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台律师获准大陆执业

image

2013年8月,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前左)及国家商务部副部长高燕(前右)代表签署CEPA《补充协议十》

2014年1月1日生效的《CEPA补充协议十》有关法律方面的规定,改变了台港澳律师登陆开展法律业务的格局。
 
《CEPA补充协议十》让香港服务业几乎享有与两岸服贸协议同等待遇,港澳律师纷纷进军内地法律服务市场。加上2013年司法部发布的第128号令和第136号公告,将取得内地法律职业资格的港澳律师代理的民事诉讼扩大至237种民事案件。港澳律师进入内地执业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反观台湾律师,岛内律师市场已进入供需失衡、相对饱和状态。据台媒报道,目前取得律师执照的1.3万多人中,有高达四成多律师未执业,“流浪律师”高达5800多人。台湾律师公会全台联合会理事长林国明希望岛内律师赴大陆发展,以缓解竞争压力。
 
“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台湾律师来大陆求发展。”台湾叶大慧律师事务所驻厦门代表处常驻顾问邱冠魁乐观预计,近年来两岸交往频繁,各类贸易纠纷发生,事前法律预防、事后法律解决,都急需熟悉两岸法规的律师及时介入。
 
但根据福建省司法厅2010年9月颁布的《台湾地区律师事务所在福州、厦门设立代表机构试点工作实施办法》,台湾律师在大陆仅能受理非诉讼类案件。多名在大陆执业的台湾律师表示,台湾律师竞争力正一点一滴流失中。
 
登陆求生
 
“这一生中,我最遗憾的是没有参加律师资格考试。”邱冠魁说,当大陆司法部在2008年4月宣布允许台湾居民报考国家司法考试,一直在台湾民营企业工作多年的他难掩兴奋。从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后,邱冠魁做过公务员,当过公司总经理,唯独没有从事律师这一职业。他果断决定登陆报考。
 
他担心多年前在台湾学的知识难以应试,还专门飞到北京参加培训班,把三大本参考书翻阅了一遍又一遍。原计划花三年时间通过司考,邱冠魁却幸运成为当年首批通过大陆司考的37名台湾居民之一。
 
一年后,邱冠魁获得福建省司法厅颁发的第一本台湾居民律师执业证,正式成为大陆执业律师。
 
2009年5月,时任国务院台办主任王毅在首届海峡论坛大会上宣布了八项惠台新政策,其中令法律界人士最为关注的就是台湾地区律师事务所可在福州、厦门两地试点设立分支机构,从事涉台民事法律咨询服务,这一消息令台湾法律界人士为之振奋。2010年12月,台湾叶大慧律师事务所、冠纶国际法律事务所、张北两岸联合法律事务所等7家律师事务所进驻福州、厦门,成为首批获准在大陆执业的台湾地区律师事务所,这标志着两岸律师业进入实质性合作阶段。
 
在厦门执业三年多,邱冠魁每天要处理的业务五花八门,但他接到最多的还是涉台婚姻和继承的案件,例如台商包二奶、养小三衍生的婚姻案件,非婚生子与老荣民的继承问题等。他现在是当地家喻户晓的涉台婚姻案件律师。
 
以前,“很多大陆配偶不熟悉台湾法律,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权益。”邱冠魁说,台湾法律规定配偶是第一顺序继承人,可继承一半以上的财产,而在大陆配偶、子女和父母三者平分财产。两岸法律规定不一样,这就需要通晓台湾法律的律师为当事人提供服务。“这些都是大陆律师做不来的业务。”
 
台商群体一直是邱冠魁锁定的主要客户群,他在厦门频繁出席台商协会,和台商打成一片。目前,邱冠魁的主要工作是引进台湾投资者到大陆考察,同时为到台湾投资的大陆企业提供帮助。
 
大陆律师一些遣词、用语,还有思维方式和台湾不一样,法律名词的解释也不尽相同,比如大陆说的“假扣押制度”,在台湾就叫做“诉前保全行为”。邱冠魁举例说,“我们熟悉两岸法律,无论从投资环境还是法律层面,都可以给他们相关建议。”
 
