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民进党的“烫手山芋”

谢长廷的登陆及举办的香港会谈、陈菊的再次登陆、民进党举办的“华山会议”,等等,让民众看到民进党内部似乎正在发生调整与改变,但随着陈水扁的重新入党,民进党再一次重陷泥潭。

8月份,台湾两位政治人物的举动引起了热议。这两位都与民进党有关,一位是高雄市长陈菊再次登陆,访问了天津、深圳、厦门和福州。陈菊宣称,“作为民进党元老”,自己这次大陆之行,是以善意创造“更多友善”。越来越多的“绿营”政治人物访问大陆、香港,让人们对民进党和大陆的关系增加了一些想象空间。

另一位就让人有点“纠结”了,他便是如今还在大牢里的陈水扁。2008年8月14日,已卸任台湾当局领导人的陈水扁坦言选举剩余款未诚实申报,并汇往海外账户,隔天,陈水扁宣布退党;今年5月下旬,民进党“立院”党团总召柯建铭代替陈水扁提出入党申请,历经两个半月的审议,民进党入党复审小组决议尊重地方党部意见,以多数决通过陈水扁的入党申请案。

民进党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接受陈水扁重新入党?

被要挟的“入党”

客观来看,陈水扁的入党并非完全出于民进党的本意,更多是由于陈水扁所代表的台湾本土势力和民进党内的深绿势力的要挟所致。

因为早在5月22日,民进党中常会就通过了“立法院总召”柯建铭提出的“陈水扁入党”案。5月23日,陈水扁亲自填写了入党申请书,由柯建铭转交台北市地方党部。5月24日,党部主委瑞雄对外表示,地方党部审查委员将尽快审查。连串紧凑动作表明,民进党已经启动陈水扁入党审批程序。更有舆论预估,最快6月陈水扁就能重返民进党。然而两个月过去,在民进党的议题中,陈水扁时隐时现,重返民进党一事一拖再拖。

7月17日,复审小组曾开会讨论此事,但会后没有任何结论。有媒体报道说,复审小组可能打算拖到8月中再开会,让陈水扁形同遭除名满 5 年才能重新申请入党。这令陈水扁和支持者甚为心急。于是,有支持者探望陈水扁后替其传话说,民进党再不处理其入党事宜,陈水扁就要另外组党。扁子陈致中也在7月23日公开放话,希望民进党中央尽速处理此事,让陈水扁入党案赶快有个结果。

陈水扁放话另行组党已经不是新鲜事。退党以后,陈水扁为迫使民进党回应“特赦”、“保外就医”、“恢复党籍”等诉求,在2008年、2009 年和2012年先后放言要另组新党。但是这一威胁并非空穴来风,因为以陈水扁为精神领袖的民进党内的阵线拥有7名“立委”与31名直管市议员的实力,如果陈水扁真的另组他党,将会严重影响民进党明年“七合一”的选情。

那么,对陈水扁来说,他为什么要急于回归民进党呢?

作为一个政治人物,他太清楚没有政党的庇护和帮助,个人就是本领再大,也难有大的作为,更何况还身在狱中。陈水扁回归就是要与民进党紧紧捆绑在一起,抓住民进党这棵大树,他才有可能走出监狱。对陈水扁来说,他最大的利益就是要让深绿没有保留地效忠他,让他保有在民进党的影响力,助儿子陈致中重返政坛,以及壮大扁系大将在党内实力,争取到提名,当选民代。陈水扁为了个人利益绑架民进党,将在狱中遥控指挥民进党。至于民进党要如何转型,会不会赢得2014、2016选举,他才不会管那么多。简而言之,先问个人利益,再谈党的利益。两岸政策转型是民进党的利益,却与陈水扁个人利益相冲突。

各怀心思的民进党大佬

那么,民进党又为什么会同意陈水扁再次入党呢?

5年来,民进党始终挥不去扁案阴影,前4年蔡英文虽采切割方式,但2012大选时,国民党频频拿陈水扁作为攻击武器,仍让蔡英文难以招架。这也是民进党此时愿意正面处理陈水扁入党案的原因之一,希望在下次选战开打之前作个了断。另一方面,部分绿营人士对陈水扁的病情动了恻隐之心。本土势力也积极运作让扁返党,让绿营困扰不堪。虽然民进党内对于陈水扁的入党也并非是一片赞成之声,但苏贞昌基于各方压力,有意让扁“回家”,在苏主导下,扁才能顺利重新入党。

台湾是一个选举政治地区,政治人物都要为自己的政治前途算计。对于陈水扁这样有着特殊身份和背景的人,他的再次入党,可不是简单按程序就能实现的,没有民进党高层的同意,他不可能重新入党。

作为民进党主席的苏贞昌之所以同意陈水扁重新入党,有着自己的盘算。针对扁再入党案,苏贞昌就曾说要“多一点人性,少一点算计”,被解读为对扁释出善意。这也恰好是苏贞昌所算计的,一方面同意陈水扁入党,满足扁系人马的呼声和要求,体现“人性关怀”;另一方面这也是苏贞昌拉拢陈水扁及其深绿支持者的最佳时机,为其下届党主席选举连任铺路,最终为自己冲击2016作先期的准备。这是苏贞昌想要达到的最终政治收益。

