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民提名”争议日趋复杂

2014年元旦的本港街头,仍然少不了政改话题的争议。游行的议题,仍然是主打一年以来热炒的“公民提名”话题。
自去年6月学生组织学民思潮高调推出“公民提名”话题起,关于2017年特首普选程序问题就围绕该话题纷争不断。一方面,一众泛民激进派将特首选举方案是否包含“公民提名”作为普选是否“真普选”,是否有“筛选”的标准;另一方面,访港京官、港府官员与建制派均声称所谓“公民提名”的方案违背《基本法》,年末港府颁布的政改咨询文件中也只字未提“公民提名”。
2013年12月,港府关于2017特首普选的政治咨询正式开启。之后的五个月成为凝聚各方意见的关键时期,而泛民激进派与中央在“公民提名”问题上立场的差距已使得温和派学者担忧2017年普选的前景。香港大学法学学者,基本法委员会成员陈弘毅教授博文指出,如果泛民与中央以及港府和建制派间在“公民提名”问题上坚持对立立场,双方各说各话,走向极端,最终导致政府的政改提案在立法会无法通过,政制被迫原地踏步,各方都是输家。
“公民提名”俨然成为眼下本港政制改革前方必须越过的坎。
 
“公民提名”成为全港话题
一年半之前,年仅15岁的汇基书院中学生黄之锋作为“反国教”运动的主要发起者之一,走上了本港民间政治的前端。从“反国教”到“倒梁”运动,学民思潮都以毫不妥协的激进立场示人。2013年6月,学民思潮又提出“全民普选,全民提名,重夺政府”为名的纲领,要求2017年普选特首的提名委员会等于全港360万选民,即提出“公民提名”方案,8月又发出一份《全民提名联署约章》,邀约各大泛民阵营党派签署。
所谓“公民提名”即是在特首选举中只要某人获得一定数量公民提名,即成为参选人的机制,此项提案的矛头指向2017年普选在提名环节可能出现的通过一个提名委员会对参选人进行“筛选”的问题。
《基本法》第四十五条规定,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需要根据本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
对于“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为何,“按民主程序提名”是何意,《基本法》并未有更多解释。而泛民方面担心,一个通过提名委员“筛选”过的特首候选人名单将去除中央不中意的人选,使得泛民无法“入闸”。此担忧不仅来自人大常委会的相关决定,亦来自部分掌管港澳事务京官的言论。
2012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本港政改的决定规定,修改特首选举的提案需经立法会
2/3多数通过,行政长官同意,并报人大常委会批准。在形成普选特首办法时,需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而提名委员会的组成办法“可参照”《基本法》有关选举委员会的组成方式。
本港当前所进行的特首选举即是通过一个由四大界别组成的选举委员会内部选举产生,此组织不仅以“小圈选举”不具广泛代表性而被泛民所诟病,其产生方式亦有诸多不民主不平等之处。以2011年选举委员会选举为例,1200个选委席位由全社会四大界别38个界别分配,每个界别均分得300个席位。但事实上四大界别的参选人数量并不一致,第一界别的投票人数为26829,而第二界别的投票人数为204430;第二界别中的会计界投票人数为24634,分到30个选委席位,而第三界别中的渔农界投票人数只有159人。尽管名为包揽社会各界,但有资格投票者都是企业雇主或组织代表,一般广大雇员没有投票资格。不仅如此,选委中大量存在不经过任何选举的自动当选者。
 
京官定下的“框架”?
对于2017年的普选,中央希望的是怎样的一个模式呢?去年3月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在深圳与37位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会谈中谈到,中央希望本港政权永远掌握在“爱国爱港”的人手里,中央不会允许一个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并认为这是设计行政长官普选方案的一条不可突破的底线。
什么是“爱国爱港”,什么叫“与中央对抗”?这些政治化的表述让泛民担心自己总会被排斥在“爱国爱港”的圈子之外。而对于选举提名程序的具体设置,乔的一番话似乎已为其定了调。他认为《基本法》与2007年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已经基本解决了提名委员会的组成问题,《决定》中所说的“提名委员会可参照选举委员会的组成”,即是参照选举委员会关于四个界别组成的基本要素,而在具体组成和规模上可以有所调整。并且,他还强调《基本法》第四十五条中“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的表述意味着提名委员会的提名模式不同于现行选举委员会由一定数量委员提名的委员提名模式,而是一种机构提名。所谓机构提名即是以整个提名委员会通过“民主程序”做出决定。而何为民主程序,乔晓阳则称“国际社会对民主的共识是‘少数服从多数’”,但他并不认为这样的程序是“初选”或“筛选”。 
11月,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兼本港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访港期间,再一次强调提名委员会由四个界别产生,而提委会的提名是机构提名。
尽管在问到“公民提名”问题时,李飞只是称需符合《基本法》,但随后一众建制派代表如民建联的谭耀宗、梁爱诗,则将其解读为“公民提名”已被中央否决。经民联梁美芬甚至称,李飞曾私下向其表示“公提”不符合《基本法》。而政务司司长郑林月娥则称,任何绕开提名委员会的做法或都与《基本法》相背。
京官的表态毕竟不是《基本法》本身的规定。中央与港府官员对“公提”的反对,并没有使泛民打消对“公提”的执着。民主党刘慧卿则称港府勿将京官表态当做金科玉律,把“公民提名”与政党提名拒之门外。而已年满17岁的黄之锋则在电视采访中表示,自己不会考虑中央的态度和所谓政治的现实,他只关注本港市民的意见。
去年11月,由一班学者与泛民人士组成的“真普选联盟”委托港大民意研究计划就政改方案做的民调显示,62%的受访者表示赞成“公民提名”,44%赞成提名委员会与“公民提名”并存的“双轨制”,而53%的受访者反对沿用现存的选举委员会制度。
 
