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慧思辱警事件背后的香港

女教师林慧思辱警事件,显示随着普选日子日渐来临,香港社会泛政治化及族群撕裂已经到了Al极为严峻的阶段,情况持续恶化,大陆“文革”式批斗文化必将在香港上演,这是香港政治文化的悲歌。

7月14日晚上七时左右,香港旺角西洋菜街的行人专用区一如以往人山人海,但一小块区域却突然被七八名警察用“封锁线”封锁住。原来,当时一个名叫“香港青年关爱协会”的民间组织,在现场用黄色横幅包围及遮挡了另一个具有浓厚政治色彩的宗教团体的摊位,双方继而发生口角和肢体冲突。接报到场的多名警察于是驱散市民,并封锁一段行人号用区,进行调停工作。

事件引起大批香港市民围观。部分港人不满警方只封锁该宗教团体的摊位,而没有处理“青关会”损害其表达自由,纷纷与警察理论。在这时候,路过的宝血会培灵学校中文科教师林慧思见状,也加入战团,要求进入封锁区内,但遭警方阻止。于是她不停质疑警方为何不准许她站在封锁线内。有警务人员劝喻她冷静,但不为她接纳。林慧思即再以一句英文粗口谩骂警员。后来她离开封锁线,事情亦以此为结。

然而,林慧思不知道的是,她谩骂警务人员一幕,已被人摄录并放上网,事件因而在香港网络上疯传。多个香港警察工会事后发表声明,批评林的行为。其后,林慧思就其“不雅用语”道歉,其执教的宝血会培灵学校亦发表声明,冀社会人士谅解林慧思。

不过,事件并没有因此而平息。有网民发现,原来林慧思曾加入激进政党社民连,父亲林森成也是社民连成员。于是,亲建制派的一些团体迅速组织行动,在网络和媒体撰文围攻林慧思,有人甚至在林慧思任教的小学门前送花圈、拉横幅,要求她辞职。另一边厢,泛主派阵营的人士则纷纷撰文,称赞林慧思为公义出声,捧她是英雄豪杰、“港人榜样”。

8月4日下午两点,由建制派人士组成的“香港家长联会”和“香港行动”,在旺角西洋菜街行人专用区发起“关注粗鄙文化走入校园、支持警队严正执法”集会,要求林慧思向警察道歉。其他声援林慧思的泛民主派团体,也闻风而至踩场。

集会举行前两小时即约中午12时,双方阵营各自在西洋菜南街“摆街档”,中间以一条山东街分隔。山东街以南有亲共的家长联会、香港行动、爱港之声、爱港力等“反林爆粗辱警”团体;山东街以北则驻守了一批“撑林”团体,包括‘人民力量”、“热血公民”等政治组织及政党,当时双方各有数百人,虽未有任何冲突,但已有“大战”前夕气氛,双方不时派哨兵“踩过”山东街,监视对方一举一动,令整条西洋菜街充满浓厚的火药味。

双方的冲突终于在下午约一时爆发。当时,家长联会的工作人员开始搭台,“撑林”一方实时动员数百人抵达家长联会台前,并要求警方取消“反林”集会。高峰期有逾千名撑林市民包围反林阵营。由于现场气氛紧张,邻近多间商户见状都纷纷落闸“保平安”。家长联会最后不得不鸣金收兵,在下午三时半宣布提早结束集会,众人更由警方保护下离开行人专用区。

岂料一场风波完结,又催生另—场火并。约200名不满警察执法的市民,就与另一批以退休警员、休班警员为主的撑警察人士展开对骂,需要警方摆出五层人墙阻隔,双方对峙超过一小H寸,幸未酿成冲突,最后几经警方劝喻下'双方才愿意和平散去,令这场超过六小时的行人专用区大混乱得以告终。警方估计,高峰期上址集结了2800百人。

“香港病了!”一起街头事件,竟然引发近3000人在街头对峙;一句粗言狠批,竟然引来多个小时的粗口横飞对骂。香港学者普遍认为,上述事件的背后,折射出即将踏人普选的香港社会,正变得愈来愈政治化和进一步撕裂,情况令人不无担忧。