民进党前主席蔡英文办公室低调回应“没有意见”。蔡英文在其任民进党主席时,从动作上和陈水扁作了切割。可以说,她是不希望陈水扁重新入党的,但对陈水扁重新入党,她并未坚持原则,公开表示反对,这说明蔡英文不想直接得罪陈水扁及其支持者,避免在政治上受到扁系的攻击和伤害,采取明哲保身的做法。

“行政院前院长”谢长廷则说,对陈水扁再入党的问题,大家都有挣扎,不过复审小组做出的决定,他都支持、尊重。

民进党中央这些重量级的人物都表态没有意见,陈水扁重回民进党就不足为奇了。

陈水扁得以重新入党,应该说是扁长期绑架及深绿施压的结果。扁家弊案曝光后,为借助党的力量作后盾,帮助自己渡过司法难关,扁利用与民进党剪不断、理还乱的千丝万缕关系,软硬兼施,强力绑架民进党、阻止民进党的切割。他“表忠心”,多次表示要重回民进党,号召“陈水扁们”展现实力,支持民进党,为民进党候选人发声、背书、助选,使党不忍切割;不时发出威胁,曝料曾大笔资助党内人士竞选,重要人物几乎没有人未拿过他的钱,将之与自己的贪腐绑在一起;为了威胁民进党,绝食、自杀等非常手段都用上了。

党内基本教义派、深绿力量视陈为“台独”教主,不问是非,死撑硬扛,讨伐马英九,声援陈水扁,将一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贪腐案硬说成是对扁的政治追杀、司法迫害,不停地举办挺扁活动。陈水扁最终入党,说明民进党已完全屈服于陈水扁的绑架及深绿的压力。

很显然,陈水扁返党让“独派”抬头,岂不是让民进党距离执政更远?话是没错,但对党内人士来说,有什么比赢得初选,拿到入场券更重要?即使苏贞昌要卷土重来与蔡英文拼2016初选,过程中也有许多支支节节的关卡要过,不得不对陈水扁派系有所顾忌。

民进党的“烫手山芋”

从长期来看,迎接陈水扁重新入党对民进党是“弊大于利”。因为对民进党而言,陈水扁就是一块丢不掉的“烫手山芋”。陈水扁以连串弊案令民进党蒙羞,更因激进“台独”将两岸关系推向深渊。2008年岛内政党轮替,“绿地变蓝天”,陈水扁“功不可没”。不过,挺扁者几乎与深绿选民重合,想在政治上有得玩儿,哪个绿色政客也不敢轻视这些选票。“陈水扁有用又可怕”,民进党内一众菁英焉能不知?

民进党主席苏贞昌的态度最具代表性。蔡英文对苏贞昌进军2016“大选”形成最大威胁,近期又传出谢长廷与蔡英文结盟的传闻。有分析指出,苏贞昌以“按程序办事”回应陈水扁,就是要借此收编党内基本教义派和扁系人马,作为“防蔡堵谢”、筹谋自身政治前途的重要布局;另一方面,民进党内反扁势力虽然不大,声音却不小,苏贞昌也不愿过多开罪这些人,借“按程序办事”,把陈水扁入党一事拖上一阵子也说得过去。

扁案爆发之初,党内要求切割的呼声颇高,认为扁案对党的形象冲击太大,是民进党创党以来“最大的失败”、“最大的危机”,一度引发退党潮,主张尽快开除扁的党籍,疗伤止损,时任党主席的蔡英文多次致歉,坦承真相太沉重,重到几乎压垮了信任,只能低头不语;表示未来一审有罪,会予以除名。

而今扁案事实清楚、铁证如山,民进党却同意扁重新入党,这无疑将冒极大的政治风险,让人们再度将扁的贪腐与民进党相连接,特别可能会引发那些中间选民对民进党的反感,失去他们的支持。扁的重新入党,也势必引发反扁势力的强烈不满,加剧党内的矛盾斗争。

一位民进党“大佬”就对陈水扁入党公开表示“非常遗憾”,认为陈水扁再入党一案,是非常羞耻的纪录,台湾社会无法接受支持陈水扁贪腐的政党,他反对让陈水扁再入党。陈水扁真的入了党,对民进党内要参选2016“大选”的人而言都是一场噩梦。

一个贪腐加上“台独”分子陈水扁的回归,让民进党这几年的苦心经营、试图东山再起的成果化作泡影。谢长廷的登陆及举办的香港会谈、陈菊的再次登陆、民进党举办的“华山会议”,等等,让民众看到民进党内部似乎正在发生调整与改变,但随着陈水扁的重新入党,民进党再一次重陷泥潭。

民进党前主席许信良也撰文指出,当初扁向全台人民承认做了法律不允许的事情,直到今天这个理由依旧没有消失,所以民进党还能公然说陈水扁无罪吗?连最起码的是非标准都荡然无存?他提醒民进党,陈水扁再入党对民进党将会是重大伤害,民进党将很难重新“执政”。早前,就连前扁办主任陈淞山也指出,重新接纳陈水扁“根本是开倒车,民进党必将卷入道德争议的漩涡中难以自拔”。

一个人有加入任何政党的自由。但对于陈水扁这样一个身陷囹圄的贪腐分子,却能成功回到民进党的怀抱,让民众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无论民进党搞什么名堂,陈水扁的回归,只能让民众重新认识民进党,让民众把民进党和袒护腐败联系到一起。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234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