“公提”争议下的泛民分裂
对于“公民提名”问题以及较极端的学民思潮发起的《全民提名联署约章》,泛民内部出现明显的态度分化。较激进的社民连、人民力量等组织与学民思潮的立场几近相同,要求实质废除提名委员会的提名否决权。而民主党、工党与民联则拒绝签署《约章》。民主党主席刘慧卿在去年8月即表示,民主党支持“公提”,但“公提”并非真普选必需。
公民党不仅签署了学民思潮的《约章》,党魁梁家杰还曾邀请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参加“公民提名,何惧之有”的研讨会被张拒绝,但公民党议员汤家骅以个人名义提出普选方案,提出在保留提名委员会四大界别的基础上扩大提委会的代表性,并在最后普选投票时采用“排序复选制”。由于其中未有公民提名因素,因而被学民思潮等较激进泛民团体激烈反对。而汤家骅则在接受电台访问时批评部分反对派“自视过高”,自认为自己“最英雄、最民主”,叫价越来越高,只会令中央质疑泛民是否有诚意理性讨论,对落实普选毫无帮助。
事实上,在五区公投之时,本港泛民阵营早已不是铁板一块,以社民联、人民力量以及学民思潮为代表的激进派开始与民主党等较温和民主派出现分化。“公提”话题的纷争似进一步催化了此种趋势。
就连占领中环的发起人之一,本港大学法律学者戴耀廷也认为学民思潮的将全港350万选民全数化为“提名委员会”的方案“不现实”。《基本法》第四十五条关于提委会白纸黑字的表述,很难绕得过这一安排。而不绕过提名委员会,并不代表不能以某种形式实现“公民提名”。
戴耀廷曾在《明报》发表的评论文章指出,尽管《基本法》规定设立提委会,但并没有说明如何提供参选人给提委会考虑。因而除了提委会内产生参选人以外,通过公民推荐和政党团体推荐也符合《基本法》。而至于提委会在接到后,通过何种程序获得提委会提名正式成为特首候选人,则有多种方式。而提委会具体决策的程序如何规定,是行政性的资格审核还是议决程序,是需要一定数量委员表决的正面议决还是对不符合参选人要求者进行排除的负面议决,都会对提名委员会的“筛选”效果的大小有重大影响。因而真普选与否,“筛选”与否,并非一个关于公民提名非此即彼的选择题。
只是这样的公民推荐方案,在学民思潮等激进派看来,仍然不可接受。
 
并非“非此即彼”的选择
事实上,学民思潮的全面提名到京官抛出的以现有选委会功能组别制度为基础的框架,中间的空间仍非常大。如何规定提委会的权力和程序,如何使得提委会更加具有代表性,达到《基本法》规定的“具有广泛代表性”的要求,即使在港府正式开始政制咨询之前,一些学者与组织就已提出过一些建议方案。
真普选联盟曾提出的三套方案融入了多项“公民提名”元素:方案A,增加区议员到提委会,使提委会扩大到1500人,候选人获得提委会1/10委员支持或7至8万选民支持即获得参选资格;方案B,提委会缩减为400人,由全港分区直选产生,获得提委会中1/10支持者即为候选人;方案C,提委会由现有立法会议员和区议员组成,参选者如获得1/10提委会成员支持,或7至8万选民联署,可获得候选资格。
而陈弘毅教授则综合了之前民主党李柱铭与公民党汤家骅的方案提出自己的建议,在保留提委会四大界别组成的基础上,扩大提委会的代表性。首先,工商金融界组成的第一界别的公司票,改为公司所有董事都可以投个人票选出提委会成员。其次,在劳工、社会服务和宗教的第三界别,将工会票改为个人票,同时将第四界别区议员改为可以直接成为提委会成员。这样,选民基础也可由现时的20多万增多到60多万。
在提委会中只要获得1/8支持,便成为候选人。候选人多于五位则在提委会中投票,得票最多的五位成为正式候选人。
同为本港大学法学院学者的张达明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无论提委会如何改革,一个关键是要令到普选提名所需的委员支持少于现有选委会1/8成员提名的要求。
完整内容见《凤凰周刊》2014年第3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2634.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