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民主派仍只是网络上活跃

2013年澳门立法会选举结果,有三方面值得回味。

一方面,从2013年立法会选举的投票率来看,澳门年轻人投票意愿仍很低,这与之前的一些预测相悖。在很多网络平台上,你能够看到不少青年发声攻击保守派与建制派。很多人曾认为,这些年轻人的意见会左右刚刚过去的立法会选举。但这些澳门青年对政治的参与似乎只局限于某些网络论坛上。从民主派得票率的下降上看,这些网络上活跃的年轻人并不愿意走出去为民主派投票。

另一方面,传统的中产阶级也开始对民主派反映出一点点放弃的态度。以前民主派的最大票源来自于澳门的中产阶级。但近年来,随着澳门政治进展的缓慢,似乎中产阶级对民主派在立法会中能发挥的作用也开始怀疑,我身边的一些中产阶级也不再为民主派投票。

民主派的失势使得一些同乡会的票显得特别重要。像陈明金的澳门民联协进会、麦瑞权的澳粤同盟等同乡会组织的崛起出乎意料。这其中肯定有大陆来的新移民的支持,但值得思考的是,这些同乡会为何比澳门一些本地组织的影响力还大?

第三个值得关注的点是传统社团,支撑工人与街坊组织的人口的下降,而且其支持者也主要是一些年纪较大的选民。当这些社团支持人口下降且年龄老化时,这些社团的生存也成为问题。

与今年有“占中运动”和发起免费电视牌照抗议风波的香港民主派相比,澳门的民主派安静许多。

香港的民主派有着不同的派别,其中有激进的,也有温和的,而各个派系都有自己稳定的支持者。但在澳门,民主派的支持者主要来自中产阶级,而澳门的中产阶级很多都是公务员。当他们认为代表公务员的团体更能够为他们发声的时候,他们则可能将票投向公务员团体的组织。

在香港,医生、护士、律师、社工、老师等很多都是民主派的支持者,但澳门专业人士的数量远远不及香港,这群人的力量反映在政治上相对微弱。

今年澳门行政法务司司长陈丽敏由于“墓地门”案件曾引起市民游行要求其下台。不过对于一般市民来说,陈司长的问题并不影响他们的生活。也许陈司长会被认为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官员,但市民对她的印象,相比运输公务司长刘仕尧要好得多,因为刘的工作与民生有更大的关系。比如过去的一年,无论是房价还是房租都上涨很快,政府在公屋建设上已经慢慢落后于需要。而且新盖的公屋里很多都是只有一间房,完全无法满足市民安居乐业要求。运输公务司等机构只是用一些文字游戏来掩饰自己的过错,这是市民们看在眼里并不能接受的。

除立法会选举,2013年澳门政治一大重要改革则是公职人员财产公开制度的实施。但现在的财产公示规定远远不够,既没有很清楚的申报细则,也没有要求配偶申报。更重要的是,与相关行业有没有利益瓜葛也看不清楚。例如某个建筑行业的公职人员在申报财产时,申报内容完全没有提到他与建筑行业的关系如何。如果他们不申报,没有一个机制对此做出要求,如果漏报,也没有惩罚措施,目前只要求出示一个居住的物业状况。事实上,一些议员在申报财产时是很随意的,似乎只要自愿拿出点东西给大家看看就可以了。若官员不愿意让公众知道某些信息,公众亦缺乏渠道去获悉。

今年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是,工联会这样的传统社团,开始有点改变他们以往对政府友好的态度,甚至出现李静仪这样的议员,因立法会关于赌场管理问题,对社会文化司张裕司长破口大骂。如今,一些传统社团在某些议题上开始站出来批评政府,因为他们觉得,如果再像过去那样不发出声音,支持者会慢慢流失,总得做一些事情让市民,特别是年轻人知道。批评政府的事他们甚至可以做得比民主派更厉害。

作者/李克难   《凤凰周刊》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261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