寻找竞争优势
 
当初进驻厦门,多数台湾律师事务所最先考虑的是台商资源丰富。但落地后,台湾大然律师事务所厦门代表处首席代表蔡文彬律师发现,目前越来越多的陆资企业有意到台湾投资,“我们现在更多的担任大陆企业赴台投资的法律顾问。”蔡文彬津津乐道,福建赴台投资企业数与投资规模近年均居大陆首位,且增长势头迅猛,他们正积极协助陆商赴台设立机构、提供台湾投资环境信息及服务。
 
他期待将来台湾完全开放陆企赴台IPO(首次公开募股),这将为台湾律师事务所提供更广阔的市场空间。
 
在珠三角地区,近年涉港澳的案件在数量上也相当可观,客观上为两地律师提供了大量新增业务。
 
自2004年内地开放港澳居民参加国家司法考试,先后共有3100名港澳居民踊跃报名,其中有近百人已获准在内地从事律师职业。据司法部公告显示,目前共有61家香港律师事务所在内地11省市设立代表机构,提供香港特别行政区及境外法律服务。
 
定居香港的曾山律师笑称又“回流”到内地,他现在是深圳君凯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长年协助香港企业或个人办理内地法律事务,同时给在港澳投资的内地委托人赴香港上市、注册公司等提供可靠的法律服务和保障。曾山看好大陆市场前景,他深信香港律师在大陆从事的业务范围将不断开放。
 
“每一笔项目投资,从了解投资当地的政策法律法规,到与相关部门的协商洽谈,都需要各类法律文件的拟定或法律意见的咨询。”曾山说。
 
在他看来,港澳律师大多懂经济,精通三四种语言,他们在国际商务往来、金融银行保险证券服务、房地产建设项目服务等法律服务领域极富竞争力。尽管内地近年也出现了一批专业性很强的大型律师事务所,但其在专业分工、事务所管理等方面仍有差距,尤其在专业领域难以类比。
 
据内地媒体《法治周末》披露,自2000年开始,香港律师会与内地28个省市律师协会签订交流合作协议。同年,香港律师会推行了香港及内地律师专业发展计划,并获得香港特区政府资助。2007年,香港律师会在珠三角还主办了一系列推介会,并在会场为企业提供免费法律咨询,吸引内地1000多名企业代表前往参加。
 
两地律师联营合作
 
邱冠魁并不安于现状,“一年靠接婚姻、继承这样的案子,很难在大陆生存下来。”他说,如果死守这一领域,收入可能锐减,甚至案源枯竭。
 
目前,7家台湾律师事务所进驻福州、厦门后,三年来并没有新增一家台湾律师事务所代表处,台湾律师大部分时间都在台湾,香港律师事务所在内地代表处也很少见到港籍律师常驻。
 
福建省司法厅2010年9月颁布的《台湾地区律师事务所在福州、厦门设立代表机构试点工作实施办法》规定,台湾律师事务所代表处在大陆仅能受理非诉讼类案件,他们从事的业务以涉台民事法律咨询服务为主。
 
根据《办法》规定,台湾律师事务所驻陆代表处的业务包括提供台湾法律咨询;接受陆律师事务所委托办理台湾法律业务;代表台当事人委托陆律师事务所办理法律业务;以及透过合作协议,与陆事务所保持长期委托关系。
 
邱冠魁取得大陆律师执照后,很多台湾人遭遇法律问题都会找他协助,他一直担任法律顾问或咨询的角色,这让他心有不甘。
 
“我们在大陆不能进行诉讼,也不能聘请大陆执业律师,限制不少。”邱冠魁有些遗憾地说,代表处目前执业范围仅限于涉台婚姻与继承两部分,其他民事、刑事、行政诉讼都不能代理,案源量少。
 
为打开业务通道,台湾事务所多选择变通,与大陆律师事务所采取联盟合作的策略。虽然代表处被限制在厦门与福州设点,但可以对所有大陆地区接案。“只要客户有对岸诉讼的需求,就可以通过代表处处理,转介给适合的律师事务所。”邱说。
. . .完整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264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