授江明修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尽管台湾经过了30年民主化的洗礼,但是国防、司法体系一直都存在黑箱作业。“国防和司法两块的交界就是军法了,这一块是烂中之烂。”江明修说。在他看来,冲击这个“大黑箱”不易,所以需要让民众不分蓝绿、不分族群团结起来。

而8月3日,行动联盟组织的第二次集会——“万人白T凯道送仲丘”正是做到了这一点。

白衫军:“我们比民进党更让马英九政权害怕”

2013年8月3日傍晚5点过后,通往台湾“总统府”的凯道上已经挤满了穿着白T恤的人群。行动联盟此前在给当地警局的游行申请中预估的规模是10万人,但主办方最后统计的数据是超过了25万人。

退伍军人陈声浩表示,尽管人多,但当天集会现场秩序井然,地铁站里有站务人员和警方引导,到地面以后就有大会志愿者维持秩序。集会进行中,主办方还提醒人群不要丢下垃圾。

在陈声浩参加过的众多社会运动当中,这一次的集会人群显得特别年轻,以25岁至35岁的年轻人为主,这与此前以35岁以上中年人为主的台湾社运活动不同。当晚活动中,组织者曾请第一次参加社会运动的人举手,据参与集会的台湾成功大学教授梁文韬目测,举手的人超过三成。

很明显,年轻人成了这次活动的主力军。包括林宥嘉、阿信等在内的众多台湾知名艺人当天也在自己的社交网站页面上发出自己穿着白T恤的照片以示声援。活动在社交媒体上发起,活动的主题曲是根据音乐剧《悲惨世界》主题曲改编的,活动现场随处可见的徽标则是一只淌着血泪的眼睛,下面写着一行字“Big citizen is watching you”。据活动的组织者称,这是受了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启发。

此外,这次活动没有任何政党甚至是专业社运动组织参与的痕迹,行动联盟的成员也均拒绝向外界透露身份。活动经费主要通过贩卖徽标来募款,在行动联盟的官方网站上,访问者可以查询该组织的账目明细,包括每一笔捐款的来源和去向。

“相较于数年前的红衫军(反对陈水扁)运动,许多政治人物抢着当副召集人,上位后赶紧做一件背心把职衔姓名全打上去,这次活动主办者的低调作风令人钦佩。”同样参加了这次集会的退伍军人陈亮宇说。

当晚5个小时的集会请到了诸多台湾民意代表、洪仲丘家属以及其他军内死亡案件的受害家属上台演讲。一位组织者在集会结束前的演讲中,历数台湾社会的不公平现象,并大声说道:“今天我们站出来,绝对比民进党站出来,更让马英九感到畏惧。”

尽管组织者一再强调自身的超党派色彩,但整场活动中专业水准的灯光、舞台和音响效果还是让人对组织者的背景心生猜测。不过,多位知情人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组织者确实没有统一的党派背景。

“即使背后有人,这场公民运动的波澜壮阔也使得没有人敢出来去夺这个功劳,大家都很收敛。”张景为说。

在巨大的民意压力下,“行政院”当晚表示成立军内冤案申诉委员会,对历年来的军内死亡事件重启调查,并推动军事审判法改革。8月6日,“立法院”通过军法修正案,决定将非战时的军中审判移入一般司法程序。

不过,对于民意“倒逼真相”,参加集会的台湾成功大学的梁文韬教授则持悲观态度。他认为,由于录像等关键证据丢失,如果没法证明湮灭证据的事实,最终恐怕还是要承认现有结果。

“事情到了这一步,外界比较难使得上力。”梁文韬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不过,修改军法的诉求由来已久,这次修法让军中人权问题达到一些阶段性的目标,也算是一个积极的结果。”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2309.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