香港《新报》在翌日发表的社论形容,整件事情不过是茶杯里的风波,然而一方宁愿歪曲道理,也要死硬支持;另一方却穷追猛扛非得上纲上线、小事化大不可,这就成为了不可以调和的又一场大战。文章指出,之所以有这种无聊的闹剧发生,皆因今日香港的政局,已经被两派所极端化了’双方互不相让,只要对方犯上了一点点的错误,便死咬住不放,誓要把对方打倒为止。这是很不健康的政治气氛。

香港《信报》政治专栏作家江丽芬也感概说,林慧思既已道歉,且说汲取教训,日后会学懂冷静处理同类情况,其他人也就无谓再纠缠下去了o不过,有些人却以此借题发挥,更为过分的,是在林慧思任教的小学门前送花圈、拉横幅,对学生和学校构成极大骚扰,此种手段如同批斗,实在是要不得。

江丽芬指出,最讽刺的是,批评林慧思讲粗口的人,当中却有人在旺角集会上同样大放粗言;同样,撑林慧思“丈义执言”、捍卫宗教团体言论自由的人,在粗言回敬之余,大有誓要对方收声、集会不准举行之势。

她说,“对峙双方,五十步笑百步,如此这样,世界果然充满黑色幽默,难道如今的香港,就已变成此?”

实际上,类似的情况已非个别事件,近年在香港社会可谓屡见不鲜。自从在几年前的“反高铁事件”,香港首次有组织高调抗衡“反高铁人士'’后,每当社会上出现一些事件,当有人眼见部分示威者太偏激,就会特意组织一班人反击,告诉他们社会并非只得一种声音。由于双方政见不同,难以调和,双方都会努力壮大声势,只要有—方受到挑衅,都随时会挑起全场情绪,继而爆发冲突。这种对立式游行,越来越加剧香港社会的矛盾。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特首梁振英去年7月上台后,上述情况更有恶化的趋势。譬如,过去一段日子,香港社会突然冒起了一些“爱”字派的亲共团体,其行径甚为霸道,每当泛民团体举行民主论坛,他们都会出席,并致力“争取”让论坛腰斩。凡是支持争取香港普选的,也往往都成他们攻击的对象。

另一边厢,一些自称是泛民主派的组织,虽说要争取人人平等的选举权利,其行径和作风与“爱”字派大同小异,往往对政见有些微不同的人,粗言对待以至大肆狙击,其目的同样都是要藉此堵住立场不同的人的声音。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是,立场一向亲泛民的作家林超荣,一向对特区政府嬉笑怒骂,但在林慧思事件上只是表达了跟泛民主派不同的意见,就被指“投共”。

香港政坛人士均认为,出现目前的状况,显示随着普选日子日渐来临,香港社会泛政治化及族群撕裂已经到了Al极为严峻的阶段,情况持续恶化,大陆“文革”式批斗文化必将在香港上演,这是香港政治文化的悲歌。

专门研究社会运动及香港政治题目的香港浸会大学社会工作系高级讲师李建贤指出,近年亲政府与反建制阵营矛盾已达到顶点,由以前的抒发己见演变至如“球迷间较量”,对立愈来愈激烈。

李建贤说,“情况有如一场球赛,你这边出动50名球迷,我这边也要发动差不多人数的球迷出来。”他认为,若社会上政治分歧无法解决,类似林慧思事件势日后会一再发生。

中国问题专家阮纪宏指出,过去国共在香港壁垒分明,香港前途问题谈判开始,民主回归与收回主权之争,后来—段时间双普选与民主步伐快慢成为话题。如今中央承诺香港双普选时间表,本来可以形成共识,大家坐下来商量如何进行,可是,反而成为众说纷纭的年代。

而泛民主派阵营则认为,这些事端是因为的亲建制派对于双普选承诺并不甘心,为了破坏普选才不断挑起事端。如果香港人因为对本港的政治争斗感到厌倦,而对民主和普选产生反感情绪,反而安于被统治的状态,那么亲建制派的目标就算达到了

阮纪宏慨叹说,“教师讲脏话问题应该回归到私德的讨论,警察维持秩序受到辱骂应该回归到警队压力问题,为什么非要政治化呢?为什么好像没有任何政治力量可以成为各种势力的代言人,而酿成人人都有话非要说不可的局面?究竟我们是否希望有共识,究竟是否希望社会向前进,哪怕是一小步逐步前进,人人都有话要说而无法形成共识。”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237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