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政治与宗教“大师”

作为台湾政治人物与宗教“大师”关系的典范,谢长廷和宋七力二人相交由来已久。上世纪90年代初,二人便相互结识。1996年,台湾掀起宋七力热。宋七力,原名宋干琳,从1989年起号称能够发功分身,利用摄影师罗正弘以重复曝光手法制造眉心发光和分身到长城等照片。

改革开放后,各种“大师”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大陆兴起,当中最具争议的就是各类“神功大师”。王林事件引爆后,“大师”又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经过媒体报道人们发现,“大师”在政商两界的确神通广大,不少明星、政客拜在其门下。

同一个时代,海峡那边的台湾,各门派和法宗群起,亦掀起了“大师热”,他们不仅民间信徒众多,政治人物们也分别前往拜谒,请“大师”担任自己仕途上的“国师”。一时之间,“大师”在台湾炙手可热。

诸多涉及“大师”的弊案却逐渐被台湾媒体踢爆,各路“大师”们的耸动预言也随着时间被一一证伪。再加上台湾传统宗教的“人间化”改革,曾经红极一时的“大师热”逐渐降温,一个个“法力无边”的“大师们”也渐渐地被揭去了光环。

政治弊案背后的“大师”

2008年台湾“总统”大选期间,民进党候选人谢长廷民调长期大幅落后于国民党候选人马英九。在选战的最后阶段,谢长廷听从其“御用国师”宋七力的计策,将棒球帽反戴,提出“逆转胜”的口号,试图进行最后一搏。虽然最后谢长廷没能逆转马英九,但是其对宋七力的信仰并未因此减弱。

作为台湾政治人物与宗教“大师”关系的典范,谢长廷和宋七力二人相交由来已久。上世纪90年代初,二人便相互结识。1996年,台湾掀起宋七力热。宋七力,原名宋干琳,从1989年起号称能够发功分身,利用摄影师罗正弘以重复曝光手法制造眉心发光和分身到长城等照片。在高峰期,宋七力号称全台湾有数万信徒,2009年在日本注册成为法身宗。1996年,台湾著名电视主持人、台北市议员璩美凤出面检举宋七力借口助人成佛骗财,并指称谢长廷收取宋七力1600万新台币作为政治献金,指控中,璩美凤还称谢长廷的太太游芳枝是共犯。

不过游芳枝对宋七力的能力深信不疑,并且在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称,自己曾亲眼看到儿子和宋七力的分身一起对话甚至打篮球。

2002年,台湾地方法院审理此案,检方台湾高等法院认为,宋七力假借发光照片,没有神力却编造神迹,是诈骗行为。2003年,台北地方法院对该案一审审判,判决宋七力7年有期徒刑,但是在后续审理中,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宋七力所论述思想内容和境界属于宗教信仰领域,并且因为无法证实宋七力案中有被害人,最终改判宋七力无罪。

因宗教“大师”涉及弊案后仍不改信仰的不止谢长廷一个。台湾“四大公子”之一、陈诚之子陈履安笃信藏传佛教,在选举时任用自称“悟空法师大弟子”“佛光山讲师”的“慈祥”大师许国卿为其助选。后许国卿以陈履安之名诈骗政治献金及订做西装100套。即便如此,陈履安宗教情怀依然很深,在其影响之下,其长子短暂出家后与藏族歌手央金拉姆结婚,小儿子陈宇全则专心研究藏传佛教,并已出家,法号“罗卓丹杰”。

迷信的政治人物

台湾政治与宗教“大师”的关系为何如此亲密?这和台湾丰富且深厚的民间信仰有关。台湾民间所信仰的神明不下百位,不同地区甚至不同行业的民众都有自己所仰赖的“神明”,据统计,观音、马祖、关圣帝君为信徒最多的三位神明。

台湾丰富的民间信仰使得“风水”“算命”行业大行其道,政治人物也无法自外于其中。2005年台湾岛内曾经做过一次调查,显示66%的“立委”相信风水,甚至有30%的民众认为,台湾风灾水灾多,是因为陈水扁名字起得不好。每次大选之后,胜选官员或民代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根据“大师们”的指点,将自己的办公室重新设计装潢一番。前任如若升官或风光退休,则其留下的桌椅等办公用品则成为抢手货。反之,如若前任口碑不佳甚至锒铛入狱,其留下的办公器具则往往被嗤之以鼻,扫入垃圾堆。

1997年4月,台湾媒体就曾爆出“农委会主委”彭作奎就曾经向“行政院”争取了500万元,用于改善办公室的风水,因为“农委会”在七年内换了四个主委。

在历次台湾“总统”大选中,更是少不了“大师们”的背影。2000年台湾大选时,曾经有风水师爆料称宋楚瑜父亲的坟地中铁钉太多,风水不好,导致其最后败给陈水扁。2004年,为陈水扁站台的李登辉健康状况堪忧,后被“高人”指点才得知是祖坟多出一个电线杆所致。而一时间飞黄腾达的陈水扁,也被归功于台湾官田老家的名称好,风水好,以至于陈水扁当政时期,台湾“中国石油公司”不敢在官田周边勘探石油和天然气,怕破坏了陈水扁的“龙脉”。

台湾“大师”在选举中的登峰造极之作要算2004年“大鹏鸟与百龙图”的“灵魂大战”。2004年陈水扁以“两颗子弹”成功逆转选情,以微弱优势战胜国、亲联盟的“连宋配”,连任成功。国民党认为陈水扁是一条“水龙”,为了镇住陈水扁这只“水龙”,连战邀请台湾释圣法师在国民党党部布出一幅“百龙图”向上天讨回公道,希望上天赐予力量能够让“总统”大选验票翻盘,让“3·19”枪击案大白于天下。为应对国民党的“百龙图”,陈水扁请号称会六种外星球语言的梅花大师在就职典礼上设计了一个形似“大鹏鸟”的观礼台,利用“大鹏展翅”消解国民党“百龙图”的法力。

结果“5·20”就职当天,台北乌云密布,大雨倾盆,雨水将“大鹏鸟”形状的观礼台淋压变形,被民众解释为百龙战胜了大鹏鸟。虽然国民党最后没有在验票中翻盘,但是“5·20”当天的大雨给国民党要求真相的游行添上了许多悲情色彩,陈水扁的执政也逐渐开始走下坡路。之后,国民党卖掉了被认为风水不好的党部大楼,搬进了号称“一六同宫,合成先天水局,水得制则科甲有望”的八德大楼,果然,马英九之后在2008年和2012年均战胜了对手。

新兴宗教浮与沉

在台湾,类似宋七力、梅花大师等民间宗教人物被统称为新兴宗教人物。新兴宗教的概念起源于韩国,基督教盛行的韩国存在大量类似基督教的新兴教派,日本登记在案的新兴宗教也有数十万之多。制造沙林毒气恐怖事件的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就曾被归类于新兴宗教。有研究显示,如果一个国家或地区长期战乱或者只关注经济发展,新兴宗教便特别容易形成和滋长。

台湾新兴宗教的兴起,适逢台湾经济腾飞时期,政府只重视物质经济发展,忽略了正信健康的心灵信仰。新兴宗教领袖一方面了解民众心理,迎合现代快餐文化和急功近利的文化,号称自己有“超能力”,开设“天眼”“求财”等班级和课程教学敛财。一方面又邀请政商名流、党政大员或者知名人物,互相捧场。诸多新兴宗教弊案爆发之后,时任“总统”的李登辉在许多公开演讲中也提到,要进行心灵改革。

近年来,台湾新兴宗教领袖的活动和新闻有减少的趋势,究其原因,一方面与台湾佛教界发起“人间佛教”运动相关,有宗教情怀的民众可以通过参加各种传统宗教所举办的新型活动来寄托信仰。一方面也与新兴宗教领袖频发弊案甚至笑话,削弱了影响力和民众的信任有关。

部分摘自《凤凰周刊》第27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2422.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